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翻译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


 
◎ 杨于军读诗之一三三 (阅读106次)



杨于军读诗之一三三
 
——从诗人和翻译而非文学评论角度的阅读
 
《速度》
 
阿信
 
在天水,我遇到一群写作者——
“写作就是手指在键盘上敲打的速度。”
在北京,我遇见更多。
 
遥远的新疆,与众不同的一个:
“我愿我缓慢、迟疑、笨拙,像一个真正的
生手……在一个加速度的时代里。”
 
而我久居甘南,对写作怀着愈来愈深的恐惧。
“我担心会让那些神灵不安。
它们就藏在每一个词的后面。”
 
【杨于军读诗】
 
翻译一个文集,读到阿信的诗。前日在一个诗友的推荐里又读到他。才真正关注。好几首都很欣赏:
 
《雨季——给人邻》
 
雨季如此漫长,草原上的小路泥泞不堪,
我去屋后林中
砍两根顺手的木杖,趁着晨雾未散。
(2013)
 
《山坡上》
车子经过低头吃草的羊们
一起回头——
 
那仍在吃草的一只,就显得
异常孤独
 
《在尘世》
 
我们不急,
我们身在尘世,像两粒互相依靠的尘埃,
 
静静等着和忍着。
 
 
最喜欢的是这首《速度》。
在天水,对照在北京。人们不得不加快自己的步伐,跟上时代。诗人在新疆遇到一个与众不同的人:
 
“我愿我缓慢、迟疑、笨拙,像一个真正的
生手…”
诗人久居甘南,对写作怀着愈来愈深的恐惧。
 
我对写作的态度正如韩少功先生所说: 不是谋生之术,而是心灵之道;不是职业,而是修养(——《文学有什么用》)
 
2013年我在北京马永波倡导的“难度写作研讨会”上发言:
 
我们是否对诗歌还怀有敬畏之心,是否像抄经之前一样,净手,静心,坐下来……
 
儿时的记忆:母亲和外祖母从来不会拿有字的纸张去包裹或铺垫什么,我们从小就被教育要对文字怀有敬畏之心。1900年生人的外祖母常以会写自己的名字,认识我们的课本或在报纸抄写一些内容而自豪。
 
而今,我自己写作和翻译,也应珍重,不可亵渎笔墨。
就像诗人所写
“我担心会让那些神灵不安。
它们就藏在每一个词的后面。”
 
 
杨于军英文翻译
 
In Tianshui,I met a group of writers
To whom “writing lies in how fast you type on computer keys”
In Beijing, I met more such kind of writers
 
While in distant Xinjiang, there’s a different writer
“I’d like to be slow, hesitant,awkward, like a true
Green-hand…in a fast-paced era”
 
But I’ve been living in Gannan long, with more awe for writing
“For fear that my writing would disturb gods
Who are hidden behind each word”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