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23858|回复: 1
收起左侧

佛光寺一觉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5-11-18 17:51:3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佛光寺一觉

佛光寺一觉


天光,一日承接一日
还是那么蓝,蓝得让我羞愧
蓝得彻彻底底
我推门,无人应答
无人是人,无非我叫不出他的姓名
我来得早,蟋蟀来不及关闭欢叫
寺院前的两棵青松,伸出千手
轻拍每个孩子的头
每个孩子,都该来此叫一声唐叔叔

——我叫了,张嘴一个“啊!”
青松在风中动了乡愁
于是我进入佛光寺
在释迦佛前,我闭嘴
闭嘴还是一个“啊”
“啊啊——”,声音大得惊人
伟大的唐朝留下它的真身
那么安宁——
终得以让我一窥究竟

——究竟是什么?让我如此动容
菩萨站着,随意而安详
一个强大的王朝只剩几张泥塑面容
哦,足够,慈悲或许已经足够
如今我明白,伟大就是稀少
就是不食人间烟火,就是痛惜
就是无言——让万世闭嘴的无言
我双手合什,对着这伟大的真身
跪下——我愿意代表庞大的无头人群

——其实,能够让我跪下
这时代真的屈指可数
我一直以为,文明不是一个空心的词汇
文明坚硬实在,有自己的血液
我摸得到它的心跳
摸着,文明也能感觉到我的心跳
这样的文明,我们跪着,我们矮下去
有什么关系?只要千年的脉息站着
站在一片词语的废墟上

……带着正午的气质
一个民族自信的肌肉
强大灵魂最后一抹余光,射穿我
无与伦比的斗拱,坎墙,坎墙的直棂窗
经幢,经幢的“(唐)大中十一年十月建造”
恰好一个女子读出正午的秘密
恰好一个女子与另一个女子,目光研究
两个时代的密码——感谢她,和她
这个生活在眼前的唐朝女人

——她坐着,紧挨着天王
她是群像中最特别的一个,有自己的性别
在一个最小的位置上,吃素,念经
不卑不亢,关心穿西装的人民
她有一个和她的名字一样饱满的真身
清心寡欲,直面来生
她有一个回也回不去的娘家——如今安在?
难道她就是嫁给我们时代的新娘?
伟大朝代仅剩的一口叹息

——然而,我是谁?我来自何处?
我是否和眼前的她一样有自己的时代?
我触摸无价的长脚灰尘
我头屑纷纷——的确,我有自己的时间
但难说有自己的时代
那个时代,诗人们饮酒,用剑砍削肥胖的句子
而那女子,在一个空虚的小山村
在大殿的梁下题名:她宁公遇
无意为大唐压一个雄浑的韵

——于是我在伟大的无名之中
找到一个顶点
璀璨的正午,留下真实的图形
真实,不是美,但为什么不是虚幻?
我说的不是头脑中的虚幻
而是藏在深山里、是围绕事物实体的
佛光般的虚幻,想到那光的背景
那么蓝,蓝得让我心疼
蓝到仿佛天是假的,赝品的那种蓝

——很遗憾,我看到过多虚假的文明
被安置在一个个乌有的时代
遍地泛滥的欲望告诉我
伟大的艺术的确远去了——
我关好门,倒退着走出大唐的门槛
小气的正午隆重地降临我头顶
我抬头,天一个劲地蓝着
仿佛蓝宝石碎裂了
那样子的蓝——蓝得实在孤独,伤神

2005年11月15日



发表于 2005-12-5 14:43:32 | 显示全部楼层

读。问好。

读。问好。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0-11-25 13:46 , Processed in 0.038775 second(s), 10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