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6296|回复: 2
收起左侧

路路的忧伤(节选)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9-12-21 20:35:1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路路的忧伤(节选)    路路的忧伤像水一样在我们之间渗透,我们互相握着对方的手,彼此的呼吸在一起淡淡地纠缠。我安慰路路,告诉他一切都会好起来的,路路用期待的目光看我,他说回家后他要给我写封信,他说有些话面对面时真是难于启齿。

    昨天,路路到外地去了,他很不放心我,老是打电话给我,有时是妈妈接电话,妈妈总是告诉路路说我不在。我恨妈妈,她不许我和路路恋爱。路路的忧伤就是从妈妈那里开始的,我们都想,如果妈妈不反对我们恋爱的话,那我们肯定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一对。路路不愿意我住在大学的宿舍里,因为学校的大门总是关得很早。

    路路去外地的时候,我只好一个人坐在大树下乘凉,大树的底下有一排石凳,每次我和路路坐在石凳上说话时,妈妈都频频地从阳台上向这里张望。也许她是怕路路碰我,她真傻,她以为她在阳台上监视就能保住她女儿的纯洁。每当我们坐在石凳上时,都盼着天黑,那时我们就会坐得很近。彼此忘情地吮吸着对方的嘴唇。我们的心跳象夜晚的鼓声,杂乱无章地搅动着四周的空气。

    路路经常在中午的时候去大学里接我,每次我们在电梯里时,都希望没有别人,那样我们就会尽情地做我们想做的事情。路路要接我去他家,我坐在他的摩托上,把脸埋在他的后背上。摩托穿过繁华的大街,温暖的风把他的话撕成了只言片语,但我明白他说的都是什么。五年了,十七岁那年我们相爱,把一份新鲜的感情描摹成了现在的样子,深厚而又忧伤。

    他总是拉严了窗帘,然后回过头来对我笑,我把头埋在了他的被子上,他总是把被子洗得干干净净,那种干干净净的味道仿佛成了我以身相许的借口。窗帘是我们精心挑选的,很厚重,足以阻隔窗外的喧哗。当然还有白昼的光。我们相拥在暗黑的屋子里,一层一层地去掉了身上的每一件衣服。五年了,这是只有我们两个人知道的秘密,深厚的时光叠加在一起,却仍然体会着初恋般的感觉。
    ......
发表于 2009-12-21 21:04:57 | 显示全部楼层

常来。稍短。

常来。稍短。
发表于 2009-12-21 21:30:31 | 显示全部楼层

如果这就是小说我能写啊。

如果这就是小说我能写啊。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0-10-24 18:12 , Processed in 0.041839 second(s), 13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