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翻译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


 
◎ 杨于军读诗之一五五 (阅读152次)



杨于军读诗之一五五
——从诗人和翻译而非文学评论角度的阅读
 
《睡前书》
 
毛子
 
 
亡人节这天,我给鱼缸中的
父亲换水,花钵里的父亲施肥
打扫卫生,一粒细微的父亲
从尘埃里飘起来
它可能落到水泥的、棉布的、玻璃的
木质的、金属的、塑料的父亲身上
 
这一天,我事无巨细,总有遗漏
晚上入眠,想起
量子理论……
 
【杨于军读诗】
 
春节后读到毛子的组诗《世界的软和硬》 。
其中《睡前书》这首一下子吸引了我。诗作不长,让人读得很揪心。
没有对话,没有交流——全篇只是作者在默默地清扫。
可以想象他的迷惘,他的无奈,他的担心,都化为强迫症般的劳作。
 
当亲人离去,我们找不到和他们沟通的途径。不知道他们将化身为何种材质,何种物体,以何种形式出现。
所以诗人才 “事无巨细”,担心遗漏,可是再担心,再细致,也总不免遗漏。
 
抚摸他们用过的东西,留着他们气息的衣物,默念他们的名字或称呼,写下可能用法寄出的文字,大概是我们能做的仅有的事情,都显得那么可怜。
 
而我也只能穿上母亲给我做的裙子,读她读过的书和读书笔记。用透明塑料布罩好把她做的手工艺品。不敢和她的相片对视,仿佛她温和而略带幽怨的神情还在对我“哀其不幸,怒其不争”。而母亲去世后,我才如梦方醒,开始努力,不再虚度。
 
毛子的文字让我们隐隐升起了一种希望,一种惶惑,我们的亲人并没有消失,无论多么微小,他们仍然存在;无论多么虚幻,他们仍然存在。只是超出了我们的可视范围。
我们的亲人真的会散落在我们的周边,附着在他们曾经在的景物上吗?还是因为我们的思念唤回了他们的魂灵?
 
我们不知不觉地受到他们的场和力的影响和作用。心理,行为都感染上他们的部分。
一切自然过程都是连续的。如果能量守恒,生命就永恒。灵魂如一道道光,生命体是粒子在不同时空的不断聚散。
 
那么,某一时刻,那些散落的微粒是否会聚合,呈现我们熟知的样子?
那么,下一个亡人节(亡灵节),你会做些什么?
 
杨于军英文翻译
 
Writing Before Going To Bed
 
On Ghost Festival, I change my father of water
In the fish tank, fertilize my father in the flower pot
Cleaning, tiny particles of father
Rise from the dust
It may fall onto
My father of the cement, cotton, glass
Wooden, metal or plastic
 
Today  I’ve covered everything large or small  afraid that there’s still something left
Before falling into sleep, I think of
Quantum Theory 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