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翻译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


 
◎ 读黎荔《午夜梦魇》 (阅读296次)



读黎荔《午夜梦魇》
 
 
一个夏日的早上,我已经起来,但是感觉依然行走在梦中。
惊异于黎荔所写的一句“今生虚幻,而梦中情形才是真正的人生”,和我的无数梦境何其相似。
 
此刻,我正走向学校,去面对一百多个学生,而不是去机场,奔赴欧洲一个月自由行的约定;也不是去田野,一次漫步目的的远足;
更不是去我自己的书吧,在一间我向往多年的书吧,看书,写作,以文会友,还可以给朋友们提供咖啡,茶点,甚至收留无家可归的人士,只要他们喜欢读书,安静地呆在某个角落……
 
我想一直在这里,门前种上桃花柳树,人们从天涯海角归来,总能找到我;从前生来世返回,总能找到我。
 
二十分钟后,我已经接近校门,车辆和行人渐多,而不是听枝上莺啼,掀起帷帐,推开窗扉,让晨曦为我梳头,然后绣出栩栩如生的花鸟,或者弹奏出淅淅沥沥的微雨和溪流……
 
再过十分钟,我就要走进教室,而不是结庐山间,采菊煮茶;也不能策马仗剑,侠骨柔情,纵横江湖……
 
课后,演算习题,批改作业,而不是诗词歌赋,琴棋书画……
 
傍晚,我会坐在教室门口解惑答疑,而不是举杯邀月,临风起舞;也不会东临碣石,观沧海,咏壮志;更不会血雨腥风,定国安邦……
 
在学校,感觉被他人需要,是无上的满足。我的人生不再荒诞,不再穿梭于“存在与虚无”之间,不再是一个“局外人”。
 
人生无法圆满。梦,一定是上神悲悯人类,给我们的一种补偿。所以,无论清醒或入睡,我们都常常进入梦境。
 
黎荔,我想对你说,即使感觉最孤独的时刻,你也并不孤独。很多此在都如是。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