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翻译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散文七篇 (阅读761次)



欧阳关雪   散文七篇

《纪安》
《头顶的月》
《登南京长江大桥》
《写给将到的十五的月》
《在徐州高三的教室里》
《有你的城市,我很安心》
《我的那些花儿》




欧阳关雪:《纪安》
   
  纪安是我家楼下邻居,纪安又是张杰的初中同学。纪安曾在早市上卖过自己做的蛋糕,目前仍在早市上卖鸡蛋、鹌鹑蛋、变蛋。
  为了做蛋糕,纪安花了一万多买了烤箱、打蛋器等做蛋糕的机器及用具,并且在网上学会了做蛋糕。那段时间,经常看到纪安在家与摊位之间小跑,不是端着装满鸡蛋的筐子就是装着蛋糕的托盘。
  纪安至今未婚,73年的人,听张杰说纪安在他三十年前上初中时喜欢班里一个相貌平平,成绩优异的女生,那个女生居住在东郊的杨西村,憨憨的少年纪安表白失败后,很受打击,当夜一点敲开同学张杰家的门,让张杰陪着他,两个少年沿着光明路、矿工路再转到新华路,最后到杨西村后再走回来,这样兜个大圈圈,直到东方发白。少年张杰当时并未读懂少年纪安的心境。
  转眼少年纪安还是考上了一中,一中从那时到现在都是平顶山市不好考入的高中,之后和那个女生通过一段书信,然而纪安在高考那天,仅仅考了第一门语文后便弃考了,原因只有自己知道,再后来纪安去了南方打工,一去十载,很少和家人联系,直到父母身体出现状况后才返回家乡。
  2018年元旦,纪安喊张杰吃饭,张杰喊了我。我们想着不能让纪安破费,纪安本来打算带我们去吃香辣虾的,但被我们带到了银记烩面,我们想着和他一起吃碗烩面就好了,不想刚一入座纪安又是牛、羊肉又是鱼的,点了三个大菜,吓了我一跳,我连说吃不了,我和点菜的大姐说鱼不要了,结果不知是那大姐没明白还是故意着,依旧端上了一条红烧鱼,让我们整的很不好意思的。我问纪安卖鸡蛋时有没有碰见过同学,他说有一次他见过一个同学,喊了人家,但是人家好像在什么局上班,他自己觉得和人家身份地位有很大差别,因此后来也就没有联系过。现在纪安联系的同学也只有张杰了。
  纪安父母去世后,留下了一个一楼的三室一厅房子给纪安,临街的房子,纪安出租了三间,只剩了一个小客厅做卧室,还有一小厨房和一小卫生间,他自己在临街上做个小生意。偶尔上楼路过他家门口时,看见他的客厅里堆得满满的,高高的,我说纪安你现在不用做生意也饿不着,他说,那会行?我还年轻,闲着算怎么回事?
  纪安几乎不喝酒,今晚他和张杰要了一瓶2两的泸州老窖,一杯酒下肚,纪安兴奋地告诉我们他和他姐姐商量好了,买他姐姐家的房子,先给他姐姐十万元,以后再逐年付,我说,不错啊,纪安。纪安说他姐的那套房子正好是一楼,他准备在那里自己做变蛋,自己做变蛋会比进别人的货再转手卖赚得多一些。纪安说他要做出平顶山市最好吃的变蛋,就像现在他自己煮的鹌鹑蛋一样,他亲手煮的五香鹌鹑蛋现在很受欢迎,每天能卖出去四五十斤,为此,他还挂上了崔家秘制,早市一绝的牌子。纪安说他南方打工那些年最害怕过年放假,没事做还没人玩并且非常想家。
  半年前,纪安累倒了,腰疼十几天还坚持出摊,结果被120带走了,120来的时候是他哥哥把他背上救护车的,仅仅那次腰椎间盘突出手术他就花费了1万多,还不算那几个月没出摊的损失,纪安惋惜地说。
  今天纪安给张杰电话说,昨天他本来是约张杰去杨西吃饭的,当着我的面他没好意思说,因为他买了蛋糕,因为昨天是那个昔日纪安喜欢的初中女生的生日,尽管高中毕业18岁后纪安和她从未联系过,纪安还是想在那个女生家附近为她过个生日并且也不会通知那个女生。我不得解,张杰说我要陪纪安去吗?我说我也不知道。三十年过去了,没想到纪安还是这么痴心。
  今天我去上班,天空飘着寒雪的小盐粒,纪安依旧站在马路边的早市上招揽着生意,长条桌上的不锈钢桶里是他亲手煮制的鹌鹑蛋。早市天不亮他就出摊了,九点半早市就开始被清理了。他说他凌晨2点就要起来煮鹌鹑蛋了。

