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翻译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地下漫游》 (阅读6431次)





《地下漫游》
 
从春到夏,懒惰拖着我,
进入地下一条街的场景中。
模特,旗袍,荷花,升起想像的湖面。
 
你默默扫过所有店铺的脸,
那些热闹的脸,那些寂寞的红印
从春到夏,仅仅属于一个小小的钱包。
 
这连锁的世界有愧于读写,
会计职业慢慢令你厌倦,
索德格朗的小诗,此时可以减灭忧烦。
 
你读着自己思想的小蘑菇云
镜子般空望,自己思绪的空中游离,
星星碎了一地,你赤着脚。
 
你想把房子从顶层搬到低层。
你又想着过去的游云,想着
你的不慎重,令自己的世界倾斜。
 
现在,你要咽下苦瓜的果实,
因为上周,在手机,在股票行情里,
你遭遇了十二年“河北钢铁”的滑铁卢。
 
那些总是坠落的股票,
曾是你渴望变好的结局。
这时,还有下午的小偷,神秘现身
 
窃走了你的电脑,让思维突然
陷入停顿,警察司空见惯,在楼下,
他们没有发现摄像头,贼,何其自由。
 
失去了追踪真相的眼睛,世界
只能用“破财消灾”来宽慰。
即使有监控镜头,故事依然会发生。
 
前日,你做梦般去了老诗人罗羽住处,
看到他居住在一艘古老的书船里,
深海珊瑚的万册书,陪他醉行在诗的海底。
 
这就是世界,不依谁的思考而运行,
天上,太阳依然在疯狂馈赠蒸腾,
而你,需要西湖龙井一样的能量。
 
             2017.5.30 


  小 岛                                
 
她在闪耀,有了小岛,                        
突兀梦中,缠着生活的薄雾。                
幼时小岛如鲜花浮出。                         
北方曾托举她,草,在漫跑。                
 
那是梦,在午夜无人大街滚动。         
一个专属于她的瑶池。                        
她从小就活在那座小岛。                
小岛,如仙童,美而随意。                
 
一天,她在海腥中沉睡。                
有艘大船悄悄把她掳走,                
带她到一个城市喧嚣。                        
幼小她,不记得岛在何方。                
 
她再也回不去——                                        
无法再找到无名的小岛。                
她梦中,常梦到落泪的岛。                
渐渐长大,太阳下的挫折、                                       
快乐,让她开始追忆那岛。                
 
她们和他们,心中皆有小岛,                        
别人无法探寻,也不让别人             
打扰的岛,岛上一切,                        
也不让人知道。受伤的                        
她和他,可以偶尔藏进岛上。                
 
在人生中途,她决定去找寻                
她的小岛。但小岛,已被海水                
腐蚀、淹没。她开始在内心                  
筑起不消失的小岛。围着小岛的        
帆,已发黄。岸边椰果,在旅行。        
 
她已是远处晦暗的灯塔。                
只要想到小岛——                        
她就会发着光,就有一条                
分开城市的空中小路,直通到                
那茫茫海上,颠簸不尽的小岛。
        
             2013.10.7  
 
 
       独白
 
满月把石渠清水,倾注下来,
落入人间纷杂,迷茫的泥塘。
 
昨晚的铁桥,骑着夜河的黑马,
在六月,遭遇盲人般的闷热,烦杂。
 
为了生活而生活,多少人失去了生活。
命运之中,我们的透明蝉翼,彷徨又彷徨,
中年,不允许合理的休憩。
 
信仰是文字,自己把丢失的自己,捡起。
植物,植物,始终走不出自己的枝影——
除非高大的死亡后,亦可重生,改变了名。
 
你看没有翅膀的蜗牛,螺旋的小房,
缓缓爬上榆树干,它渴望夏风翻滚绿叶的自由。
 
年老的歌唱者,在自由一颤的湛河边,清唱着。
戴墨镜的夏夜,抱着月亮,站在台阶上。
 
                         2016.6
 
 
 
夏夜
 
白色彩虹桥,被夏夜拍摄成竖琴
桔色灯下,缩小的车辆自由弹唱
模糊车影,拨动黑色桥弦
 
河流上方的舞台底部,仰视高空
那里钉着一颗傲视地球的孤星
另外两颗小弱星藏在叶中,星语聊着
 
忽明忽暗,无法预测,深渊的高远
明亮,是释发出的巨石之光
握住柳树温暖的软绿鬃毛
 
夜,赠我一枚纤细柳叶
浮在掌心,又把绿魂丢弃在夜的长堤
夜的烟火,用恐怖声音,引诱暗河的目光
 
世界突然显现瞬间的炫彩
沉河对岸,腾起裂变的美
意识已经缺失初见烟火的热情
 
那孤星依旧在宇宙间与我对视
彼此联合孤单的空间
这与年龄有关,这与黑暗有关
 
                 2016
 
 
与友夜饮,走湛河堤
 
 
停泊在夜十点的湛河草地,累。
这时,柳树陷入静止,减轻了世界。
柳枝的长发隐藏我们,与黑夜重合。
 
青蛙家族,年轻青蛙在“滚瓜”中取乐,
我们做了他们的听众,
大合唱在夜城的河流上拍打行进。
 
蒿草在暗影中,失去原始的色彩,
我们依然知道它们秉承古老的绿。
视觉,瞬间被醉意的判断改写。
 
对面河堤路灯,敢于把影子投入水中,
复制另一个燃烧的我。
 
只是在夜里,大自然的心理气味
包围了深深呼吸的黑暗河堤。
 
蒸腾的酒伸出双手,触动了
异乡女儿的长发,传递,
长夜有长夜的永恒睡意。
 
你们飘过来,不停重复一个话题,
甚至同一句话,你们到底在辩论,
还是因为泸州老窖,导致蛙鸣般的兴奋。
 
某个路人飞过,拖着无形的翅膀回家。
前方,灯光装饰的桥,一个明亮的幻梦
将我们风景般覆盖。
 
              2016
 
 
 
