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翻译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


 
◎ 杨于军读诗之一五六 (阅读113次)



杨于军读诗之一五
——从诗人和翻译而非文学评论角度的阅读
 
锈蚀
 
荣荣
 
 
肉身的锈蚀始于一只酸疼的胳膊,
以及一只随意变换指向的手,
突然生成的盲区。
 
深夜你听到它骨头里刺耳的声响吗?
类似于久闭的木门在门脖上干涩地转动。
 
“也许缘于那次受寒。”
当羽绒被勉强窝藏起两颗胆战之心,
它整夜裸露着,并被忘记。
 
“不曾上心的事还是发生了。”
我给你短信:“我被衰老追上了。”
“从今后,我无法自由触摸的那部分肉体,
也仅是你青春的残羹。”
 
【杨于军读诗】
 
荣荣也是我听说过,但从未见过的诗人之一。
她的一组文字让步入中年的我深有感触。尤其是这首。
 
身体的锈蚀,源于岁月,源于伤怀,源于思虑或者积劳成疾。
诗人还在追忆来由。追忆引出更多的无奈,因为锈蚀,无法修复。自然是不可逆的过程。无奈,因此要泰然处之。
 
那只胳膊,“整夜裸露着,并被忘记。”
其实,凡是被我们忽略的部分,总会在某一刻逼迫我们去关注。不仅限于我们的身体。
 
生命是和疾病,衰老与死亡的一场竞赛。她说,“我被衰老追上了。” 只是陈述了一个事实。语气平静。好像早有预料,早有心理准备。但还是忍不住微信了。说明我们有时还是需要通过分享,淡化,减少事实带给我们的冲击。
 
Sorrow shared is halved 分担的忧伤减半
 
很多事情,在真实发生之前,就已经想象过无数次,所以到来之时,我们才不致于慌乱。而平静地接受一切又是多么艰难。说准备好了,其实还有很多未竟之事。

那只胳膊,无法抬高到某个位置,也无法举起重物。常言道:心有余,而力不足。
准确地表明了主观和客观的差异。于是我们便渐渐变得,想什么就只是想象而已。
 
我们的心就这样被动地接受了我们的身体。两个仿佛不想干的存在,被偶然绑定在一起。
此刻,春日正盛,春花正妍,让我们祈祷,身体慢一点锈蚀,心慢一点锈蚀。
 
 
杨于军英文翻译
 
Rusting
 
The rust of the body begins with a sore arm
And a finger that rotates at its will
A dead zone that appears abruptly
 
Have you heard late at night the ear-piercing knuckles 
Similar to the turning of a wood door long closed,dry and rough
 
It may be caused by that exposure to cold
When continental quilt managed to hide two shivering hearts
With it left outside and forgotten
 
The neglected things happened anyway
I we-chatted you:  I am caught by aging
From now on, the part of my body I can’t touch freely
Is but the leftover of your youth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