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7473|回复: 3
收起左侧

《安息吧,初夏》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0-6-14 21:41:1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安息吧,初夏》《送葬的队伍》


小巷子走过了
阴湿的,罩着破败暮色的矮墙走过了
菜园走过了。卷心菜叶上的毛虫,紫荆花,开着黄花的茼蒿
空洞洞的蚕房走过了


野桃树光秃秃的。枇杷黄着,白头翁又来了
长满紫色酱草的小河,灰鸭子日日排队的石桥
裤脚卷到膝盖,脸上黑乎乎的脏小孩走过了
今年新起的几座坟茔走过了


同野茅草打过招呼了?芦苇和白鹭,总在村庄外徘徊
我的堂婶。七十六岁的美人儿,带着她水般的身体走过了
我的堂婶。嫁过三个男人,提着她的风湿痛,心脏病和众多疑难杂症走过了
我真不应该说出来,她把贫穷遗传给了五个儿子
他们也佝偻着走过了


《第二个葬礼》


凌晨。诵经的声音已过三巡
由中年女人哭诉着的苦难也逐渐低了下去
美孚灯该续油了。时间本来就是灯芯里的棉线


他定然已表示过不满了
当亲人们沿着遗体绕了三圈。众人脸上的表情被黑暗吸附
当爬山虎悄悄爬进他生前的房间,一只鸟带着他的呼吸落在槐花上


月亮和缸里的鱼飘在一起。灯光粉红色的手,机器零件咣咣地
籍着荒芜的身体散落
家里又添了男丁
兴旺的一天,在呼吸和吐纳中开始了

他定然已表示过不满了
被木门包裹时。麦子和油菜籽急急地堆在廊檐下
雨季马上要来了
“哦。看个好日子,落土为安吧。“


《安息吧,初夏》


被水点燃的桑林,伏在棺木上哭泣
它们是父亲的
紫楝树,含着铅毒的初夏。黄昏桃子般的肉体
它们是父亲的
黑夜口袋里的灯盏,野地里风和风的低喘,爱吧。麦子和流水


垂着乳房的夜幕
我读过的《格林童话》,半卷《乱世佳人》,七五年版的《毛泽东选集》
搪瓷杯,廉价的红茶末子,凤凰牌自行车不停转着轮子


干旱的坡地。香樟树林,两三个男人的赌局
用蓝墨水写的欠条
爱吧。滚烫的道路和冰凉的脚掌
转动你的钥匙


父亲。让我去你的时光里坐上一会儿
我答应你,不再提问,不再跟着你的朋友们在荒屋里祷告
父亲。举起你的灌木丛吧,它是你的
发表于 2010-6-14 21:45:07 | 显示全部楼层

粗读,局部像散文。:)

粗读,局部像散文。:)
 楼主| 发表于 2010-6-17 09:14:30 | 显示全部楼层

注意注意,遇到象散文的句子,就要绕道而行.

注意注意,遇到象散文的句子,就要绕道而行.
发表于 2010-9-21 15:20:28 | 显示全部楼层

现在几点了?妹妹,

现在几点了?妹妹,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0-11-27 23:06 , Processed in 0.036152 second(s), 12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