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翻译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 史蒂文斯:气候·梨·水·修辞 (阅读888次)



1、我们的气候之诗

史蒂文斯/倪志娟译

I
 
清水,在一只明亮的碗中,
粉色,白色的康乃馨。光
在房间里更像一种雪白的空气,
映射着雪。一场新雪,
在冬末,在下午返回时,落下。
粉色,白色的康乃馨——一个人所渴望的
远多于此。日子本身
被简化了:一碗白色,
冰冷,一件冰冷的瓷器,低矮,圆满,
除了康乃馨再无别物。
 


即是说,哪怕这真正的质朴
清除了一个人全部的痛苦之一,隐藏了
被邪恶合成的,至关重要的我,
让它在一个边缘明亮的,白色的世界,
清水的世界,焕然一新,
一个人仍会渴望更多,需要更多,
多于一个白色的、雪意弥漫的世界。
 

 
将仍然保留了从不停歇的意念,
一个人因此渴望逃避,回到
很久前被创造的所在。
这种不完美是我们的天堂。
请留意——在这种痛苦中,
既然不完美在我们内心如此炙热——
愉悦,停泊于有瑕疵的话语和顽固的声响。
 

2、对两只梨的研究
 
史蒂文斯/倪志娟译
 

 
教学小案例。
梨,不是维奥尔琴,
裸体或瓶子。
他们不同于别物。
 

 
他们是黄色的形式,
由膨胀到底部的
曲线构成。
他们被触及,变红。
 

 
他们不是拥有曲形轮廓的
平坦表面。
他们是圆形的,
顶端逐渐变细。
 

 
在他们被塑造的过程中
有小块的蓝。
一片枯硬的叶子
挂在枝干上。
 

 
黄色闪耀。
它闪耀着不同的黄,
柠檬黄,橙和青绿
在果皮上绽放。
 

 
梨的阴影
是绿布上的一团团。
梨并未被看见,
如观察者所愿。
 

3、这杯水
 
史蒂文斯/倪志娟译
 
玻璃将在热中融化,
水将在冷中凝固,
表明这种物体只是一种状态,
是两极之间的多种状态之一。因此,
在形而上学中,有这些极点。
 
这里,在核心,站立着玻璃。光
是俯身饮水的狮子。那里,
在那种状态中,玻璃是一个水池。
他的眼睛是红色的,爪子是红色的,
当光俯身打湿他泡沫状的下巴
 
在水中弯曲的野草旋转着。
那里,在另一种状态中——折射,
形而上学,诗歌可塑的部分
撞毁在意念中——但是,肥胖的约康达斯,挂念着
站在核心的,并非玻璃,
 
但是在我们生命的核心,时间,日子,
是一种状态,是正在打牌的政治家之间的
春天。在一个原住民的村子,
一个人仍要去发现。在狗和动物的粪便之间,
一个人要继续与他的理念搏斗。
 
 
4、将这点加入修辞
 
史蒂文斯/倪志娟译
 
它被摆好,它被摆好。
但是在自然中它仅仅生长。
石头屹立于正在降临的夜晚;
乞丐沉入睡眠,
他们摆好自己和他们的破衫。
壳……淡紫色的月光洒下。
建筑在空中站好,
如你所画,云,
纯灰色的,珍珠状的,深奥的,
等等……在你言说
你排列的过程中,事物被摆好
它们在自然中仅仅生长。
 
明天,当太阳
为了你全部的意象,
如太阳那般升起,公牛之火,
你的意象将不会留下
丝毫踪影。
语言的,绘画的,音乐的
姿态——她的身体躺下,
精疲力尽,她的胳膊垂下,
她的手指触到地面。
在她之上,左边,
一抹白,是模糊的,
没有成形的月亮,
地窖中一只睫毛掩映的眼睛。
感觉创造了姿态。
它在其中走动,言说。
这是人像,并非
一个逃避的隐喻。
 
加入这点。它应被加入。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