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6996|回复: 3
收起左侧

抑郁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9-12-20 16:49:4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抑郁《抑郁》

我趴下。我将
耳朵贴在地上:一小队蚂蚁想要趟过澧水河。
我听着它们的交谈、吵架,
听着人类一样的叹息,和对这个世界的诅咒。

但迅即,一阵波浪声覆盖了它们。
散步归来的人
将树梢上的闪电熄灭。

那么弱小的一群,此刻
它们站在岸边束手无策。
高远的天空灰茫,
仿佛真的有上帝站在高处
为我们的身影涂抹上死亡。

《茅古斯》

我如此顽固,
当一颗星星上布满了裸体的人类。
他们的信仰称之为:
“下午茶时间”、“疗养院的钟鸣”。
面对盘旋在头顶的祖先,你明白的
使用时间的拐杖多么不够。

我如此顽固,转而
陷入哀伤:一首诗只是坦克上的一节磨损的履带。
当它运用语言的力量驶过
母亲的乳峰时,
所有人对抚摸的定义都缄口不提。


《嘲笑》

一头花斑母猪在猪圈里啃一只萝卜。
四周围拢的墙为它提供了
一种对世界的幻想:幽静的小路从这里出发,
尽头一口枯井在垂死挣扎。

我们对世界的理解
也同样不过如此。


《孤立》

她做了一个梦。
她说:我们居住的城市
在一杯绿茶中沉浮。
而我,
化身为一只老虎,
蹲坐在一片茶叶上,望着她的脸。

她的脸在聚光灯下,
苍白如一张白纸。
作为这个城市里最后一位肖像画师,
我已经失业了很久,
握笔的手再也抓不住那些漂浮在物质上的光。

当我走过“皇帝的新衣”咖啡馆,
曾经的皇帝如今是门童。
看见他躬着身子送走最后一位顾客,
旋即一张满弦的弓将他弹射;

我只是一个画师,虽然,
在一个子虚乌有的梦里我是一只老虎;
在潦倒的时光里,
我画下的,仅仅是一团糟糕的黑暗,
和对一个女人深深的愧疚。


发表于 2009-12-20 17:23:26 | 显示全部楼层

写的很多啊

写的很多啊
发表于 2009-12-20 21:45:11 | 显示全部楼层

最喜欢最后那首孤立,有种痛彻肺腑的感觉。

最喜欢最后那首孤立,有种痛彻肺腑的感觉。在潦倒的时光里,
我画下的,仅仅是一团糟糕的黑暗,
和对一个女人深深的愧疚。

这感觉非常好。
 楼主| 发表于 2009-12-21 10:09:41 | 显示全部楼层

问好楼上两位老师。

问好楼上两位老师。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0-10-25 05:27 , Processed in 0.038754 second(s), 12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