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7381|回复: 5
收起左侧

练练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0-4-9 08:34:4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练练思春篇(一)   

不要以为那鞋子下面什么也没有,我这样对自己说,当阳光撒上一张网迷惑眼睛与愉快的心灵时,往往叫人忘记蚂蚁拥有最庞大的军队正等候在四处,不管是松软的泥土还是硬绑绑的石子儿边上,或是一片弯下腰去的嫩草叶儿上,或是一些丝毫不引起注意的缝隙中,就算是最锐利的目光也是难以辨别出它们藏匿的确切地点。就当它们无所不在吧!可瞧,我的脚踩上去一点也没有知觉,于是我的脑袋虽然离开大地长在最最上边,接近天空,在那些军队面前,却笨得跟大象没什么两样,有时我宁愿相信人类的智慧并不完全可靠,这样想不免获得一丝释怀,以免这些小个头、黑脑袋、黑屁股的家伙突然冲出来嘲笑我的无知。
因为春天到了,我外出最先碰到的就是蚂蚁军队,我走到哪里都要碰上这些军队,我小的时候或是我将来老去,我也注定要与它们共处,后来就索性让它们跟着,整个春天,以及整个夏天和秋天,我想如果它们不厌倦,我也不厌倦,我保持自己的无知对我并没有什么坏处。碰上它们我就发现春天到了,我住在中国南方的小镇,一条长江分支的小河边,本来这地方有个名字,后来又被去掉了,那是政治上的事情,土地总被随意地分成一块大的,或分成一块块小的,完全是心愿所致,你若非要说是为了政策或法律上的完善也无所谓,对于大地来说,人类就是那个爱玩拼图游戏的儿童,时常还发脾气动不动就发动战争。因此,令我羞愧,我就不说出其中一块图片的名字了,以免让大地笑话。我指给您看,我就在那儿,一条小河边。我有小房子,有一扇可看到大自然的窗户,可我多半是寂寞的。
偶尔我也会记起自己的生活环境,我不是一个人,而且,通常这个时候我会被一些植物召唤,或是一朵花,被它们萌发的思想所吸引,当它在远处摇晃着,以它的香味和颜色,以它妖娆的姿态和神情,就足以将我迷倒,即便是一堆青草,我也会忍不住用目光翻动一番。朋友发来消息,约一群人去看桃花,而我是其中一个,这些信息才刚刚进入我的视线,桃花就连枝带条热情地闯了进来。
我很想带上我的工具,如果我的相机会叫桃花害怕……我慎重地考虑了一番,最后还是孑然一身出发,这样我就没有任何顾虑了,这样的我一路上与风也就最最亲昵了呢,我没有带上任何属于人类为了满足自己欲望而使用的工具,我只是带了我,带了一个从属于自然的生命,此刻我同它们是一样的——于是风接受了我,并很快将我带到那边。我原本以为,只要是生长在大地上的植物,就不会有所约束,生命是一首自由的曲子,优美、舒畅。可当我站定,远远望去,一圈又一圈篱笆,不是将它们囚捆在那儿,倒是将我的思想和赞美之词给圈住了。
或许很早很早以前,我只能这么形容,请允许我言词的模糊,我正是想把心中的不愉快给跳过去——只要在土地上耕耘,翻土、锄草、施肥,哪怕是使用最简单而原始的工具,只要付出一定的劳动,人们就能获得同等价值的收获,这个规则不知何时变了?是什么要它变了?是思想还是什么变异?是战争还是什么规定?总之是变了,一定不是因为法律,这会儿倒是什么都不可信,连植物也不可信了——请允许我难受——几分钟,好了!让我记起奶奶那时候居住的院落,我会好受点儿。那个院子很宽敞,土地也特别黑,适合自由的思想在里头驰骋,种上点儿茉莉,让它攀于墙头,它想攀多高就会攀多高!还种了点青菜,等它们绿得滴水,就能用它招待最值得尊敬的客人……有一棵桂花、一棵桃树、一棵杏树,也许我最喜欢梨花,白色、簇拥在一起,垂在一起,摇着铃,摆动着腰——对的,还有一棵梨树,它的个头最小,我经常会将它忘记……可那么大的院子,不管果子是否成熟,从来都用不着上锁,如果小偷愿意,他尽可以进去,像一个堂堂正正受到邀请的客人去参加大自然举办的盛宴,在泥土上留下拜访的脚印……筑着围墙的院子,若是生长着什么树,什么更顽强一点的生命,总是不甘心被困住的,千方百计要探出围墙之外。
