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翻译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致西思翎》 (阅读767次)




欧阳关雪:《致西思翎》
 
远隔一个海洋的你,翻译了《小岛》,
我的《小岛》,飞过了无数的小岛。
你有荷兰郁金香的眼睛,
火烈鸟一样的长腿,
白云游子,你从美国跨到了中国,
出现在宝丰,平顶山西站,
风车般的微笑,代替了拥抱。
你像一个测量员,翻阅着河南,
带着破译河南的力量,开始飞行
抓拍下涌进镜头的河南风貌,
你是西思翎,你来了,和优雅的田博士。
鲁山下汤的雨,把我们约进阳台,
铁艺的栏杆外,雨雾煮着平原
竹林的迷蒙,被教堂般的蛙鸣伴奏,
不同的语言,诵读着相同的诗篇。
我们甚至谈到了朝鲜战争和朝鲜,
美国与中国的差异,我们的谈话
是鲁山温泉,温暖水滴飘在空中。
我们也探讨了《艺术是更多》,田博士
译出真实的欧洲之音,内心的歌声,
黄昏,把暮色涂满开放的阳台,进入
清凉交谈的雨夜。鼓词艺人的说唱,
铜板弹出两种国度的认知。而你带来
西方艺术复杂的图像,投影仪
打出彩绘玻璃的巅峰之作,
我们感叹着匠人之心,智慧的油画,
你讲出了欧洲的透视和唯美。
河南博物院活着的青铜,让观察的
时间变慢,中国茶,书法,汉代画像砖,
光源般照亮了欧洲思维。突然,
你们乘着巨大银鸟飞离了中国,
而古老的中国,一块古老的巨型磁铁,
正慢慢转动,把无数的铁块吸引。



《11月14日,重雾霾中》
 
风油精从黑提包内跳出
跌破了自己,绿油弥漫
使其痛苦,却难以停止
窗外的白色雾霾也在弥漫
对面商场,已被雾霾沉浸
十米之外,模糊成隐约边框
我刚刚逃离雾霾,一个人
逃进没有雾霾的办公室
一个人怎能被雾霾吞没?
原谅所有人给你带来的不快
包括你周围的人,原谅他们
心会伸出一双小手
擦掉心镜上的雾霾
风,摇动自己的蓝色旗帜
却无力否决这重度重金属颗粒
我们一起等待想像的明境
粉色月季也在无声等待
等待这世界白色结盟的终结
谁又能擦去这世界所有的雾霾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7年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