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5038|回复: 4
收起左侧

炼金术小组成立宗旨及诗歌论坛开通宣言!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0-8-18 19:43:0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炼金术小组成立宗旨及诗歌论坛开通宣言!炼金术小组成立宗旨及诗歌论坛开通宣言! ≡

炼金术诗歌论坛[http://ourhour.uueasy.com/index.php],为郑文斌倡议成立、由精选十几名优秀青年诗人组成的纯汉语诗歌研究小组-“炼金术汉语诗歌研究小组”旗下的官方诗歌创作、交流、批评论坛。 小组成立的第一批成员囊括了十几名活跃在当今中国诗坛的优秀青年诗人,他们分别是:左岸、龙安、黑骆驼、罗逢春、戈多、不著四相、钟磊、海儿、孔祥忠、王西平、郑文斌等诗人。

论坛本身由诗人木朵与小组发起人郑文斌所创建,并担任管理者。论坛各版版主由小组各优秀诗人分别担任,主持严肃诗学研讨工作。论坛已由2010年8月18日正式开通使用。

炼金术汉语诗歌研究小组遵循严格的小组宗旨进行高标准、高要求的纯诗歌写作与批评、研讨,小组同仁的《诗歌十诫》公布如下:

一,写纯粹的诗,让诗回到诗本身。
二,写灵魂内部生长并且促进灵魂生长的诗。
三,写真正个人性的独特的诗。
四,写当下性亦即当代人类生存境况下的永恒的诗。
五,写日常但精神性的诗。
六,写心灵完全真实的诗。
七,写优秀、一流直至伟大的诗。
八,坚决抵制虚伪浮滥的批评和诗;对小组内外所有诗人的诗歌,进行严厉无情的诗学批评与客观评价。
九,对汉语诗歌拒破坏,重建设。
十,小组只是一个纯粹诗歌专业研究平台,成员间人格完全独立,地位完全平等,各自自由持有自己个人诗歌写作观点,各自完全独立自主发展自己的诗。

基于以上原则,特对论坛注册诗人、朋友提出明确且严格要求如下:
一,来论坛只谈诗,只谈艺术,不谈其他,尤其坚持不谈政治,因为真正的艺术本身内部已经包含最大的最本质的政治,无须任何多余的额外表达。
二,来论坛发表作品或评论,请做好接受严厉批评的一切心理准备,因为此论坛唯一崇尚的是真实鞭辟入里、一针见血的精确批评,而非同志间请客吃饭的虚伪表扬。
三,在论坛里,只有诗和诗作品本身,没有诗人和诗人的声誉、面子、地位等多余的虚假东西。一句话,所有研讨只对诗不对人。因此不要因为自己有名无名而歪曲自己和别人的客观评价和真实意见表达。
四,本论坛拒绝一切客套和低劣的人身攻击,以体现出艺术家、诗人真正应当具有的引领并提升时代精神的特质、品格、能力、智慧与才华。
五,凡不能同意或做到以上几条者,请不必入坛参与研讨。

最后,感谢您的热情参与与诗学支持。期待我们共同的诗歌努力碰撞出中国诗歌崭新的神奇火花!为了诗歌而让我们自己集体上升吧!

小组发起人、论坛管理者之一  郑文斌启

   二零一零年八月十八日于厦门。
发表于 2010-8-18 14:24:55 | 显示全部楼层

祝贺.弄的挺好.

祝贺.弄的挺好.
 楼主| 发表于 2010-8-18 14:34:56 | 显示全部楼层

兄弟,热烈欢迎你去参与批判!

兄弟,热烈欢迎你去参与批判!文斌上
发表于 2010-8-18 15:13:23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得闲便去。

谢谢。得闲便去。
 楼主| 发表于 2010-8-21 18:06:10 | 显示全部楼层

在山坡上眺望人类的城市 20100821

在山坡上眺望人类的城市  20100821 在山坡上眺望人类的城市  20100821
  
午夜,魔鬼在山坡上眺望人类的城市,
黑暗中模模糊糊,我几乎有点看不清楚:
星星点点的灯火,恒星般照耀着
圣山般庞大稳固的城市。一切均已入睡,
除了蛮荒的寂静,和混沌活跃的原始。
初来乍到,我不能走太近细察,以免
被另一个更高处端坐的人看见而
再一次因接近他创制的人类将他触怒。
我只能先迅速猜测,在我不输给
上面那个人的脑中:他们或已吸取教训,
因我曾化身为蛇引诱他们纯洁无辜的先祖。
或许他们并未吸取教训,转而对驱逐
惩罚他们自己的那个人充满愤怒。
(说实话,我私心热切而绝望地
希望如此。)或者他们至少对
他们当今所处的世代充满怨恨。
(因罪责不在他们,而我
希望看到他们和我一样深沉地痛苦。)
或者他们少数人已经悔悟,象当初
诺亚一样获取了上天那个人的意旨。
(洪水就要再一次爆发,以便再一次
惩罚,甚至毁灭让上天那个人烦恼
失望的恶人,因其证明他失败的工作。)
或者他们竟然好好的,双双沉睡着,
无忧无虑地拥抱着,尚未知羞耻,
光洁得如同神子,完好无损,
即将醒来赞叹伊甸园树下丰美的早晨。
(啊,我——甜美的回忆,不要
把我天堂久远的记忆树叶般触动。)
或者他们正在想如何重新建造通天塔,
全然不知那个人全能的监视
而在城市某个高贵的私室里密谋:
他们纯洁的唇齿发出的宜人悦耳的口音
(无论男女老少)即将被轻轻变动,
他们的心灵即将狂乱,他们聪慧的左手
将不再能听见、理解、认识元旦的右手。
或许他们已经建造,并且住进了方舟,
(他们躲藏在里面,巨大的建筑
象上天那个人的意志一样可怕而坚固;
一个因自身无限小而显得无限大的
发明但简化、可理解的果壳里的宇宙。)
或许他们自以为很快就能够登上天,
(听说他们箭指火星,偷偷
给富人许了诺言,“已经计划好
第一步先中转、生活在月球”,
我不禁也为他们可敬的雄心
而感到踌躇满志甚至暗自振奋。)
或许……或许……当我克制不住
强烈的好奇心,稍稍凑近距离,
终于拨开了树枝和心灵强劲的迷雾:
远远地我听见了他们震响的音乐,
我看见了他们午夜灯火通明的城市,
我看见了他们,比我第一次
偷渡伊甸园时看见还要清楚:他们
在即将死亡的“现代”泥潭里莺歌燕舞,
乐此不疲,尽情欢笑,若无其事。
在山坡上,我,一个魔鬼,
被废黜的天使,动摇了:是我,还是他们,
是树枝上这群永在追捕他物的猴子。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0-11-25 14:14 , Processed in 0.055412 second(s), 13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