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翻译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


 
◎ 杨于军读诗之一五一 (阅读78次)



杨于军读诗之一五一
——从诗人和翻译而非文学评论角度的阅读
 
用淘米水浇花


董玮

我家阳台上有几盆花
都是很平常、很俗气的那种
我却不能一一叫出它们的名字
这与我的出身有关。在农村
我会轻易辨别一些长势不同的庄稼
剔除杂草;呵护秧苗
以不为人知的眼神
对一丛土生土长的野花,暧昧地笑
如今我是一个被乡土驱逐的人
借不上地气的花,仿佛也没有底气
它们和我相怜。爱不爱是一回事儿
我尽可能地去用淘米水
喂养它们。米是从田里来的
米的身上,肯定还沾着
泥土的味道
 
【杨于军读诗】
 
用淘米水浇花的诗人写的诗也是从田里来的,沾着泥土的味道。亲切,自然。
 
诗人熟知庄稼,还能“对一丛土生土长的野花,暧昧地笑”,好像真的藏了彼此的什么秘密,心照不宣了, 想必那些土生土长的野花也会把笑脸转向诗人。


被迫远离乡土的诗人把自己的处境和盆栽比拟,和盆栽相怜相惜。
 
诗人说, “爱不爱是一回事儿”,凭借淘米水,和盆里的花交流。诗人让自己的心事,消散在淘米浇水的不经意的动作中。可以想象,这个时候,他也找回了曾经亲近土地的感觉。
 
我想,花在心里一定是知道的,说与不说也是一回事儿——她们一定会用盛开回报诗人。
 
不辨菽粟的我不敢说自己对土地有多热爱。我只是每天走路,过着极简的生活,希望因此可以对土地少些伤害。
 
而对我们身边的人们,爱不爱是回事儿,我们都要像诗人对他的那些花儿一样。
 
 
杨于军英文翻译
 
Water Potted Flowers With Rice Water
 
A few potted flowers growing in my balcony
Common and worldly
All of whose names I know not
Because of my birthplace, back in the country
I can easily tell apart different crops in the fields
Where I weed and look after the seedlings
Even look at a cluster of wild flowers
With a smile of ambiguity
Now I’m expelled from hometown
The potted flowers, separated from soil, have lost their origins
We pity each other. Whether love or not
I try hard to raise them with rice water
As rice grains are from fields
On which there is
Flavor of soil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