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4890|回复: 2
收起左侧

再见,母亲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0-9-6 15:42:2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再见,母亲    我最后一次看见母亲,是在很久以前。当时我又一次去沈阳,我不想贫穷,我已经租好了房子。母亲躺在床上,脸庞消瘦,说话含糊不清。我看着她,越来越发觉我像她,动作、声音,我将不得不在想好的未来里生活。我告诉她我要走了,她呜呜的说话。小天武,她以前常这样叫我,现在不能了。她指着便桶,我连忙把她抱起来,放在上面。母亲不想我离开,但在仅有的一些理智里,她只是拖延一下时间。

    我走出家门,时间还早,天空灰灰的压下来。我敲开那家杂货店,买水和烟。老板娘看着我,说:又要走吗?我说是。我已经习惯这样按步骤离开。

    我在沈阳当了五年围棋教师,每周六日上课,其他时间休息。休息的时候我会躲在房间里不出来。除了购买一些食物和日用品时,我都坐在电脑前,下围棋或写诗。我并不想下围棋,可是没有其他的事情可做,我如果不下围棋,就只能喝酒了。有一天我在喝酒时想起她,还有一次在梦里遇见她,我哭着醒来,脸上汗津津的。她在我的记忆里出现的总是恰倒好处,好像是我们合谋过。我拖着脚步,我注意到我也有血栓的倾向。

    房间的窗户总开着。即使是秋天了,天气转凉,我也没有关过。外面的汽车轰鸣声和碾在柏油路上的沙沙声,和楼下酒店在夜半时的喧嚣都一一传进来,我也没有关过窗户。上课时,窗户也开着。

    那天,上课时,一个坐在后排的母亲站起身,把窗户关上了。我看了一眼,没吱声。那是个很聪明的孩子,他的母亲常常会做出挖鼻屎的动作。我很奇怪,想到某些事,但没吱声。下棋时,他的孩子往往会狠狠地砸下一颗棋子,然后呀的怪叫。我和她说:这孩子缺少交流。我很想说:这个男孩就是母亲。一个女孩扑在我身上,说:妈妈不让我玩电脑。眼泪流下来。我想:我以前也是这样磨母亲。和孩子在一起,你会看到很多事,都曾经发生过,只是换了一些人。

    一个男人对我说谢谢,我摇摇头。我根本没有教会他们什么。

    母亲去世那天姐姐给我打来电话,我一下就猜测到母亲去世了。在车上,我很平静,像是已经习惯了母亲的死亡。我坐在车上,默默想念着她。

    母亲的脸上盖着一块白布,我掀开来,抚摸她的脸庞,很长很长时间,都不能使她暖和过来。

    那些天,心中充满了对父亲的愤恨。

    渐渐,悲伤平淡下来,我开始关心父亲,我不想他也过早离开。我走在家里的那片小区里。我很少散步。这里什么都没改变,只是我最亲的人走了。如果母亲能转世,我想教她学围棋、写诗,做很多很多没有意义的事。

    天边始终很明亮的样子,只要你心情好,你能驱赶所有的事物向阳光的方向走,直到被它晃的刺了眼睛。
发表于 2010-9-6 08:03:46 | 显示全部楼层

酒要适量,为了你母亲。

酒要适量,为了你母亲。好文!

情真意切……
 楼主| 发表于 2010-9-6 08:07:43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

谢谢.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0-11-25 14:08 , Processed in 0.037589 second(s), 13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