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10459|回复: 11
收起左侧

见弘一法师像询问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9-12-17 13:19:3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见弘一法师像询问在您的目光下写诗,您必定
会问我:你想写什么?
——我想写安静。
我虽然粗鲁和俗气,但想因为书写
变得聪颖。

聪颖并非你所愿。您叹气:
你的欲望太多。

我表示赞同:我像
苍老又无情的男人,
急于掌握所有的
财富和女人。

您用目光化解我的迫切。
不再说话,望着远山。
那里雄伟、沉静。您说:
它们要的不多。

我也望向远山。在葱郁、沉潜的
墨色中,白雾袅袅走近。

那是我们的妈妈。世人离开她,又会
回来看她。欲望
也是你心内的山。
你敏锐,勤于思考,但不能
征服山。

我再次望向您,您微笑着:
难道,欲望是坏东西?
爱和赚钱,并不矛盾。
善与恶,本应并存。

我更加疑惑,因此问:
我应该怎么做?
去登山。您回答。
从椅子中起身,向庙宇走去。

我紧追几步,才醒转,
原来是梦。但那声音犹在,
那目光,在黑暗中看我。

去登山。您语音坚实,迈着步子,在这
多梦的冷冬。


病中集

它在我身体中开辟了一个秘密区域:
一块亚麻布窗帘,遮挡阳光,
而将海鸥淹死前的喉咙赐给我。
它打我报告,逼着我躺下,为它写诗。
它需要的不是赞美,是要我颤抖。
将一个我渴慕的女人讲给它听——
那拒绝过它的,它偶尔让她回来,增添它的妩媚。
它扩大领地,将看不见的旗帜,插在我身上。
我已经投降,却被装作胜利的模样。
我的神色,被它控制着。
接受我吧!它说,必须经过我的嘴唇。
我只是呻吟——这是我能做的事,我惟一能做的事。



写于子夜

今天气温又降。月亮很白。
又一次,你在我身边徘徊,
我懂得你的意思。

你最近一次出门是在
一星期前,
恰好是雨后。我为呼吸
湿润,治疗内心,
带你出门。你在我身前身后小跑。
杨树的叶子落了,雨仍然
在树梢滴答。

我很少问你,一个
没有重量的世界,也下雨吗?
一个没有智力、声音和
语言的世界是什么样子?
人首先想到的是存活,
这对你,可能不是问题。

你像故事,也像
作为象征的文艺复兴。
存在着,但是很陌生。文字的指向
都是人类的思维,
你很少回答我,让我不安。

也感觉危险。
人的身体影响人的灵魂,
却不能影响他的身影。
时间也不能。当我衰老,行动缓慢,
你仍然年轻。

那么,什么能影响你呢?
你不分辨尊严与懦弱,
不敬畏苦难,
只像一条狗,在我身边跑来跑去。

我想起一年前,
在汶川,死去的身影,
是否仍然活着,仍在追问
政府的职责?还是
那次地震成为阴影,
比血腥黑暗,笼罩着
我们的身影。

与山川的悲凉比较,
我个人的忧虑,
在时代中,是一滴油。

走吧,我们去街上,
作为诗人,我需要好身体。


写于子夜

今天仍然寒冷,我写了
两首诗。关于文学,
我无法向你解释,它像广告。
已经毁坏的机器,轰鸣着,
绞着纸片。

文字无须负责。有责任的
是我们。我们害怕声音犯错,
就不出声。像消防员
怕惹火上身。

我们忘记职责,
是表达真实的声音。
现在,只对猫狗感兴趣,
衷情于隐私和女人。

我不想戴帽子,学
遗老遗少。文学能给我自由,
也束缚我。

你说到
写作中的西方倾向,
我不同意。
只要能真实传递,
又何必担忧。

中国文人的核心思想,是
学而优则仕。
它像毒瘤,无论走到哪,
我们都带着。

没有一个主子,我们
就不能活。很多诗人,
向组织靠拢。

我也想靠拢,并且,
成功了。组织——
多美好的词,与编织相似。

我知道这样说,辜负了
组织的期许。
小时的教育,我们学习辜负,
如同一座山,几乎可以把人压死。

我不想辜负生命。
它只有一次。诗歌,
当然,它让我荣耀,
自由我的心。


公交车上

我在下班的人流中。我和
他和她,匆匆行走。
最后,上了同一辆公交车。在
摇摇晃晃之前,我感到,
今天一切如常。
我身边站着几个少女。我被她们
裹在中间。或者是
我将她们包裹。我的灵魂
秘密探索,她的鼻息,她
精装的心事,她像溪流一样透明的感情,
坚守秘密,又在动摇。
我们的关系,错综复杂。
随着公交车缓缓行进,离开,
到达,然后是,再次离开。
当一个少女下车,像
撕裂了蜘蛛网,
让我感动。我不得不重新修复
那种关系。不久之后,
我也会下车,但是
我的心已装满,那种关系,
那愉快时光。


晴空

每天看你的容颜,难道
不让人喜悦、生疑、生厌。
镜子里写的,都是新鲜。
但是在戏剧里,它成为
回顾的橱窗。恰巧与你吻合的
一个被隔绝的世界里的阴影,
允许你命名,允许你自恋。
赞美一根手指的语言,
也能赞美栋梁。
处理台词就是处理人生。
我爱你就是我恨你,
我逢迎就是我逃避。