植物总是顽强得令人感到惊讶,又善良得叫人不得不怜惜。人们用竹条编织的篱笆阻隔了我与桃花的亲近,他们花上了心思与时间,他们费劲脑汁,不过,这却没能叫桃花变得更美。我在这边思念,桃花抬着小脸在那边遥望,不管它们开得多么灿烂,颜色多么艳丽,篱笆就如一张精心编织的暗沉的网,罩住了一切,宣告着这是他们的法律……待在里面的桃花不能喧闹、不能张扬——反抗也只是瞬间,借助了风儿,将粉红的花瓣飘出篱笆之外,落在篱笆边上,落在行人的脚边,聚拢在高高的土堆上……在就近的一棵桃树下面,躺着一只小猫儿,它庸懒地躺着,整个儿塌在那片阴影之下,脑袋也耷拉着,陷在它肥胖的身体里……闭上眼睛,我猜它定是闭上了眼睛,也许它丝毫不懂桃花的忧愁,当眼前的那对小眼睛睁开,同时赐予自己身体于力量,站起来那么一摇晃,精神抖擞地伸长脖子叫上几声——嘎!嘎!它适才装得可真像!我原本真以为它是一只肥嘟嘟的猫儿的……摇身一边,竟是鸭……
这是桃花惟一的欢乐,鸡和鸭成了它们的守护神和歌唱家;对付那些叫果园主人头疼的草,鸡和鸭就成了高手,每天露水还没干透的时候,最为新鲜的草会在阳光下闪耀着光芒,有些特别顽固,但碰到了一只鸡或一只鸭,它们就完全乱了方寸。咬断它,切掉它,吞掉,快速而利落地,剩下的根而泥土上头一小部分就被剃成一个时尚的小平头……等土地上留下一只只胜利的脚印,再编一支歌谣,宣告他们是那里惟一的霸主。不仅如此,这些锄草高手在桃园里转上几圈就拉一些粪便,这些都是最为珍贵的天然肥料。
很久很久以前,很久以前,劳动者就是这样互协互作的,动物、人、鸟、植物……
那劳动者——那果园真正的主人在何处?而这春天的主人,我想拜访他,去他的院子,带走一些小草,如果他允许,能在他的小桌子边喝杯水……
只是我不能再描绘下去,若只是在我的思维里,没有时间的约束,任何文字永远也不会结束。我无法继续,因为天黑前我就离开了那儿,这一切本是可以赞美的,用一首诗,或更多首诗。去的时候我并非一个人,回的时候我还有蚂蚁相伴,我的鞋子上粘满了泥巴,这是大自然给我最珍贵的礼物;我推我那小屋子的门,咯吱——在那悠扬而清净的声音中,我又陷入孤寂……怎样的孤独——我等了一天,我没有等到蝴蝶,也没有蜜蜂,如果没有它们,桃花的花朵就只能用来观赏——事实上它们真正的美不在于花朵,而在于果实,正如要歌唱就必须想到劳动者,饮水不忘思源……当花朵凋零,一片片飘落、腐烂,总是要经历这样一个伤心的过程,果实必然要在沉寂中成长,而不是在赞美中——


2010-4-8          于小屋
发表于 2010-4-9 10:18:50 | 显示全部楼层

静谧.

静谧.于是世界离我们如此之近.
发表于 2010-4-12 13:50:24 | 显示全部楼层

——

——世界,于是又离我们如此之远。
发表于 2010-4-12 19:34:32 | 显示全部楼层

气息不畅。

气息不畅。
发表于 2010-12-21 11:24:36 | 显示全部楼层
看看小老师的东东
发表于 2010-12-22 22:30:10 | 显示全部楼层
果实必然要在沉寂中成长,而不是在赞美中——


小跳跳写得不错。很好。感觉好,文字也别有趣味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0-12-1 04:12 , Processed in 0.039972 second(s), 12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