       2018.1.3



《头顶的月》

  六月夏夜,那天晚餐后回家,我看到了清澈光辉的月,弧形的银黄月,挂在湛南路深奥的天空中。蓝灰色的天空,它如半个黄铜门环,也像一弯前端被波浪荡漾起的微型木船,它徜徉在无边涯的天空大海洋里,发散出迷人,淡黄气息的月亮,我不能把它看作灿烂的香蕉,尽管它和香蕉有点相似,我想靠近它,最后的结果是,我向前走,它也向前走,始终无法与它并列。

  古人把月比喻成婵娟,我这里把月形容成太空女子,也许它永远是位不易触碰到的女子吧。我走进楼门的一瞬间,还能看到月的光耀,随着我返家的脚步,我消失在它的视线下,我在它的眼里一定是非常微小的斑点,月亮能看到它所能看到的——所有的人和事,所以月亮就是一个神奇的超人。
 
  今天下午,在五点半的天空,我就看到了月亮,它藏在白云的身边,天空是少有的蓝色,白云堆积,月亮把自己穿戴成白云的颜色,起初我以为月亮就是白云,终于我还是把它从连绵起伏的云海中找了出来,它就在我前方的天空中,像一个安静的来自外星系的白色孩子,四分之三的圆形定在白云边。

  当晚十点钟时,我与诗人、作家们一起在晚风的微凉中就餐,突然,一个朋友说,今晚的月亮像深山里的钻石,它的确夺目,月亮在大树上方的空中俯视着我们,走出我们看不到的空中轨道,虽然没有温度,却生出镁条点燃后的亮白光,如宝石在光线下折射出的光芒。

  奇怪的是,深夜十一点头顶的天空,像开裂了一样,白云一绺一绺,却没有飘走,固定在接近太空的地方。
  多变的月亮,整个星球只有一个,它照耀我们无法到达的星球表面,诗人希尼就曾写“月光可以达到,爱所达不到的地方”。

  月亮每一天都在悄悄变化着自己的形象,变幻着自己的色彩,给仰望它的人,带来多少幻想和温馨的感情。那些闪闪发光的小星星,每颗星都是通向遥远宇宙深处的路,它们是否是月亮无意间绘下的大梦和幻影,月亮,这朵静默之花,银杏果一般的颜色,默默为所有的灵魂开放。月亮消失在我眼前时,我竟然有淡淡的失落,莫名的迷惘,月亮将陪伴这个世界直到终老,有时你会想,它将引领你走向时间的尽头,世界也许早已不在,而月亮仍在那里照耀。

                    2016.6 平顶山


《登南京长江大桥》
 

  六月十日下午两点,在南京市上元门1路车站牌,本想再次确认此路车的终点是否为南京长江大桥,一长裙女孩却告诉我们,白天去长江大桥无趣,况且现在,桥上也很晒,不如晚上去看,她善意的表达让我有点小失望,但我们依然跳上了去南桥头堡方向的公共汽车。

  汽车在大桥公园对面停下了,想必这个大桥公园就是南堡公园了吧,进入公园的人陆陆续续,三三两两,比起昨日端午节夫子庙的人山人海,摩肩接踵之景象,让我的心情顿觉轻松与平静。

  南京长江大桥的南桥头堡位于大桥公园内,高高竖立的桥墩和上面的桥头堡有七十米高,“人民,只有人民,才是创造历史的动力”,十五个红色大字镌刻在一个桥墩的立面上,句子后面红色的大句号更显果断,并列的两个桥墩与桥底面形成一个巨型水泥门框,回头望去,一个又一个巨型门框向远处蜿蜒开去。仰望,几颗小脑袋露在高处桥栏之外,偶有貌似过江公共汽车的三分之一车身滑过。

