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24815|回复: 3
收起左侧

《致杜涯》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5-12-6 21:34:4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致杜涯》      
     《致杜涯》


        (一)

我走过湖边,身影映在那里
那组木梯,踏板颤颤
我总以为另一个我正掉下来
屋顶,一个开阔得让人平静的世界
地面上的土壤,波动着星球的古老光泽
马尾松,举着毛茸茸的胳臂
在日本布纹画里它们曾是那么幽暗
远处的石塔和土丘,已习惯
用沉默交谈。白云灰云堆叠着
鱼儿也把小愿望从水里推出来
砖缝里做窠的蜘蛛,只有转身的位置
而天边的鸽群,正翻飞出一大片浪漫主义的蓝布
四月和暖兑出的悬空云桥,又轻轻飘散

        (二)

当我在白杨林里摸着青粗的树皮
一群植树工人正在林间休息
男的抽烟,女的戴着纱巾
他们身边开满了小野菊
地面露出纤弱的小须根
几只小黑蚁从枯木里爬出
小蚜虫则在叶背后闪现,它们
用绿色的小脑袋轻碰着我的心
灰背鸟“呱呱”的叫声还让我知晓
它,才是林间隐士
女同事从林外静静走过
她忧郁的脚步含着轻灵的云
而饥渴的白杨林正盼着一场雨水
如同我在等待的那个女人
(女人就是雨水吗?)
走出白杨林,我加快脚步
街拐角那群等活的民工已经不见


         (三)

白桦林被涂亮的树干,那鹅黄的琴弦
蔷薇驱弛着流水,集合成白梦
我们等待发放食物的春天
而粗大的腐木架在人世
灌木在暮色中如降临的煤坞
修道院吐尽一丝幽眇的气纹
河波被晚霞覆盖
适合白衣少女倒影于野花空垂的庄园
美好的逝去扩大内心——
那古老的星系,那听不到哭泣的神

         (四)

几千棵白杨兀立在路边,确切说
它们青冽的树皮游荡在三月虚无的阳光里
因为没有雨水和灌溉,林里的浮土
让我恍若漫步在月球
那些荠荠菜、黄花苗
被远方的游林人静静采摘
落叶积满了小土渠,飘出发酵的
气息与情感
蔓延风中的枯草,搅拌着高碑店路上的车流
那本是一条死去的河流的位置,我们
本可以如古幽州的居士,撩水梳洗、濯足
并想像附近菩提树下的少女,
心中映现着河面上顺漂而下的
菖蒲和睡莲,宛若她绝世的情人


        (五)

火车来时,我正走在
铁路涵洞潮湿的腹部
意识里的小鼠,在洞里窜动
运煤车,喷着煤屑
震颤的车头,对着信号灯涌出的
幽幽的绿眼睛
车轮在拐弯处擦出火花三节棍
……
轰鸣的机车正重新配置世界
一列夜客车也正闪着“咔咔”的白光驶过


         (六)

我把居室的南北窗打开
风从屋中轻轻穿过
我把洋葱的白剖开
削土豆悄悄削出爱
切姜时我随口尝一片生姜的辛
麻辣里看到她的眼仍有兔儿奔逃
她就是白桌布上那把善良的银勺
和暖的午餐让她稍稍心安
而黄昏,雨后的蕨棵和灰灰菜狂野而旺盛
远处山梁则随着火车沉沉抖动
夜里,她用耳朵测量温差、湿度和气味
包括梦里的亲人和熟悉的乡路

         (七)

桌上,康斯泰勃尔的雪和故乡的青橙
轻轻吸引,阳光的抽纱窗帘飘动
女主人苍白的面容在黑发下燃烧
回忆的音弧随铃兰垂下
那曾逝去的见证——
山庄外,粘土震颤出另一时代
赶路做工的人们,木偶一样单纯
一些修女,倚在月光燃烧的栅栏边
听凭白石上海风的空灵吹拂
而美神,在墓碑剥落的表层里隐隐闪现

                         2004. 5. 北京

发表于 2005-12-9 05:40:49 | 显示全部楼层

第7段写的好。

第7段写的好。
发表于 2005-12-9 05:49:03 | 显示全部楼层

奇怪,半年多不能发贴,今天偶然却是成了

奇怪,半年多不能发贴,今天偶然却是成了张杰兄这组诗写的不错,喜欢。
 楼主| 发表于 2005-12-9 09:02:59 | 显示全部楼层

问好,

问好,谢谢欧南兄阅读,多批评多交流.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0-11-27 22:45 , Processed in 0.037173 second(s), 10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