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翻译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萝卜花 (阅读2132次)




《萝卜花》
 
萝卜在开花,只有一只萝卜,
耳边,传来小白兔的儿歌。
萝卜花开在厨房,无声花语
横卧地砖上。春天来了,
大家欢呼着去野外寻花,
春,越来越短,不是被冬天占据
便是被夏天挤远,那雕刻的云霞
匆匆掠过光线,事物,无法细读。
一棵属于自己的萝卜花,
只有我在看它,柔顺允许我
轻轻触摸它发软的绿体,
丢失了自己倔强的充盈水份。
花儿所需的土,水分,我没有准备,
它只好吸收母体,升起自己,
升起四枝花枝,那几朵螺旋桨小花,
几个幼蝶,落在小小厨房,而非自然。
它来自哪里?我联想到一个大田…
一个老者双手把它拔出,
小贩把它带走在雪花飘飘的冬日,
我从小贩那里买回,
它便理所当然,躺在我的地板上,
幸好,我把笼罩它的塑料袋抛弃;
幸好,新鲜萝卜开始循环呼吸,
放着放着它有点萎缩,
我不想把它切碎,更不想吃它,
不久,它便发芽,我依旧不理不睬,
只要没腐烂就让它躺着吧,直到有天,
它伸长枝丫挡了我的路,我把它
推到一边,它摇摇晃晃无法挺立,
我把它靠在小柜边,惊奇它的复活,
它鹿角样伸展自己,开花的白魂。
没有水,没有泥土,它依然开花,
一个独立的萝卜,它蓬勃汲取自身
在长,在开花,那高高白花
嗅着寂静,细碎花瓣,诡异提醒
萝卜在轮回,在流出呼吸的节奏。
而清明节用它的画笔,正画出几支
不一样的萝卜花,今天,我用文字
把萝卜花拍下,让你们看一眼吧。
 
               2018.4


《下午的空气》

插在花瓶里的蓝色泡沫花朵
是谁,巧手裁出
黑瓷瓶里,绿萝,在键盘旁
思考着绿色人生
我与对面的你
漫不经心聊着童年的痕迹
她讲着她曾跌落于旗台下
而槐花,敲着我的脑袋
两只鼠标的咔咔之舞,追逐着
而绿萝并不吭声
我们忽然忘记了,雨
是什么时候被天空收走的

             2018.5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7年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