  前方是一座占地面积不大的南桥头堡高楼,两边的水泥台阶布满了历史的灰尘,十几蹬台阶后,台阶路被人为封了起来,我想这大概是以前通往桥面的通道吧。

  走进南桥头堡楼内,毛泽东巨大的白色雕像坐落于大厅中央,四周是当年建桥的历史图片和大桥的一些工程数据展示。楼内有一卖雨花石的小店,几十颗色彩和纹路各异的,半透明的雨花石各自占据一个蓄满清水的瓷碗,石头上的微型图景变幻着你的想像空间,与张木木一起精心挑选了三块显露朦胧灵气的雨花石。

  随后,现代化的电梯把我们带上最高一层的公路桥桥面,巨大的声音冲击着耳膜,那是奔流不息的车辆从长长引桥驶上正桥时,轧过连接钢板和桥面发出的轰鸣摩擦声音,每过一辆车,桥头堡红旗下的伸缩连接钢板就会“哐当”震动一下,脚下,桥面被不断滑过的车辆碾压颤动着,这横跨长江南北的桥,带动着经济的繁荣。三面红旗、工农兵雕像高高立于桥面之上,那是历史的见证,是大桥建设年代的标志,大桥从1960年开始动工,历时八年至1968年方建成,是继武汉长江大桥后的第二座长江大桥,也是第一座我国自行设计并施工的跨江桥。这时,一位头戴安全盔的驴友,无心欣赏大江景色,正在南桥头堡上的人行道边紧张修补着爆胎的赛车。

  站在桥南边远望,一个个竖立的灯杆顶着白玉兰灯。“滚滚长江东逝水”“唯见长江天际流”这些句子都不够描述长江的浩瀚与飘渺。你看不到长江东西的尽头,天与水在遥远处无法分辨,岸边的高楼在模糊着自己。
  宽广的水面,浑浊的黄色江水,你更感叹南京长江大桥的高度,大桥有9个桥墩,每个桥墩高80米,每个桥墩底部面积有400多平方米,相当于一个标准篮球场。趴在桥栏上,脚下的桥面震颤着,栏杆也是颤动的,偶尔栏杆会发出“古拉古拉”的声音,那是公路桥下的铁路桥层有火车急速驶过。

  南京长江大桥不仅高,而且还是世界最长的铁路、公路两用双层桥,上层是公路桥下层是铁路桥,铁路桥长6772米,公路桥长4589米。在1960-1968年,中国刚开始迈步的发展时期,国人建造了如此宏大的建筑,让世界瞩目,这不仅是子孙后代受益的工程,也拉动了经济的发展,更让世界感知到华族的智慧与力量,也是建筑史上一次飞跃。

  沿着桥边护栏向前走,你还要小心躲避过往的非机动车。从桥上往下俯瞰,江边的一座黑色小亭,亭脚已被江水淹没,一个戴斗笠的人在江边垂钓。一朵栀子花从我左侧经过,淡淡的白色香味,浮在江心的栏杆上。向下望,江水浑黄,像刚融化的冻水,细碎的微波上下起伏,在阳光下闪烁晃动,水面不时旋出一个又一个小的蕴含着危险的漩涡,但我居然没有一丝恐惧,只是更多的感叹,有幸此生能借此桥立于江面之上。一片纸片不知被谁丢下,它打着转,缓慢飘飞,也许是桥太高的缘故,它终于落入水中,几分钟后便被江水侵吞,可见江水之深。
  一只黑色水鸟舒展翅膀向对岸滑翔,忽而收缩一下双翅,再舒展开,一心向对岸冲去,我惊叹于黑鸟的速度,更惊叹于它的勇敢,上天赐予它们一双随心所欲的翅膀,我们只有望江兴叹了。
  一艘艘裸露的运沙石的铁船在我的俯视视线下,变得扁扁的,船上货物把船舷几乎压进水面,缓慢地在江面移动,航标小船却静止不动,也成为江上的一道风景。

  当我快要写完,朋友告诉我南京长江大桥自建桥以来已有不少自杀或殉情之人从桥上跃下,我想这应不是大桥的过错,只不过是这些抑郁者想找个更高的地方罢了,不如多开一些心理咨询机构为这样一部分病人做积极诊疗,或找些朋友倾诉,情况也许会好许多,况且桥栏边,有善待生命每一天的标志,若我们珍惜自己,珍惜亲人和朋友,把不开心的日子度过去,应该会在内心深处有所转变。

