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翻译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


 
◎ 杨于军读诗之一五二 (阅读199次)



杨于军读诗之一五二
——从诗人和翻译而非文学评论角度的阅读


一个杯子
 
林新荣



很久以前
我就看见你在洗一个杯子
洗了又洗
一一透明、纯粹、光洁
你拿着
洗了又洗

很久以前
我就看见你在洗一个杯子

相碰时
发出一种叮叮当当的音响
纯金一样的音响
你拿着、握着
盛入夜色似的液体
在光亮里
有一种夜色的意义

你拿着个杯子,在手上
洗了又洗
渐渐地就把你的边沿
洗薄了
像你的年龄
 
92.4.2
 
 
【杨于军读诗】
 
读到第一句就想起顾城八十年代中期的《我承认》。我正读大学,好像是在手抄本里看到的。瞬间被一个孤独温柔的灵魂融化。惊异于文字的魔力。三十年后再读,是同样的心境。
 
看林新荣这首诗的写作日期,那时顾城还在那个遥远的岛上,继续或者已经不再,看某个人洗杯子。
 
顾城说:“我看不见杯子
我只看见圆形的水在摇动”
 
林新荣看见杯子,他看见的杯子有年轮,有光照,有情绪,而且有回响。
 
从林新荣的视角,他的杯子不仅是一只容器,也是一个让他关注和怜惜的人。更是人和物件的相互照应和一体。
 
而且,一看就是很多年。
 
洗杯子,是生活中的一种常态。就像我们被很多风吹拂,但并不是每一阵风都让我们思想。我们只是被吹拂,只是感觉被吹拂。
生命就是在这样不断的吹拂和磨洗中一片片地稀薄。
 
 
【杨于军英文翻译】
 
One Cup
 
 
Years ago
I saw you washing a cup
Again and again
Clear  pure  glittering  
You hold it
Washing again and again
 
Years ago
I saw you washing a cup
 
Ringing while colliding with something else
Transparent sranare                 ht
metallic sound
You hold it in your hands
Holding liquid dark like night
Containing some sense of night
In brightness
 
You hold a cup in your hand
Washing it again and again
Time after time your edge
Is washed thin
Like your age
 
 
April 2, 1992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