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5195|回复: 1
收起左侧

乌托邦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9-12-21 21:59:1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乌托邦一
    那是第一次世界大战后我第一次大面积的接触人。确切说应该是文艺男青和文艺女青。当时物质匮乏,每个人都衣不遮体,但是因为世界大战杀死了那些坏分子,保存下来的都是风花雪月和让人怦然心动的东西,因此我们都很骄傲。虽然没有出类拔萃的作品,但是糊里糊涂的骄傲着,以为自己像焰火一样能带给人灿烂。今天我已经将当时的作品全都删除掉了,在乌托邦我们有这种能力,就是当你对自己以前的行为或者作品不满意,你可以删除,另换一张面孔。如果你故意做错了事,又不想负责,有意把事情弄得条理混乱,让人看不清,也可以改头换面。所以你每天看到的人可能都不相同,这个人可能是一个新人,他把过去的痕迹都抹杀了。很少有人对自己的昨天满意,除非你正在追求一个女孩,两个人恋奸情热。
    大战后的风景让人惊恐,我是说在蜗牛城。人们把道路铺到蜗牛山下,方便交通,可我觉得那像假肢,没准那天蜗牛山会站起来走进城里,我觉得这不是假设或玩笑。
    为了改变人们对乌托邦的依赖,事实已经很清楚了,每天都有人做坏事,成为那些被杀死的坏分子中的一份子。只要第二天稍稍惭愧,换一下容貌,那么做坏事多少让人心安理得。乌托邦决定更名为蜗牛城,虽然很早以前人们就把乌托邦称为蜗牛城了,可是文件真正发下来的时候人们知道:即使在心里想到乌托邦三个字都有可能触犯法律。
    乌托邦以前的法律也是法律。当然,你说它是白纸黑字、百度和谷歌都能搜索到的东西也可以。像我们搜索“蜗牛山的怪兽”几个字,就会看到图片,像猫又像狗的样子。两只大耳朵,中间是两颗突出的獠牙。有商家看到有利可图,特意制造出怪兽玩偶,结果热销,拯救了一大批失去工作的男人和女人。以前生活在乌托邦的人只听说过法律,现在却能看到很多穿着制服的人在街上巡逻,专门偷听别人的谈话;偶尔也有人拿着听诊器,在你的心口一摁,听你在想什么。因此听诊器的销量剧增,人手一份,仿佛每个人都是便衣,每个人的内心都揣揣不安:做坏事要负责了。
    文艺男青和文艺女青对这件事情的认识是最清楚的。毕竟大家都是搞文字的人,法律、条例都是文字的一种,关键是哪种文字。就像大家都说扎西是搞文字的人,可你不知道扎西是搞哪种文字,搞的好不好?他可能写诗、小说,也可能就是写公文的;每天坐在办公桌后面,上面确然放着打印后的稿件。扎西也莫测高深,不声张、不主义,近视的眼睛后面是他如石灰一样的大脑。谁能准确说出那就是石灰而不是其他别的东西呢?



    我们还是说说乌托邦吧。
    乌托邦其实是我杜撰的,它原本就叫蜗牛城。可是如果我不杜撰你不会对一只蜗牛有任何兴趣,我也不会,能够杜撰一座城市的历史是我的本事。所以关于蜗牛城的历史我们也是在杜撰与现实中并行的,这也与古风相符,就像演义与历史,伴随着我们走过的匆匆岁月。
    如果有人问我,为什么有乌托邦?我会说空虚。我几乎逢人就问,你知道空虚吗?如果他知道,我们就走进空虚里了。可是最近总有人问我,你知道空虚吗?弄得我一楞。觉得这句话里藏着无限机锋。我们自我感觉良好得太久了。
 楼主| 发表于 2009-12-16 07:17:04 | 显示全部楼层

昨天我删除了,以为这个会对论坛有影响,应该不会吧。

昨天我删除了,以为这个会对论坛有影响,应该不会吧。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0-10-25 05:25 , Processed in 0.036845 second(s), 13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