                                                        2016.6.10 南京
 

《写给将到的十五的月》
 
  十五的月你好,今天,当我从巴士上下来的一刻,我看到了你,月,弯弯地挂在昏黄天空,透明纤细,你银闪闪地看着我以及我身边的一切,你照亮了我,但也许你并没看到我,我只是融入茫茫人海中的一普通女子,世人眼中的一粒粟而已,然而我和其他的粟一样,眼中却只有你这么一个月。人们用了许许多多唯美之词来感叹你,来赞美你,把你比喻成世界上最曼妙的女子,把你作为寄托思念的最恰当的比喻,把你当作表达爱情的最圣洁的光。
 
  儿时的月是最大最圆的,高高挂在空中,在那个无忧无虑的年龄,期盼着十五月的到来,午餐,母亲总是炖一锅鸡肉,大家一人一碗吃的津津有味,现在总是感觉鸡肉缺少儿时的香味,那时,家,是个带小院的平房的家,墙角旁有一个葡萄架,还有几株红色的指甲花,院子是我尤为喜欢的,直到现在,我都无比渴望有一个带院子的房子,这或许是受童年的影响吧。
  晚饭后,一家人坐在院子里纳凉聊天,我喜欢坐在那个白色的没有刷漆的靠背木椅上,那个椅子是老家的亲戚为我们制作的,月亮祥和的照着我们一家人,所以人的脾气被月光照的温柔起来。等大家回屋歇息时,我还要独自一个人坐一会儿,再次仰望头顶圆圆的,亮汪汪的月。似水光辉洒满小院,唯有葡萄架下葡萄叶的影子,影影绰绰,散发着孤单的气息,院子里静悄悄的,随手摘下几粒葡萄,葡萄酸中带甜,瞬间撵走了你的睡意,打断了你的幻梦。那时候的我就觉得偶尔一个人独处,也是很享受的,尤其在月光如静水的夜。
  儿时的记忆有些模糊了,在女儿去江苏上学后,我也就不再关注十五的月了,因为月毕竟代表着团圆,而我们十五这天不能在一起,在他人看来或者于自己来说毕竟是某种缺失,生活中乃至生命中的缺失,好在这种缺失可以用手机抵减一些。记得那时女儿刚去外地上学的第一年,朋友们十五那天去新城区看我,她们也是为了排解我不能与女儿团聚的心情才来找我,尽管我们坐在我喜欢的草地上,望着来来往往的小路上的人们,望着挂在柳树上的月,看着熟悉的那几个追逐打闹的孩子,月反而搅动了我思念的情绪,内心瞬间酸楚起来。几乎不知他们再谈些什么。经过这几年的时光,现在的我变得和女儿一样坚强了,我最爱的女儿,明年就要考大学了,这几年虽然聚少离多,但她的学习我一直未操过心,一方面我从不给孩子压力;二是孩子也比较自觉。真的感谢女儿了,她就像我一个人的小月亮,孩子大了,也不再太看中中秋的分离与相聚。
 
  2015年的中秋我是在医院内度过的,那天我陪着羸弱病重的母亲,我们都没有吃到月饼,我也不想去买,母亲也吃不成月饼,鼻饲管内只能打进流食,月亮不知躲到了哪里,透过窗子我没有看到她的影子,一定是对面的那道墙挡住了窗子的光线,我的确没看到月的影子,况且我心情是极度痛苦的,只希望母亲能好起来,因为有个声音在我内心,我不能没有母亲,不管我多大年纪,她都是我人生的支柱,是家里的月亮,是我人生中最重要的亲人。
  月,你听我说了许多,十五那天能不能看到你,我都能接受,即便是个阴雨霏霏的夜晚,只愿母亲与远方女儿身体健康,我便感受到了你柔柔的神光。

