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翻译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陈嘉印象录 (阅读703次)



  高中毕业四年后,我于1978年秋天幸运地搭上了拨乱反正的时代列车,通过全国统考进入了高等学府的大门。开学典礼之后,南大外文系又搞了一个新生欢迎仪式。第一个发言的是系主任陈嘉先生,他中等身材,精神矍铄,声音哄亮,看不出是一位年过七旬的老人。陈先生话不多,只讲了三点:一是体育锻炼,二是政治学习,三是专业课程。第二天,他又把我们这些英语专业的新学员召集到一个大教室,开口就讲了一大段英语,那时,我们的英语才学了点皮毛,听力更是不行,要不是陈先生接着译成汉语,我们就很难领会意思。原来,他在给我们谈如何打好专业基础呢。
  从第三学期开始,我们有了“英美概况”这门课程,是和77级的同学一块,在教学大楼的202电教室上的。讲课人恰恰就是陈嘉教授, 他凭借自己做的卡片给我们讲课,因为当时刚刚“解冻”,百废待举,有关介绍欧美国家的现成教材几乎还是空白。文革中,他遭到迫害,人被打,家被抄,吃过不少苦头。从“牛棚”解放出来后,他再次成为英美语言文学教研工作的带头人,身体虽大不如前,但他劲头十足,进出外文系办公室时总是乐呵呵地一路小跑。陈先生是外文系的大忙人,不仅领导外国语言文学系和外国文学研究所,而且同时担任本科生和研究生的教学工作,还要为被“文革”中断了的全国高校教材《英国文学史》继续在打字机前披沙拣金,呕心沥血。
  陈嘉这位全国知名的英美文学教授和莎士比亚专家,是我这个来自江海平原的农民子弟认识的第一个大学教授,听他讲课真可谓耳目一新,醍醐灌顶。熟悉他的南京同学说:“杨周翰、许国璋这些名家还是他的学生呢!”陈教授给我们上课时,从头到尾讲外语,遇到一些特别术语或冷僻词语时,他就在黑板上写出中文意思。“台上三分钟,台下三年功”,包含着厚积薄发的道理。眼前这位在课堂上谈笑风生、挥洒自如的陈嘉教授,所积累的又何止是“三年功”啊!陈先生1929年毕业于清华学堂后赴美专攻文学,先后获得威斯康星大学学士、哈佛大学硕士、耶鲁大学博士学位,1934年学成回国,二十八岁就当了教授,先后执教于浙江大学、武汉大学、西南联大、中央大学和南京大学。听说1964年纪念莎士比亚四百诞辰时,年近花甲的陈嘉还自告奋勇地扮演过哈姆雷特。他当年的学生、我现在的老师还记得他在台上声情并茂地朗诵哈姆雷特大段英语独白时的动人场面。眼下,讲台后面放有一把藤椅,陈教授只是偶尔坐下讲课。他用英语抑扬顿挫地讲授着,时而对着话筒,时而推开话筒,和蔼的表情里充满了睿智与风趣。每逢板书,就“哗啦”一声拉开藤椅,“豁”一下站起身来,这种近乎夸张的动作,使我们忍俊不禁。
  期终考试前下了一场夜雪,原定是上午八点钟开考的,我们七点半左右赶到系办公室时,嘴里还在说“老先生今天是来不了啦”。谁知话音刚落,只听“嘟嘟”两声,一部黑色上海牌轿车把陈教授给接来了。这次考试,三个人一组,采用口试方式。当我们组被叫进去时,只见陈先生戴着助听器,笑眯眯地看了我们一眼,就让我们抽签,然后根据签上内容叫我们回答问题。我们由于平时听课认真,加之采取了“抢说、多说、大声说”的应考“对策”,从陈老先生手中夺得满意的考分。走出考场时,三人不约而同地开怀大笑。打那以后,我再也没有碰到如此开心的考试了!   
  陈嘉先生虽已驾鹤远去,但我耳边还会响起当年回荡在202 大教室的几个发音特别、被陈先生一读则更为与众不同的词语:Armada(西班牙无敌舰队), Magna Carta(英国大宪章),还有Renaissance(文艺复兴)。这几个词, 分别出自西班牙语、拉丁语和法语,我是第一次遇到,但正是由于陈嘉先生振聋发聩般的读音, 使我从此印在脑海,  记在心扉了。  还记得,  他把莎士比亚的英文Shakespeare拆开,说是“挥舞鱼叉”的意思……我们的思路, 跟随他那诙谐的语言、生动的讲解和引人入胜的叙述,穿越时空,恣意纵横。如今,斯人虽逝,言犹在耳,陈嘉教授的音容笑貌并没有消失,仿佛就留在我的书架上,留在他的英文著作《英国文学史》和《英国文学作品选读》之中。每每想起先师,我心中的偷懒懈怠之念便落荒而逃!
                          
(《扬子晚报》曾于1998.2.24刊登此文,标题则被改为《陈嘉老师》。)


戏作打油小诗一首:

Renaissance,Armada,
还有Magna Carta,
巨制英国文学史,
铿锵最忆老陈嘉!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6年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