   剥葱女工
 
她在剥葱,弯腰坐在小马扎
仿佛系着围裙,缩小的摆钟
 
带袖紫色围裙,套在黑棉衣外
她弯腰,直起,无声敲响了某个世界
 
夹着白发的黑发和脸,被尘土和风搅拌,凿刻
酷似铜像,她的眼神向下直射
 
焊接住一大捆被抱来的葱
长长,粗粗葱白,望不到她眼神
 
她的手,混着葱须泥土,粗糙黑色金属
机械工作在葱皮粘液中
 
黄色旧外衣被剥掉,破碎的绿葱
触角被摘断,一棵棵码好
 
她重复着,重复剥着自己
剥出家中的晚餐:一斤葱代表一
 
站在穿着透明外套的一垛芥菜前
指针上有指针,暗自观察,浇铸着
 
     2015
 
 
 
八月与冯新伟、张杰、北渡在鲁山下洼村,冯新伟家一聚
 
你的院里,住着年长的榆树,
榆钱香气,绿进夏天的树荫。
某个知了,某日歌罢时,
会从枝头,带着透明翅膀跌落。
 
瓦盆,开着你并不关心的白海棠,
还有几株兰草,根的两侧浮出嫩芽。
回忆坐着木质秋千,现实中荡来荡去。
小孙女塞进老诗人手中一把秋山楂。
 
韭菜,在铁水桶陪伴下,不断长大。
淘气的小黑狗,暂时在两米外,
失去了自由。雪后的某天,你会在
家的屋顶,借着铲雪的理由远眺——
 
年轻时,看到屋后那列焦枝线上的火车,
已变成天空的一朵火烧云。你年迈父亲
客厅内泡的热情茶,随阳光穿过竹篾,画亮
银灰桌面,并小心涂上,竹帘的透明阴影。
 
三个中空,蓝白矿泉水瓶,正寂然,
听你朗读《一个少年在奔跑》。
众人说你过的异常贫苦,殊不知,
你可经常拥有深潭绿水般,安静的下午。
 
床上码堆整齐的文学书籍,和你从不肯
丢弃的红皮手稿日记,为你装上诗的马达。
此刻,灰尘溜进你的室内,悄悄打盹儿,
白墙上,正滚过你迫不及待的铅语。
 
           2014
 
香山寺
 
那天,鸽子,白色鸽子飞过寺庙
香柱上的气流,对天马的追逐
和乡野的玉矿,都立在蓝色佛塔尖
 
只有塔,灰色塔,倾听着圣地
大剑戟梵音里的魔音,那天
香雾漫射这座馒丘上的寺院
 
穿黄褐袍子的年轻修行者
唱诵着我不懂的经语降示
新修寺门,是寥落蓝天的天赐
 
其实高处还有一个门
那少年时来过的山门,石磴
在涣散迷离光线里缓缓回放了昨日
 
  2013
 
 
我为内心的蓝色知更鸟包扎了伤口
 
 
清晨,太阳开始旋转光线的魔方;
清冷,默藏着最高希冀。
 
浑浊河水在这个城生根,
落寞犹如有纹理的锰矿石。
 
游船,是否做过行驶在
大西洋上的蔚蓝之梦——
 
那年轻的群楼景观,是否
知道意大利的凌空存在。
 
逐渐抬升的塔吊,机关枪似的
伸出枪管,凛然于避雷针之上……
 
我被疼痛袭击,在桥上浮起,
身后是车辆飞过地坑的轰响。
 
此刻,忘忧花站在叶子上涌来。
我为内心的蓝色知更鸟包扎了伤口。
 
          2013
 
 
被热闹贩卖的路
 
这是一条滚涌各种人的路,
但此时它却不能算作路。
这是平原一个小城的早市,
天未亮,你就能听到嘈杂嗡鸣。
 
机动和电动三轮车驶来了,
满车的萝卜想把车压弯,
卖萝卜的老汉把刚出土的
绿萝卜铺摆在路边。
 
卖肉的女人捡起半截砖块,
把她卖肉的摊子架的更稳。
一个面容姣巧的女孩子,
站在黑幽幽矮板凳上,
 
在她简易的高铁架小药摊后
喊着甲沟炎,灰指甲,
年轻的喇叭声
震扰着行人的耳膜。
 
大桥下,传来发动机研磨黑豆、
黑芝麻,轰隆的机械声。
远方的人在想家,这是
一个残疾人在秋鸣——
 
嘴边的麦,透着时尚,
他坐在自制的简陋滑动木板上,
我却找不到他的双脚。他沉缓的歌,
换来路人丢下的一元纸币。
 
卖韭菜的老人依旧捆好韭菜,
码在台阶上;卖包子的女人穿着
黑短裙,对着自己男人呵斥着;
卖苹果的男人喊着苹果便宜了……
 
沉甸甸人群不断从晨路冒出,
邻居们偶尔也会打个招呼。
这只是这条路的某个小段,
九点之后,车辆会一辆辆快速驶过。
 
早市的凉气,被热闹贩卖的路置换,
我走在人群中犹如走在一个人的海底。
这些小贩会被城管和环卫工清扫
消失,连片菜叶都没留下。
 
          2013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7年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