                              2016.9.9  平顶山


《在徐州高三的教室里》
 
  此刻,我坐在徐州高级中学高三(2)班的教室后面,直视着前方长方形的暗绿色的黑板,上面的函数公式,以及抛物线的图像,显得既亲切又陌生,亲切地是我依然能叫出它们的名字,陌生的是,我已经不知如何解出这些数学题,这是年龄退化的缘故吗?我问自己,黑板不再是纯黑色的了,板书依然用白色的粉笔书写,这位数学老师流畅的板书,让我很是惭愧,我明了他一定拥有敏捷的思维,记得我高三时,也曾多次被老师唤到黑板面前解题,没有横格的黑板,让我本来就不漂亮的板书,常常跑偏方向,不仅如此,跑偏出错的还有我的部分答案,一切历历在目,从1991年到现在,闪电一样飞逝。
  讲台边,戴着黑框眼镜的男同学,他文静的下巴上含着一颗俏皮的小黑痣,他在为各小组分发着今日的试卷,试卷一份份向后排传递的过程中,依然有几个同学发出小声的议论,某位女同学喊了一声“别说话了”,教室内瞬间安静下来,这一定是女班长的威力吧。
  悬挂在空中的银色投影仪,伸长胳膊,与墙角的白屏幕呼应着。天花板上,八根灯管也默默地为白天的教室奉上浅淡的光线。卡其色和蓝色的窗帘,为了不遮挡外面的光线,被挽了一个扣。讲桌不再是我学生时代那样熟悉的木质讲桌了,它已被白色的金属取代,但被同学压在胳膊下的书桌,依旧是木质的黄色,五、六十厘米的书桌上,书架内装满课本、习题集以及试卷,还有学子们温热的胳膊,胳膊下的黄色抽屉也被书籍塞得满满的。而我们那时两人合坐的长条板凳,已退出教室的舞台。现在,换成一人一个的独立的小方凳了。
  教室里传来窸窸窣窣纸业摩擦的声音,空气里有一丝紧张的气氛,忘我答题的学生们,早已忘记坐在后排的我,正悄悄观察着他们。
  刚才发卷子的男生,坐在最后一排,右手握着虚拳,抵着前额,一手压在试卷上,正在仔细阅读考题,另一个穿着蓝色小西装校服的男生,两手交叉放在腿上,一支水笔被他横握在右手,偶尔笔身被他的右手下意识转动一下,很快他又俯下身子书写起来,他一定是找到了解题的路径了。
  那个短发女生,在思考中,总是习惯性从前向后捋一下自己的黑发。左边敞亮的窗子外,一棵高大的法国梧桐,正缓缓送来秋叶的深沉告别。
  我探直身子,向左边搜索我的女儿,她正坐在第三排的最右方低头书写,虽然看不到她的表情,我也知道,她也正在严肃地斟酌,书写,她这时应该忽略了我的存在。
  就在本周四的晚上,女儿从千里外打来电话,让我前去徐州看望她,并告诉我周六可以去学校陪读。八月五日离开平顶山的女儿,那时对我说,以后即便我去看她,她也没时间陪我了,高三的她,仿佛在暗示我不用去看她了,这次竟然主动打电话约我前往。我很快推掉手头工作,先去车站购买去时的长途汽车票,又奔往火车站,购买返回的火车票,如约降临在徐州,这座城市,那天出奇的温暖。
  今天是要我去你们班级监考吗?我问女儿,她说,我们班同学都很自觉,不需要监考,你只要坐在后面陪着我们,就可以了。
  我知道了,周六下午老师休息,但老师又不放心同学们在教室,于是请家长们来陪考。高三的老师们可以想像,非常辛苦,他们还要晚自习辅导,我这是不是也在为老师做一件力所能及的小事呢,而且还能坐在教室里,重温我远逝的高三时光,我既欣慰又感到期待。
  现在,这四十五个同学,果然都在认真答题,只有偶尔发出的一声咳嗽罢了。这是一群高三的备考生,我们和他们一样,也经历过高三生活,有枯燥,有万般的用功,有忙碌中的同窗情,有老师艰辛备至的督导,他们更有对大学生活的渴望与未来的梦想,黑板上方的时钟也在悄悄为同学们计算着距离高考的时间。
  教室右边走廊外,一片纤细的竹子,举着细碎的扁叶,远远观望着窗内的学子,三年了,学子们与竹子一同听着课,认真听讲的竹子就差走进教室考试了。
  李白《送友人》一诗“青山横北郭……萧萧班马鸣”化身一幅书法,挂在教窗与后门之间,三小幅色彩明艳的风景油画,为教室注入了温暖的氛围。水磨石地面的白色石子泛着微光,我用手机暗暗拍下整个教室的背影,将来某天这会变做女儿美好的回忆。
  女儿作为一个河南学子,面对河南高考大军,面对河南高校的匮乏,不得不远离家乡,不得不让爱她的爷爷奶奶做了陪读家长……好在她在学习上很自觉,也养成了良好的学习习惯,每天晚上十一点才能入睡,让我这个爱莫能助的们妈妈省了许多心。但又常常扪心自问,什么又有孩子的身心健康更为重要呢?
  四十分钟后,不远处传来一阵音乐的噪音,音乐本身是美好的东西,但对此刻身处考试中的学生,甚至在教室中的我来说,都变成了噪音,前两排同学在噪音刺激下,也开始骚动起来,我也想借助音乐声去问女儿借一支水笔,以替代我刚断水的水笔,但怕这一举动影响到别的考生,我始终没有起身。我侧脸向后望去,我背后的黑板,那是我学生时代用的黑板,黑色油漆刷制的一面黑板,同样这块在教室后面的黑板,也和我们那时一样,是同学们自己办的班级板报,我在上面居然发现了《徐州市民守则》,一要爱国爱家,不自毁形象,二要爱护环境,不污染城乡……,小小年纪他们已经开始关注这个社会问题。
  坐在教室后面,望着这四十五位同学,我又想起我久违的同学和老师,一起打饭一起学习,现在在深圳工作的魏同学。那个因为我不能熟练背出杜甫《茅庐为秋风所破歌》而批评我的张老师,我甚至想到了那个只能站着吃饭的简陋学生食堂,那个住了二十几人的热闹的大宿舍,还有打扫卫生时,教室里荡起的灰尘……
  “该交卷子了,同学们把卷子交给组长”,班长的一句话,中断了我发散的思维,考试结束了。我急忙自拍了我坐在女儿课桌后的模样,又拍下以黑板为背景的自己,拍我面前堆放的厚厚的书本与试卷,招来女儿同学们友好又好奇的目光,同学们哪里知道,我的高三离我越来越远了。

