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翻译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


 
◎ 杨于军读诗之一五四 (阅读3778次)



杨于军读诗之一五四
——从诗人和翻译而非文学评论角度的阅读
 
沈老师家的终南山
 
 之道
 
 
吕刚兄说
咱们抽空去
看看沈老师吧
我说好
沈老师退休后
住到了终南山下
准确地说
是神禾原畔
天天赏
终南美景
一高兴
就把终南山
当宠物着喂养
不用水草饲料
只是
天黑前
吆喝两声
这家伙就乖乖
卧到他的脚下
 
【杨于军读诗】
 
读诗系列选了很多之道诗友的推荐。以为早就读译过他的文字,今天偶然才发现竟然没有。
读这首小诗。很是亲切。因为漫不经心的诗句,是一种我欣赏的散淡情怀。尤其是里面还提到我熟知的两位老师。
 
初次造访沈奇老师的家应该是三十多年前。当时是大学教师公寓。除了书香气息,没有其他。
现在之道的诗句,又激起我去拜访他的念头。
 
身居城中的两位诗人,要远行二十多公里到南郊去看沈奇老师。平易的叙述,让我们感受到诗友们多年的情谊。
 
在信息媒介发达到无孔不入无所不及的当下,人与人即使面对面也往往各执一手机,说是分享,其实是对彼此最冷酷的忽略。
 
所以一句貌似轻松的“去看看”显得格外珍贵。多少彼此的关切和敬重都蕴含其中。
之道这样的文字,远比浮夸的渲染更打动人,更深入内心。
 
此刻,忽又想起沈老师唱民谣的气势和腔调,好想和之道、吕刚两位诗友一起,去听听他浓郁陕北口音的吆喝呢。
 
 
杨于军英文翻译
 
Mr. Shen Qi’s Zhongnan Mountain
 
 
Lv Gang said
Let’s spare some time
To visit Mr. Shen Qi
I agreed
Mr. Shen Qi’s been living at the foot of Zhongnan Mountain
Since he retired
To be exact, by Shenhe Plain
Where he enjoys the scenery
Of Zhongnan Mountain
And keeps it as a pet
Whenever he likes
No forage is needed
But a cry or two
Before dark
The guy will crouch
At his feet obediently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