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翻译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


 
◎ 杨于军读诗之一四七  (阅读48次)



杨于军读诗之一四七 
——从诗人和翻译而非文学评论角度的阅读
 
 
等一个消息


梁书正
 
 
不知道这段时间会有多漫长
也不知道会有多短暂

每一天,都害怕听到电话铃声
每一天,都尽量不去提到一个地址

祈祷或忏悔多么无用……

对于一个一手把我们带大的老人
我们终于要做这最后一件事情

她等着死

我们在远方
等着她死
 
 
【杨于军读诗】
 
梁书正这组诗都让我沉思人类面对生死的茫然。
想起读过的临终关怀的文章。也想象过将来。还是不知如何面对。这是迟早的现实。
老人常说“半截入土”,这个表达只符合土葬。而现在可以说“半截入火”。
 
一个等死的人,是否真的如“一堆灰烬”,没有感觉没有思想,还是因为一切都来不及,万念俱灰?!
 
等待,也是一种感觉,一种思想,无论清晰还是模糊,总是一种意识在流动。
真的什么都没有吗,就像一株植物?
那么等待,对于“我们”,又是怎样的煎熬,”而除了等,“我们” 做不了什么。
 
要了解诗人真实的经历和感受,没有比读他的后记更直观的了——摘录几句:
“面对这满目疮痍的大地,我没有底气。”
“在学会哭泣之前,要先学会忍住”
“这些年,我一直感谢这些场景和生命对我的教育,感谢这片大地对我的教育。”
“祈祷吧。尽管祈祷也是无用的。”
最后他说,“原谅是个的无用,倘使这些诗歌,能唤醒一些什么,就原谅它的无用,也原谅我的无用。”(2017.1.13)
 
如果能唤醒什么,他的诗就不是无用的。
 
如果能让我们关注人类,关注世界,诗歌就不是无用的。
 
杨于军英文翻译
 
Wait For News
 
 
Know neither how long it will be
Nor how soon it will be
 
Every day we’re afraid of telephone ringing
Every day we try not to mention a certain address
 
Pray or confess, how useless now
 
For an old woman who took care of us all by herself
We will finally perform our last duty
 
She is waiting for death
 
While we are in the distance
Waiting for her to die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