                              2016.11.5 徐州


  《有你的城市,我很安心》

  完全忘记了上次出远门久坐大巴的不适,以及归来后发誓不再坐长途汽车的预言。这一决定的改变是在接了你的电话之后,那是因为你是我的女儿,我最爱的人。
  本想出发当天途中给你打个电话,给你个小小惊喜。不想你在我出发前夜给我打来确认前往的讯息,并一再叮嘱我你新换的住址。
  读了半本小说后,我在你居住的城市下了汽车,这个城市空气是暖暖的,太阳如我般慵懒地撒着它的射线。尽管我不能辨识此地的具体方位,却无丝毫紧张感,那是因为我离你越来越近了。买一张“二妮菜煎饼”搜寻着与自己居住城市的不同之处,没有人认识我,一个人毫无顾忌地边吃边看边如散步般。
  你的爷爷奶奶为我开门后告诉我,你中午放学后依旧担心我能否找到你的新址。好在你的妈妈并不多笨,鼻子下面长着一个爱问的嘴,我知道你长大了。
  站在阳台上就看到了你放学的身影,那是我熟悉的身影,齐齐的短发,瘦高的个子,穿一件青白色毛呢外套正从黄色的斑马线穿过,此刻,你早已不是那个牵着妈妈手的小女孩了。
  30分钟的时间内,你一边迅速吃饭,一边追问我找到家的过程,之后你就匆匆地去晚自习了。留下的我看着你书桌旁垒的半人高的书本及习题集,感慨着你作为一个中国教育制度下的高中生的无奈。那个从平顶山带来的土黄色脸庞的毛绒兔子粉衣软软地斜靠在你的床边,记得当年你为了得到它在地下一条街还耍了点小脾气。
  躺在你的床上不知不觉睡到了你晚自习回家,这种现象打破了我择铺的坏习惯,我内心明白了,这不是旅途劳累后的入睡,而是因为枕着你留下的气息才会快速入睡的。晚归的你告诉奶奶,为了不影响我睡觉,你去另一间屋子背书,写作业去了。再次醒来,你告诉我已经十一点多了,你该睡了,我为你的自觉学习而欣慰,又为你天天晚睡影响健康而担心。结果第二天我们两个聊天时候你却对我说,妈妈,你总是睡那么早,大好时间都被你睡过去了,不如多看看书。我口呆了,你真的长大了。
  一个人走在上午你居住地城市,不再关心另一个城市的故事,阳光把她最温暖的光纤投在我的身上,我就这么安静地走着,路途中精心为你挑选红枣、桂圆,你爱吃的烧鸡,寻找温暖你的粉色棉拖.......这一刻我不再节俭,不再吝啬时间。任由时间慢慢被我挥洒。这是无法改变的心境,在有你的城市,我居然比任何时间都过得充实而放松。
  周六的下午去你们学校监考,我认真记录了你们学校的试验楼,图书馆前竖立的红色栋梁校标,你们老师书写在暗绿色黑板上流离的函数公式,你为我倒的水、你们同学考试的背影以及那些给我道再见的你的那些好朋友。你们宽敞的教室与今日下午到来的我见证了你与他们的点滴友谊与你们的共同努力。拉着你在教室自怕我们的合影时你尽管你不停看同学们投来的好奇或者羡慕眼神,但还是满足了我的要求,那一刻我觉得很幸福已经涌进手机屏幕。
  两天的时间很快过去,我要回另一个城市工作去了,你也要继续你的高三生活了,祝我们健康。

