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翻译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2016上半年已飘逝》(外三首) (阅读769次)





《2016上半年已飘逝》
 
裁纸刀冷酷裁开那页A4纸,
贴进黑色桌面,凝固,
我看不到幻想中的白色血迹。
 
裁纸刀如微型铡刀,
裁剩余的那列白纸,
是四分之一宽幅,也是一首诗的宽度。
 
我拒绝了键盘观察我的神情,
日子的隐秘水笔跳上纸面,
2016上半年在酷暑中飞行,
 
众多追债人开着面包车,
追逐着众多欠债人的影,
堵住众多某公司的大门。
 
被新闻曝光的巨额贪腐款
何时变为教育的地基,
楼市泡沫,没过了都市无房者的肩膀。
 
送水工在我面前计算着,
扛多少桶水才能换回
一套房的巨大时间差异。
 
杜甫的茅庐为秋风所破歌,
化为遥远背景,模糊废墟里
杜甫有片能让草庐站立的地基。
 
住在医院里的陪护者,
认真计算家中的人民币
与白色账单的落差。
 
煤城的矿工今年也突变了工作轨道,
跳来跳去的工作,只为求生存的自己。
 
 
《一九八四年的六一》
 
“六一”是摆在地摊上的连环画
二分钱租一本,却不能带走
绿树荫下,戴红领巾的少年满头汗珠
 
“六一”敦促河滨公园的转椅
一圈又一圈,转晕了我们
那跷跷板的游戏
 
从水磨石大象滑梯的腹中穿过
一遍又一遍,如今,大象仍停留在那儿
 
“六一”聚齐的几个同学,慢悠悠测量了
从焦化厂走到河滨公园的漫长路程
 
能够买本小人书带回家
藏在心里,小小的发光
 
“六一”与手牵手蹦跳的孩子
黄的、红的,多胞胎的气球
逃离了我的手心
 
“六一”带走了五分钱一碗的酸凉粉
乳白色的老冰棍
 
那年,我丢了观影的小板凳
“六一”让免费露天电影和《九色鹿》
飘浮在“一九八四”的奇特空气中
 
               2016.6.1
 
 
《远郊,冬季的玻璃幕墙》
 
咚咚闷响,震动了忙成绿色的我。
外间的玻璃幕墙有变,
自爆的墙,在任性地自爆。
 
重物的怪叫跌落碎屑,缀亮灰地毯。
长方玻璃墙,依然穿戴着不锈钢帽,不锈钢靴。
玻璃膜裙子,如同秦国武俑的腰带,
兵马俑古战场,就在眼前,却无法还原。
 
墙,冰裂出无数玻璃盔甲,
手边的计算器,目瞪口呆。
自行毁灭的玻璃墙,与众不同起来,
首先,它模糊了室内人与室外人的视线。
 
斑纹缠身的墙,突然不同凡响的光,
协助裂墙璀璨,无法计算的璀璨,
有过度的浪费,细看精美,透明的网状冰花,
 
彩拉花划过我的思维,触碰过去——
裂成众多休眠元素,
肉眼无法看到元素间的间隙。
 
圆灯影,通过玻璃墙,传到室外走廊,
室内人便以为走廊的灯亮了。
圆灯上演的秦国月亮,空挂在墙上。
 
玻璃在释放复杂弧线,我在忙里偷闲
观察大网的衰落,会计室的预算被阻隔
玻璃墙内,外面,飘着自然的雪花。
 
                     2016
 
 
《雪降落2016》
 
阴霾天空,产下惊喜,
惊喜,是白色的生物雪花。
即便你不同意它们是生物。
 
天地,忽然拼了一个单词suprise,
轻飘飘,那单词就醉意降落。
雪花,浮柔的封存画,大而密,
满足了进一步奢求,慢慢抛洒这些雪孩子。
 
在雪的星系,有一层白色薄饼干。
我们被烙在雪面,
有小鸟、小星的轮廓,有图案。
 
始终看不到风,但知道它来了,
淘气地,摇晃树枝和世事,
没有建筑阻挡它。
雪,在地面绘出不规则图形。
 
我们,也绘出不规则人生。
某个蓝小屋,被雪覆盖了吧——
如果我们的燃烧,也被雪覆盖。
 
我决定下楼,去接受雪的覆盖。
咯吱的雪,捕出脚底的摩擦之音。
雪花,不经意划出视线,
找不准落下的位置,也无法返回。
 
雪,被半空的手,握成小冰,
我敲完这首小诗,冰已消失,
不规则水龙,静卧在桌面。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7年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