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翻译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 史蒂文斯:一个旋转的念头 (阅读902次)



    翻译史蒂文斯让我悟到,所谓翻译不过是译者的一种精读罢了,它永远属于诗人,它不会是译者的成果,它甚至也很难向读者敞开。

一个旋转的念头
 
[美]华莱士·史蒂文斯/倪志娟
 
Ⅰ.机械的乐观主义者
 
一个即将死于糖尿病的女士
听着收音机,
听到了微弱的酒神颂。
于是天空聚拢咩咩叫唤的羔羊。
 
她无用的手镯深情地颤动,
荡起美妙的漩涡,
神的理念不再喋喋不休,
在她冷漠的卷发根部。    
 
阿尔卑斯山的理念变大,
然而,尚未成为寄托死亡之物。
仿佛更为宁静,只是去死
去消逝,躺在最华美的驳船上,
 
伴随平常之物的
解说,以一种愉悦的声音,
就像圣诞前夜及全部的颂歌。
濒死的女士,欢喜,欢喜!
 
Ⅱ.神秘花园与平庸的野兽
 
诗人,大步行走在卷烟店,瑞安午餐店,
帽店,保险公司与药店之间,
否认抽象是愚昧之外的
一种恶习。这些是他的地狱之墙,
一个石头空间,一个无法解释的基座
及凌驾于可能的形容词之上的山峰的空间。
一个人,人的理念,是空间,
是他在其中漫步的真实的抽象。
人的理念时代,维吉尔垂落的
斗篷和言辞,是他行走之地,
是他的赞美诗蜂拥而至之地,英雄的赞美诗,
大山的合唱和道德吟诵,
是幸福而非神圣,是高扬的幸福,
是白昼的赞美诗而非群星点缀的韵文,
是神的理念与人的理念,
神秘花园与平庸的野兽,天堂的花园
与既创造花园、又为花园创造人类的他
之间斗争的赞美诗。
 
Ⅲ 罗马式虚构
 
他寻找一个尘世的领袖,一个站着,
没有羽饰,没有帽章,
仅仅作为人之子,人之太阳的人,
外表是队长,内心是圣人,
 
是松树,柱子和牧师,
是声音,书,隐藏的井,
是迅捷者的盛宴和硕果似的星星,
是父亲,冥顽之鼓的敲打者,
 
他,在午夜弹拨吉他,
弹拨孤独,屏障,巴黎的
波兰人,歌唱和哭泣的人,
弹拨在胸中构想夏天的冬天,
 
弹拨被攻击,打雷,被照亮,
却仍然庇护夏天之矛的投掷者的夏天,
带着他全部的,并非神的,而是人中之人的
属性。人的天堂即他们自身,
 
否则就是地狱,漂浮着他们的血
和他们濒死时回荡的哭泣,
一种被吟诵的命运,一种先于他们之死的死亡,
这个种族,歌唱,流泪,却不知缘由。
 
Ⅳ.领袖
 
且看这个道德家,西班牙绅士,
以晨星为娼妓,
穿戴着金属,丝绸,石头,
丁香,蝉和他的跳蚤。
 
多么严肃,他读一本书,
直到鼻子变瘦,绷紧,
知识触及他的心,
它腐蚀性的毒药,持续半夜。
 
他喜欢人高贵的作品,
金色的建筑侧面环绕早晨的广场,
青铜流淌在灰色的光中。
他对自己哼唱出那样一个计划。
 
他坐在被露水打湿的乞丐中,
听狗对着干巴巴的骨头狂吠,
孤独地坐着,他的大脚趾像一个号角,
这核心的瑕疵,在阳光普照的清晨。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