生活的安慰

我不勇敢,犹如
我不叛逆。我是诗人,
强调创作但不创新。
平庸,我接受,也接受委屈
和忏悔,和一点点遗忘,
一点点记忆。我用落叶比喻,
要么是落叶,要么闭上眼。
我拥有时间,但不拥有一秒钟;
拥有怀疑,但不强调纪律;
我是演员,但不演戏;
我受教育,又反对教育;
我知良善可欺,因此欺骗良善;
我知前途可耻,但是亦步亦趋。
我是我的熟人,是你的知己。


清晨

清晨醒来,万物仍然寂静。
我抽着烟,望着外面的轮廓,
想要发现意义。或者找一两个纯洁的词,
和我发生关系。洗去身上的烟味、酒味、人味。
人为什么不像草木,在清晨生出露珠。
爬在床上的蚂蚁,被我拍死,掸掉。
渐渐听到狗和鸡,开始透明的楼群,
仿佛另一种报纸,耸立在眼前。
你不能不写旧事,并把它称为新闻。
如果将楼宇换成群山、水域,
你不能不写奇迹。现在什么都未发生。
笔尖轻颤。你不能说眼睛是摄象机,
天一亮,社会就出现。世界不需要你的记忆。


世界美好

我看到一个人,写小说,
在床上躺了三十年,
刚刚学会站立,说话时,一脸天真。
哦,这样一张面孔,也能天真?
我疑惑着。但是他的目光,的确天真,
和因为天真而迸发的对人的喜悦。
他太爱人了——站着的人、交谈的人、写作的人。
他可能认为人就是美好,是希望与活力;
像远方逝去的水、城外群山,
暗示着美好。他微笑而热烈地望着我,
我也微笑着回望他。
我暗示自己:世界美好。
他才刚刚从世界后面走出,刚刚知道人的美好。


街市

碎纸与塑料袋的街市,
不在意多一点烟灰。风一吹就散了。
不在意多一个人或少一个人。
不在意星星在空中叫。
它安静得要死了。
星星们在银河嬉戏,拂起白云;
我拂开空气,踩着垃圾。
我的目光如同玻璃,竖在半空。
我闭上眼,它悲壮地落地。


平常的午后

一个平常的下午,我和
朋友在一起,他捧着几本旧书,
一个旧砚台,满心喜悦。
我也满心喜悦,因为朋友相聚。
我抽着烟,周围很安静。
行走的人,飞驰而过的汽车,
都很安静。
我看着时间一点点流逝,从
天空中的云朵,从行人
边走边谈的不经意里,我看到
时间的流逝。
我们在下午透明的阳光里,
偶尔交谈几句,
他捋了捋头发,经历着时间的消逝。


第一个瑕疵

我想到新买的笔记本
又将写满诗,和其他的
突然到来的奇妙的思想,心里
就充满了怜爱,如果她是恋人,
我就是将诗写在我恋人的身上了。
                        
那一刻我如同春风。

仿佛她是峭壁,
仿佛她是山林,
仿佛她是女儿。

她现在这样光滑,没有一点瑕疵,
我的文字,将是她的瑕疵,
美丽的瑕疵。因为第一个
让我有无尽的想像。


上帝的分配

因为我们有做人的资质,
我们成为人,来到世上。
因为我们有高尚的资质,
因为我们有愚昧的资质,
因为我们有错误的资质,
因为我们有仁慈的资质,
我们成为不相同的人,来到世上。
就像不相同的草,露珠。
就像智慧和愚昧交融着,做一对夫妻。
因为它们有匹配的资质,不能不是夫妻。
如果我们有耐劳的资质,我们将成为一头驴,
或是蚂蚁,或是一个像只蚂蚁
一样忙碌像一头驴子一样工作的人。
他解释不清为什么总是工作。
看他的相貌,有小人物的悲哀,
他有悲哀的资质——愁苦、劳累,
怎么做,都是平凡人中的坏下场。






 楼主| 发表于 2009-12-14 19:39:30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就把这几天写的发一遍吧。

我就把这几天写的发一遍吧。
发表于 2009-12-15 10:06:38 | 显示全部楼层

哈哈哈,不好意思。抢跑了——

哈哈哈,不好意思。抢跑了——
 楼主| 发表于 2009-12-15 10:08:07 | 显示全部楼层

早晨不上班吗?

早晨不上班吗?
发表于 2009-12-15 11:53:40 | 显示全部楼层

多了理性

多了理性感性便被布遮掉了.
发表于 2009-12-15 12:34:38 | 显示全部楼层

感性

感性只是被遮蔽。
不会轻易地被遮蔽掉,思索蕴含着对人类的关爱。
发表于 2009-12-15 14:15:36 | 显示全部楼层

如果

如果能透出来多点,就是好诗了
发表于 2009-12-15 18:11:11 | 显示全部楼层

太墨迹。不错墨迹的让我喜欢。

太墨迹。不错墨迹的让我喜欢。
 楼主| 发表于 2009-12-15 21:12:03 | 显示全部楼层

哈哈,你说我那首墨迹?

哈哈,你说我那首墨迹?
发表于 2009-12-16 08:10:45 | 显示全部楼层

六十年,悲欣交集,足以

六十年,悲欣交集,足以
发表于 2009-12-18 09:50:34 | 显示全部楼层

我说的墨迹不是言辞的琐碎,是诗歌整体推进的速度

我说的墨迹不是言辞的琐碎,是诗歌整体推进的速度过于舒缓,而且从头至尾很少有大的起伏。
这样的诗看一两个感觉很好,看多了就很累。
 楼主| 发表于 2009-12-18 09:58:38 | 显示全部楼层

是啊,我在想腔调的事。修改了其中一首。

是啊,我在想腔调的事。修改了其中一首。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0-10-25 05:24 , Processed in 0.049396 second(s), 13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