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23718|回复: 1
收起左侧

聚散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6-1-7 10:28:4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聚散聚散

1
我不想说它,它在水一方,刮来风一场,
含羞弄莲的爷们儿,垮着窘境,
一步一瘸地实现八点九条,
浑不欲簪资本主义的花朵。
城春再没有低万金的来贿选时间,
木深也不过一通凿穿子夜的电话。
有人裹晚春的亵衣,举夏天的旗,
有人徒乱思想,落得行步难于意识。
呜呼哀哉之间,它惊起月光的海湾,
不着一字的寒意,一吐风流之痒。

2
鸡毛狗血一般喷向福特,夜晚的冷气机
似咸鱼闷烧过气的生活。
在格林威治,老年华侨买春
进入他季节之深,挪借足够
一头白发的狮子直上天梯的债务。
过犹不及的道理不宜对年龄出口,
不如早晨去看收费亭的老姑娘。
他相信,时间比冷气机更懂得享用肉体
值得一把鼻涕一把泪地撒欢,
把马象拍得比扇来的耳光更响。

3
牛眼闹市区迎来半夜三更的客人,
欢迎啊,搅起一江吹皱的回春水。
从地下冒出的一对活宝验明正身,
而天上来的早已入座,醉醺醺的斜瞅。
丰满的大腿蹦迪闹革命,
抡起斧子的少年直接把它们收割。
转过桃树街,追赶迟来的鸡叫牛嚎,
街口堵住的红灯起伏于汪洋,
让我十里的疆场不得尽于一旦,
只能诗书乱卷,无端地把盏,欢喜欲狂。

4
出于云南,入于上海,失于湖北。
这是他精神的履历,对祖籍的剥夺,
是柏树压松的口齿不明,家乡戏的
暧昧之处。他承认假象蒙蔽的程度,
区别没有大过阑尾的迷幻。
他讨厌火车对家乡的概括,更甚于
飞机对它们的忽略。而脚丫子对他
倒是走过万里路的过场,在国家地理
的彩页里,他汗湿的手指更破了万卷,
无论魏晋桃花园,一个更像家的家乡。
2005.6.10
发表于 2006-1-9 11:43:28 | 显示全部楼层

怎一个忧字了得.

怎一个忧字了得.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0-11-25 13:35 , Processed in 0.035859 second(s), 11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