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7627|回复: 6
收起左侧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9-12-22 14:07:2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二    我们还是说说乌托邦吧。
    乌托邦其实是我杜撰的,它原本就叫蜗牛城。可是如果我不杜撰你不会对一只蜗牛有任何兴趣,我也不会,能够杜撰一座城市的历史是我的本事。所以关于蜗牛城的历史我们也是在杜撰与现实中并行的,这也与古风相符,就像演义与历史,伴随着我们走过的匆匆岁月。
    如果有人问我,为什么有乌托邦?我会说空虚。我几乎逢人就问,你知道空虚吗?如果他知道,我们就走进空虚里了。可是最近总有人问我,你知道空虚吗?弄得我一楞,觉得这句话里藏着无限机锋。我们自我感觉良好得太久了。
    那天,其实就是今天(但是无可否认,我们都是活在那天里的人),瑞宾说,空虚就是乌托邦。我忽然大哭起来。我不能允许他把我的城市变成空虚。那些可爱的花啊草啊鱼啊,全都不存在了。我的缤纷的城市重新成为一只蜗牛爬在平原上。可是瑞宾用手指着说你看,你看,我顺着他的手指看去,就看见一只火红的大圆球从蜗牛的背上跳起来了,它发出的光芒将蜗牛映的五光十色,我才知道瑞宾原来是有魔法的人,我是和有魔法的人做朋友的。
    那天,瑞宾的意思是城市不能这样存在了。这种存在方式太久了,如果不改变,我们都会死去;而惟一的拯救的办法就是毁掉城市原来的样子。他说我们应该去找夜来、振宇、孙艳丽、小跳跳、谷,我们几个人,可以毁掉城市原来的样子,让它变成我们想要的模样。他也说他要去找瑞宾,因为真正的瑞宾不是他,他只是瑞宾的幻影。
    我相信瑞宾的话,我也相信蜗牛城最新的法律。可能有人会觉得奇怪,我竟然能在两种不同的状态中生存。其实这没什么可奇怪的,你不能否定世界上有两种或者三种以上的目光,他们看事情的方法和角度不同,就会有不同的印象。我只是一个人,可是在不同的人眼里,我就会有不同的表象。有人说扎西是生活在蜗牛城里,也有人说扎西是生活在谎言和童话里;那不矛盾,矛盾的是光线照进他们眼睛里的距离,那产生了差异。
    文艺男青和文艺女青对这件事有另一种见解。他们认为世界大战后很多人受到惊吓,产生了幻觉。毕竟,炮弹轰炸在我们的生活上,很多金科玉律都升天了,现在剩下的,是苟延残喘的理想与现实交织的坏东西。新的法律,也是为了把这些坏东西变成好东西。就是说我们可能是坏人了,现在要变成好人,只能依靠法律。
    我觉得应该相信瑞宾的话,所以我就到办公桌后面去了,他负责找夜来、振宇、孙艳丽、小跳跳、谷几个人,我负责编写怎么把蜗牛城原来的样子毁掉的报告,第一件事当然是从研究法律做起。
    我觉得法律真是把人性分析到纤维里了。很细很细的一根线换成法律,就是无数的条文,一个字一个字紧紧挨着,像人性的细胞。甚至用放大镜也分辨不清的人性,被法律一条条列出来,分成很多章节。一个细胞,被很多文字分析、辨别,最后强制定性。就像我们说,看,那是乌龟,它就不可能是别的什么了。每个人,都是天生的法官,具有给他人定性的能力。如果一个人真的被很多人定性为是一只乌龟,他就没法否定,他只能藏进草丛里或者水洼里,庆幸自己不被人发现。当我想把这个发现告诉瑞宾时,他已经出发去找其他几个人了。



    像瑞宾所说,他只是瑞宾的幻影,所以他寻找的人中也包括自己。他出发那天恰好是冬天。这句话可能有毛病,可是瑞宾认为这句话完全正确。没有比冬天能更好的形容那一天。而且,大战后的气候发生了变化,冬天已经不能代表四季中的一季。四季已经不存在了,只有一天一天,我们的日历中也明明白白这样写着,可是很多人不觉得。


发表于 2009-12-22 13:35:16 | 显示全部楼层

张竞生说:

张竞生说:    正在看《文妖与先知》——(张竞生传)这本书。书里面提到了关于构筑理想社会的乌托邦理论。其中这样说:
    张竞生当然首先从理论上构建其美学体系。他的核心理念就是美治主义,即以美的原则规划人生和治理社会。为此,他独创了“美治”的概念,这是与史前的“鬼治”、传统的“德治”和现代的“法制”相对应的天才创造。在张竞生的设计中,“先前的社会是‘鬼治’的,及到近世一变而为的‘法制’,今后进化的社会必为‘美治’无疑。鬼治可以吓初民的无知,但不能适用于近世。法制可以约束工业的人民,但极有妨碍聪明人的自由发展。至于我们所主张的美治精神,它不但在使人民得到衣食充足的需求,而且使他们得到种种物质与精神上娱乐的幸福。
    张竞生所谓的“广义的美”,是指包括了历时进化、社会组织、人生观创造,皆以这个广义的美为目的,为根据,为依归的。这样,美就成为人类的最高理想,美学也成为涵括一切学问的最高学问。张竞生在对他所研究的美学范畴作出明确界定后,又进一步指出:“故我主张美的,广义的美的,这个广义的美,一面即是善的、真的综合物;一面又是超于善,超于真。大美不讲小善与小真;大美,即是大善、大真;故美能统摄善与真,而善与真必要以美为根底而后可。”强调着眼于广义的美,强调真善美的统一,强调物质精神的统一,这是张竞生美学体系的理论基础,也是其哲学基础。
 楼主| 发表于 2009-12-22 14:10:26 | 显示全部楼层

强调真善美的统一,强调物质精神的统一

强调真善美的统一,强调物质精神的统一一看就是假话。
发表于 2009-12-22 17:35:05 | 显示全部楼层

何谓

何谓
发表于 2009-12-22 17:37:15 | 显示全部楼层

是真话。是真实的付诸于实践中去了,尽管中途夭折。是乌托邦精神。

是真话。是真实的付诸于实践中去了,尽管中途夭折。是乌托邦精神。
发表于 2009-12-22 17:37:40 | 显示全部楼层

是真话。是真实的付诸于实践中去了,尽管中途夭折。是乌托邦精神。

是真话。是真实的付诸于实践中去了,尽管中途夭折。是乌托邦精神。
发表于 2009-12-25 07:28:35 | 显示全部楼层

真善美——

真善美——无法统一。
个人由于地域、种族等的不同,而导致标准不同。尽管好的人对真善美的追求,应该是统一的。
只要人,还有私心利益。
那么,他所说的就是“像绝望一样无望的希望”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0-10-24 18:12 , Processed in 0.064303 second(s), 13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