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4773|回复: 2
收起左侧

2010几个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0-10-7 13:46:4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2010几个《破鼓众人锤》

就在足坛反黑消息接二连三传出之际
突然来了个正面的——32年,3:0
不再恐韩
和老张谈及此事
他说这些队员玩命踢是可以理解的
他们是想好好表现一下
没准里面就有曾经赌球的

2010-2-11



《老张》

昨天在庆丰街头突然看见一辆破自行车
和骑车人那身破损的牛仔服
是老张,没错,我在街这面大喊
老张老张,他听不见
继续吃力前行。这个老张
我们认识七年了,他从来都是穿着牛仔服
并把身下的破自行车当做一匹马
在临河街上四处驰骋

2010-1-25



《论诗》

那天在七彩文化街,看某大师挥毫
先录毛泽东诗词,龙飞凤舞
然后又录他四年级小孙子的作文
也很有筋骨。出来后在公共厕所老张突然说
以后我再也不抨击你们的诗歌了
题材真的不重要

2010-1-25

《春天邮局里的抒情诗》

这是在寒冬已逝的北方
一个叫临河的地方,你感受到
倒春寒终于过去,春天真的来临
风开始柔,柳开始软,万物开始欣欣向荣
看吧,胜利南路,庆丰西街,团结北路
以及解放大街上所有的邮局里
人们都在忙碌,脸上写满春天
那个鼻翼上长着青春痘的邮递员
春意更浓。在他们中间
你这个大个子也忙碌着,接收
乡下亲人寄来的一大包春天
然后小心翼翼的把它们分开
再加上自己的攒下的,打包成若干
邮寄给远方的朋友们

2010-5-8

《春至平原》

所有的草儿,都像女人一样
伸展着小蛮腰儿,披露着四肢
所有的女人,都像草儿一样
难以形容,唯有可爱
春至平原,诗人们熬夜写诗
但不再赖床
开始早起
贪婪的欣赏每一个刚刚苏醒的
诗意,诗意如草,诗意无边
绿了平原

2010-5-8

《这不仅仅是你所需要的春天》

我知道,你在戒酒。像我一样的小胃病
我还知道你和我不一样的地方
你是要在清醒的状态下描摹这个春天
一定要把它画得惟妙惟肖
因为朋友们太需要了
你不忍心辜负——你这豪情中的柔情呵
也许朋友们正是看中了你的这一点
河套的春天来的有些迟
沙尘暴来的却过于早
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这毕竟是春天
你和朋友们都需要的春天
春天终于来了,你的大个子正好派上用场
——抓住他。这个春天本来就是你的
是你和朋友们的

2010-5-8

《你的平原你的春天》

大平原啊大平原,你知道
我们的平原再大也大不过一个春天
你还知道,春天再大
也大不过双眸。
我们从一本书里读出
你的双眸折射的全是唐宋的辞藻
什么人情世故什么哲思小品
无非是顺手牵羊。什么婉约豪放
什么先锋传统,统统不去管
其实你是不愿意从一本书里走出
更不愿轻易接近一本书
于是你只有反复吟哦其中一本,把旧曲唱新
新诗写古。这就是你
大平原上感受唐宋春天的你

2010-5-8

《春日偶成》

清晨,公园里
牧子要把昨天深夜
被方块字禁锢的
方方正正的思想
抻的舒展一些
他刚一伸手
桃花盛开一朵
再甩一下腿
李花绽放一枝
就这样,不一会儿
公园花开大半
把晨练的人们湮没

