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翻译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独自看桃花》 (阅读2855次)




《独自看桃花》
             
早晨,车外掠过一片桃花的身影,
沿着土路边缘,我感受着花神的召唤——
独自去看桃花,不然,就会辜负春天。
柳树,晃动着优美的绿色钟摆
告诉我风的存在。
 
喜鹊,骄傲地舒展双翅,摆着绅士造型。
一条小路把我引离喧嚣,层层屏障也无法阻挡,
在这个季节黯然失色的冬青,开着白花的梨树和柳树。
 
黄色土路蜿蜒,蒲公英打着热烈的黄伞,
此刻是正午,路上一个人也没有——
我看到了远处的桃花,按捺不住地惊喜,
途经桃林的小路,有几处隆起的土丘。
 
向前,有点恐惧,还好,只是几个正常的土丘。
桃花,正在麦田的后方等着我,粉的世界,冲击着我,
走过麦田,我接触到了桃花,正被镶着钻石的光线敲打。
 
十几棵桃树凑成了这片桃林,
没有叶子的桃花,簇拥在褐色树枝上,
粉嫩多层的薄薄花瓣,轻捻即碎,
香气,在正午,俊秀,和蔼地徘徊,完全释放。
 
香味,恰到好处,却又超出了梨花的内敛。
蜜蜂,晃动着单薄的翅膀,在花朵间劳动,
他们在偷吃着香甜的花蜜,我们
在等着偷吃,他们辛勤劳动后的果实。
 
白的粉蝶也加入进来,它们带来了飞舞,
来配合蜜蜂的嗡嗡鼓声。
这会儿,你不用担心蜜蜂会袭击你,
因为他们正醉心于自己的工作。
 
还是继续向前吧,小路的另一边,
在芭蕉树的身旁,有株低矮的桃花,
在地面便分为十几个枝条,上面缀满了红色花苞,
正在酝酿突然裂开的情绪。
 
与之前的桃树相比,它已发出稚嫩的叶子,
独有一朵,立在枝端,悄然怒放,
单个花瓣,如同梅花一般。
 
不远处,那棵白桃,我曾怀疑它是不是梦幻,
满树花朵向我招手,而一条沟壑,横在我们之间,只能远观。
继续向前,一户人家出现,青的瓦房,几株高大的梨树,
梨花正在阳光里璀璨放光,我走过去,并未发现主人。
 
而天空中,似乎有许多人,正在呼喊,
在飘荡着,模糊走过。
回过头,喜鹊在寂寞而辽阔的麦田上飞过,
飞向高高杨树上,它们模糊的家——
那“喳喳”的叫声,同样模糊而空灵。



《地下漫游》
 
从春到夏,懒惰拖着我,
进入地下一条街的场景中。
模特,旗袍,荷花,升起想像的湖面。
 
你默默扫过所有店铺的脸,
那些热闹的脸,那些寂寞的红印
从春到夏,仅仅属于一个小小的钱包。
 
这连锁的世界有愧于读写,
会计职业慢慢令你厌倦,
索德格朗的小诗,此时可以减灭忧烦。
 
你读着自己思想的小蘑菇云
镜子般空望,自己思绪的空中游离,
星星碎了一地,你赤着脚。
 
你想把房子从顶层搬到低层。
你又想着过去的游云,想着
你的不慎重,令自己的世界倾斜。
 
现在,你要咽下苦瓜的果实,
因为上周,在手机,在股票行情里,
你遭遇了十二年“河北钢铁”的滑铁卢。
 
那些总是坠落的股票,
曾是你渴望变好的结局。
这时,还有下午的小偷,神秘现身

窃走了你的电脑,让思维突然
陷入停顿,警察司空见惯,在楼下,
他们没有发现摄像头,贼,何其自由。
 
失去了追踪真相的眼睛,世界
只能用“破财消灾”来宽慰。
即使有监控镜头,故事依然会发生。
 
前日,你做梦般去了老诗人罗羽住处,
看到他居住在一艘古老的书船里,
深海珊瑚的万册书,陪他醉行在诗的海底。

这就是世界,不依谁的思考而运行,
天上,太阳依然在疯狂馈赠蒸腾,
而你,需要西湖龙井一样的能量。
 
             2017.5.30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7年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