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翻译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 欧洲四首 (阅读1071次)



1、凯旋门
 
站在12条道路的尽头看它
总像在仰望
它的金黄色调,不同于埃及神庙苍凉的黄
两者的差异,不是一种胜利
覆盖了另一种
行人无法从地面接近它
穿过地下通道,你也未能走进它的核心
门廊下,风
谨守苏格拉底的无知原则
牺牲者的名字,在墙壁上沉默
此刻,涌来的肉体芬芳
如水花闪耀
这一切,纵使明白
亦归于寂寥
胜利的祝辞,在时间深处萦绕,或消散
 
2016-3-14
 
2、圣母院的钟声
 
*
 
受制于一种向上的欲望,使徒们
挣脱了石头
而石头,挣脱了自身
形式与修辞,架构起一个空间
 
蜡烛点燃
管风琴轰鸣
光,落下
你触及的空气,亦是一种恩泽
 
玻璃柜中古老的藏品
是敞开的密道
迷失再归来,时间静栖于你的肌肤
最后一个密道尚未敞开
 
*
 
在墙角边排队等候登上钟楼的人
表情冷漠,却保持着默契
他们同时移动,像一条稀疏的珠链
马路对面
一大群来自中东的劳工
清一色的中年男性,钻头似的
目光,射向队伍中
亲吻的情侣
一阵突然的凉风,使所有人缩紧了肩膀
 
*
 
从幽暗的旋转楼梯抵达钟楼
卡西莫多如约缺席
虚构他的人,因他而永生
卡西莫多亦活着
可以聆听:他用身躯撞响铜钟
愤怒在四壁回旋
每个有月亮的夜晚
如霜雪融化,浸透黑暗的礁石
卡西莫多沉默。钟楼外
圣像垂首
其悲悯的身姿
足以击碎世人的心脏
 
*
 
当钟声飘过塞纳河,香榭丽舍大街
倦怠的游客,止步于
某家店铺
皮革与丝绸的反光
使他们欣慰
同时抹除了一切微小的暗流
 
2016-1-23
 
3、巴黎地铁
 
巴黎有一副强大的胃肠
当某位无名艺术家
在通道奏响一只小夜曲
脚步匆忙的人
心头凛冽
身体中莫名的痉挛
恰如一个个不起眼的站牌
 
2016-2-21
 
4、柏林犹太人纪念碑
 
林立的石碑,模仿了一种法则
文字被省略,连同
无数鲜活的生命
石缝间萌生的绿试图安慰
但无字碑裸露的荒凉
是本质性的,噤住深思的喉舌
就像我们的始祖
从荒野走来
杀戮,深入骨髓
祷告的词语,总是更新太慢
 
2016-3-22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