2010-5-8

《世间》

从早晨到中午,由内到外
书柜上的仿生学一直烦躁不安
小院内的葡萄架总在眨眼
“闷头写作也不是个好办法
出来吧,看看这个世界”
书柜到葡萄架,一个男人
有如经历了一生
物的不可及和人的见异思迁
具有如此无法模拟性
戒尺和清规带着后缀迤逦而行
远不如一路绝尘的葡萄酒决绝
不再拖泥带水,不再喜欢对称性
那是优柔寡断和海市蜃楼
梦已经结束
或许寓言正在这时开始
阳光下的谩骂,月影后的苟合
物是人非势必不可阻挡
那就来吧,从早晨到中午
这段难捱的时光,老男人般喋喋不休
容易暴躁,容易去扯乱葡萄架
还会掀翻书柜。但他不能改变
历史惊人的相似
和仿生学的告诫——
“世间有着数不清的雷同面孔”
仿佛一根又尖又细的针
刺痛了神经

2010-8-21



《白云颂》

怀里的明月
身边的清风以及
满脑子的炼金术
隐居深山并从此与世隔绝
久不言人语
碰到猴子学猴叫
遇到飞禽学鸟鸣
穿纯棉的布衣
用白纸和烟丝自制卷烟
光头蓄须
用喜欢的书纸做手纸
半月无一字
出口不成章

2010-8-21

《不再留恋旧时光》

这与牛栏山还是大召无关
除了辣还是辣。狂言乱语
或者沉默不语
——语言无用到极致
这与果缤纷还是是七喜无关
酸酸甜甜,不是生活真面目
这与红塔山还是苁蓉无关
吸进的是寂寞,吐出的
也都是飘渺。心已不再飞翔
这与蓝调还是哥特音乐无关
田园主义者和神秘主义者的薄嘴唇
都不能自圆其说,并在全球化
不再留恋旧时光

2010-8-21

《在兴安》

那里,时间是慷慨的,慷慨到
你可以忘记它的存在
像是古老的沙漏,以慢镜头的速度
滴落。那一刻我终于看清了眼前的一切
小松鼠唇边上的半片松子壳迟迟不肯
下落,针状的松叶迟迟不肯变黄
脚下的菌菇迟迟无人采摘
在兴安岭,没有人会争抢着和你分享
时间是你的,风景是你的,好心情
也是你的
只是你迟迟不肯接受

2010-8-21

《新建路》

老张的三轮车停在路的北边
南边是四川包子铺
中间隔着新建路,正在施工
老张的车里装了一车沙子
马上就会用在新建路上
现在他正在四川包子铺吃包子
还要了瓶啤酒
这个90年代初的大学漏子
这时想到自己吃包子喝啤酒
很孔乙己,这只是电石火花的
一闪。一闪过后,他更关心的还是
生计问题。这个已过不惑之年的人
两个孩子的父亲
每日都在为家庭操劳
天气已经很凉,可他还是
吃出了汗珠
秃掉的前额上密密的一层
这时,新建路上
施工的机器轰鸣声也是密密的
掩盖了一切

2010-8-24

《那些远去的》

秋风不再隐蔽,树叶如金子般美好
恬静的村庄里静卧着
童年的阿黄,仿佛它的牙齿
一直在松动,还是一直那样少食
仿佛那样的日子
迟迟不肯流逝。是在我的想象里
是我的一厢情愿
是所有秋天的集体症候
秋风轻拂,沉睡的更加沉睡
醒来的已然陌生,已感面目全非
小路上,去年的脚印还未磨灭
新的一已经开始覆盖
这是北方的农耕文明,这是我
唯一的记忆,夕阳下人影拉的好长
秋风呵,童年——
我不忍大声呼唤

2010-8-24

《白日梦》

那山不在我的印象里
秋草枯黄不在我的想象中
还谈什么画中有诗
这是你们的,不是我的
我的还没有出现,或者已经死掉
我无逻辑的想象
更为你们所不屑。你们的想象
光明美好,前程灿烂

2010-8-24

发表于 2010-10-8 02:00:12 | 显示全部楼层

写什么和怎么写一直是问题。

写什么和怎么写一直是问题。如果我们一辈子就写这样的诗吗?我不认为啊。
 楼主| 发表于 2010-10-8 20:53:57 | 显示全部楼层

:(

:(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0-11-25 12:59 , Processed in 0.036734 second(s), 12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