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翻译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


 
◎ 杨于军读诗之一四四 (阅读78次)



杨于军读诗之一四
——从诗人和翻译而非文学评论角度的阅读
 
 春天

 
米绿意
 
 
“我想永远和你在一起,
我想让你记住
如何去感觉——当你在一棵树上。”
 
我认识到,她大多数狂暴的行为
是在生硬粗暴的磨损下。
剥去态度的表层,抹掉手上割痕,
她只是一个小心
显示心中需要,纤弱的女性,
——就是此时的我,
在教堂跪着,有时忘了祈求和回应,
有时睁着困惑的眼睛,
它们同样努力地与睡意做斗争:
 
那时,年轻的她三天后醒来,
鼻尖的汗珠泛着微亮,一颗裸枝上晶莹的涩果;
参差的刘海被汗水浸透,
发梢粘在一起,如灌木丛中的尖刺
半遮住光洁的额头。
 
我把棕榈枝轻轻放在她手里,
她不确定地举到鼻子下,那新生的味道
“闻上去像家”,
她的眼睛涌出泪水。
 
【杨于军读诗】
 
第一次读到这首诗,就惊异于米绿意的描述。
沉浸在一种陌生,又似曾相识的情绪里。
也想知道,为什么标题叫做“春天”?
 
无需置疑,诗人在自我描述的同时,也在旁观自己,仿佛一个他在。
 
这是一个患狂躁症的女生吗?
她抗拒外界,行为狂暴,自戕,内在又那么纤弱,她需要,却不知如何恰当表达,才能被正常人接受。
 
教堂,也许没有比这更合适她的去处了——那高耸的接近上苍的穹顶,壁画里那悲悯的目光,唱诗班虔诚抚慰的歌声和弹奏,以及每个谦卑俯身的灵魂,都那么容易让人感到自己被接受,被包容,被宽恕,被提升。
 
沉睡了三天。是什么让她如此疲惫?和外界还是和自身的争斗?
 
她又是那么年轻。还在人生的“春天”。
 
“一颗裸枝上晶莹的涩果”, 还在树上,没有叶的保护,没有其他果实的陪伴,还没有完全成熟,但是她是“晶莹的”,她在有自己的光,年轻的生命的光。
 
她是需要的,她需要抓住永恒的感觉。
 
当“我”把棕榈枝轻轻放到她手里,她接受了,找到的属于自己的气息。获得新生和回归。
 
“我”找到了和她的世界的联系。同时找回了自己。
 
 
杨于军英文翻译
 
Spring
 
 
I want always to be with you
I want you to remember
How to feel, when you are on a tree
 
I realize most of her wild behaviors
Are compressed by tough rudeness
Peel the skin of attitude, erase the cuts in her hand
She is but a fragile woman carefully
Showing her inmost need  
---that’s what I’m now
Kneeling in the church, sometimes forgetting to pray and response
Sometimes struggling to open my fatigued eyes
Which try in the same way to fight drowsiness
 
She was young then and woke up three days later
Beads of sweat on her nose tip flickering, a raw fruit on bare bough
Uneven fringe soaked with sweat
With hair ends stuck together, like thorns in the bush
Half covers her bright forehead
 
As I placed a palm twig on her hand
She lifted it to her nose unsure, the newborn flavor
Smell like home
Tears welled up in her eyes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