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23920|回复: 1
收起左侧

《秋露中的长河》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5-8-30 12:51:3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秋露中的长河》《秋露中的长河》
泉子


《我愿意赞美大海的宁静》

向一面湖水学习辽阔是必要的
就像我们应当向大海学习宁静的法则一样
你可以赞美大海的辽阔无垠,它波涛汹涌的力
但我愿意赞美大海的宁静
因为在我的心中,大海是宁静的
它无时无刻不在积攒并蕴藏一种宁静的力






《不,不是黑暗》

不,不是黑暗
恰恰是光为我们构筑出这个世界的深渊
上帝并不居住在那传说中永不熄灭的光芒里
他必然居住在幽暗之处,那绝对的黑
那无穷无尽的,在任何光都无法抵达的
接近于无的点上
它同时是无边无际的
而光作为一种惩罚,是神从他阁楼的窗子中
递给我们的一把梯子





《袍子》

做一个简单的譬喻,黑暗是我们仰望的夜空
那么光就是那些闪现的星星
我们还可以进一步引申的是
黑暗是一件袍子
那么光就是一些散开来的纽扣
它们可能是一些装饰之物
也可能是使袍子成为整体的一部分


《晃动》

一尾鱼从水面之上(难道它不是
那无穷无尽的美妙器皿中一个妙不可言的代表吗?)
当它回到水中
使湖面上升了一缕风的高度

一朵花的凋零,一片树叶的飘落
曾将怎样的晃动带给那蔚蓝色的天空

我们从来就置身在这样深刻而不易察觉的晃动中
从诞生,直到死
是的,这并非消失
而是转换
并给周围的事物以轻轻的最后一击



《假设》

在晃动的波光间,水的皱褶隆起的部分
仿佛是一尾尾鱼的黑色的脊背
另一种可能是存在的,真的有一群鱼恰巧路过我眺望的水域
我用一种谬误,用一种可笑的假设
来代替了我眼前的真实





《黑暗之和》

在我们仰望的夜空,星星是那唯一的神吗
不,这显然不是
那么月亮,那圆盘般的,如观世音菩萨皎洁的脸庞的月亮
是那唯一的神吗
不,月亮也不是那唯一的神
我们的神是我们仰望的夜空,是那星星、月亮
以及它们之间更为广阔的黑暗之和


《秋露中的长河》

似乎从我出生的那一刻起,她就坐在这里
一个拾荒的女人
在这个院子大门口的不起眼的角落里
她在等待这个居民区的人们将家中的废报纸
喝空的酒瓶以及矿泉水瓶交给她
然后,她到废品收购站中换回
一些用来购置一家人生活所需的钱
三十年了,在我的记忆中,似乎她一直坐在这里
无论是和煦的春风中
还是烈日下的树荫里
无论是渐渐凉下来的秋雨中
还是冬日温暖的阳光里
五里之外的是她寄居了三十年的家
但她的家人并没有在我的记忆中获得居留下来的凭证
在我的记忆中,她一直是这样的孤单
一直就这样坐在这个角落里
从一个丰腴的少妇直到我眼前的这个满脸皱纹的老妪




《时间是一处深渊》

时间是一处深渊
不,你可以在俯视中
将往事一一发现
就像那在幽深的老井中晃动的月亮
但任何打捞的企图与尝试
都是一次次被证实的或者即将被证实的徒劳



《道路》

道路如一双燕子的翅膀剪开了不远处的青山
一只似乎永不知疲倦的燕子拍打着翅膀
盘旋、飞翔
有时,是在一辆卡车席卷起的烟尘中
有时,是在一位行人滞重的足音里
只有我因为一次远眺
而有幸成为一个秘密的洞悉者
燕子在永不知疲倦地飞翔、盘旋
但它永远,也从未离去




《这个世界又多了一重的孤独》

自从米沃什死后,这个世界又多了一重的孤独
不是这个世界的孤独在生长
而是承接它的器皿中的一个破碎了
我必须承担起更多,这是一种责任
同时,也通往着一种荣誉
你知道
如果你能同时感受到了这份孤独
你同样也应该知道
这增加的孤独并没有给予我更深的痛苦
在那破碎的器皿以及那即将破碎的器皿中
都隐藏有将孤独转换成欢愉的秘密







《如果仅仅是一叶叶扁舟在湖面上的穿梭》

如果仅仅是一叶叶扁舟在湖面上的穿梭
如果仅仅是一只蜻蜓在空气中低低地盘旋
如果仅仅是柳枝在微风中浮动,而一堵白墙
在柳枝间忽隐忽现
如果它们并没有因相互之间的吸引
而被同一个瞬间,同一双眼睛所捕捉
那么它们将湮没在那更辽阔的时空中
就像一滴水融化在静静的水面
就像我的目光融化在那因夕阳与湖水相互的吸引而微微弯曲了的
温暖的余辉中



《那唯一的神》

你信主基督吗?是的
你信释迦牟尼佛吗?是的
你信真主安拉吗?是的

我相信任何一种世俗宗教都说出了
那伟大而神奇无所不在的神的一个侧面

我愿意相信任何一种世俗宗教向我显现的
神的任何一个侧面
因为我知道,我所有的祷告与赞美
我所有的虔诚
都无一例外地从一个侧面通往那唯一的神



《没有一种力的马达被植入那水的深处》

一个因划动船桨形成的旋涡
很快消失在平静的水面上
没有一种力的马达被植入那水的深处
一尾急行的船,还有它之上的游人
与船公
带着他们手中的桨驶向了远方
驶向了那将我的目光绷直,甚至即将断裂的
接近于一条直线的水域




《雨水的梯子》

天空俯下了身子,它试图弯得更低
以便将那雨水的梯子伸到我们的面前






《即使你是一个极度吝啬的人》

即使你是一个极度吝啬的人
你也会赞同我把这满满的一罐子金水倾洒在湖面之上
无论是在黎明,还是薄暮时分
因为这美,你我都无力
你我都无法抗拒




《告诉我》

告诉我,那只从这里飞向远方
又从远方飞回的燕子
远方与这里并没有什么不同

告诉我,你,这一次次从我的梦中溜走
又一次次返回我梦中的少女
梦与醒并没有什么不同

告诉我,你这往返于人世与幽冥之间
你曾如此地奢华,你曾挥霍那么多的黑暗
以描述一条光线的消逝的幽灵
生与死并没有什么不同


《一个眩目瞬间的重现》

繁殖仅仅是为了血脉的迁延吗
进而堆砌出永恒的幻相
不,繁殖更是为了一个眩目的瞬间的重现
并在这样的瞬间
再一次构筑出一条通往永恒的道路
发表于 2005-10-10 23:08:56 | 显示全部楼层

黑暗之思,仰望之思。

黑暗之思,仰望之思。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0-11-25 13:26 , Processed in 0.036848 second(s), 11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