           2016.11.6 徐州


 《我的那些花儿》

  我的那些花儿已悄悄蒙上灰尘,那么就让我为它们洗去纤尘吧!
  洁净的花儿在我的室内悠然开放着,沐浴后的它们含挂着水滴,眼睛发亮,精神地望着我。
    我的花儿不是植物,是由绢和铁丝以及部分塑料制造出来的,在最后变成一束花时,也许曾有某个女工给过它们轻柔的抚摸,虽没有你想要的香味,但是它们却为我的这所房子增添了活的气息,都曾给我喜悦的彩色心情。这些花儿是我与女儿在花店精心挑选或一眼钟情后带回来的。
  我为大家介绍下我的第一束花儿吧:
  它插在一个藤条编制的微型花篮内,一共三束,每束分几枝,枝头可谓繁华似锦,我曾经数过,一共有51朵小花朵,这花约有10岁的年龄了,是从老房子内带回来的,卖花的老板给花篮内添加了几粒白色的小石子,更为这束花增添了别致,每年当我清洗它的时候,都会有几朵花儿落下,每朵花我也不忍丢弃,把它们放在花篮内,如今花儿落的越来越多了,我就随意把它们摆在博古架加厚的透明玻璃上,与它们作伴的是几瓶透明的长城干红,那酒是朋友在我搬家后送过来的,旁边那个正偷偷盯着酒瓶的小老鼠也是一好朋友送我的礼物。
  我的第二只花儿来自于热闹的繁荣街,当我与女儿看到它的时候是过年前的某天,记得那天很温暖,阳光打在花儿身上,尤其是那个安放花儿的白净瓷瓶像一带柄的,放大了的瓷茶杯,这种搭在一起的艺术品瞬间吸引了我和女儿的视线,在这点我们感觉极为相似,花是蔷薇花,有白色的,淡粉色的,花很精致,如一小家碧玉女子,花瓶更是别具一格。卖花的是年轻小伙,旁边是他的小店,看我们买了这花后,把我们引进小店观赏其它的花,老板的确有眼光,花儿都各具特色,只是店太小了,只能容身两人出入,没办法,小老板说这里房租太贵,租不起大点的店面,委屈了这些漂亮的花了。在老板的目送下我和女儿满怀喜悦抱着花儿与花瓶回家了,看见花瓶旁边的小黑兔了吧,那是女儿离家去外地上学时送我的离别礼物,属兔的她买了一黑一白两只小瓷兔,送我一只她带走一只,她是小白兔,我当然就是这只小黑兔了。瞧,我正孤单地赏花呢。
  第三种花是捡来的,在新城区白龟湖湿地公园的草地上,它被丝带梱成一束,被人遗忘或丢弃了。天逐渐黄昏时,路遇了散步归来的我们,我捡起了它,当时女儿还颇有微词,但我还是把它带了回来,剪短捆绑它的丝带,把它插进带枫叶的白色花瓶中,这种花是我们夏天在野外常见的野菊花,有白色和紫色两种,让它守护在空调上方的合理位置,让它为白色的空调和纯色的窗帘增添柔和的颜色。每当我打开防盗门,一眼望去便是我那插在铁艺花篮中的玫瑰花了,它在长廊的尽头,说长廊有点夸张了。黄色的、白色的以及淡淡粉色的花儿有的含羞待放,有的完全怒放,这是我见到最逼真的花儿了,在西花卉市场买到的有点爱不释手的感觉,仿佛我的花儿都与年有关,都是想为过年增加喜庆色彩,当时一眼相中后由于价格稍贵,和店主还价后败下阵来依旧欢喜而归,到家后摆好位置左看右看满心欢喜与女儿分享,花儿的上方是我与女儿的欢乐合影。
  我的这些花儿它天天这样开着,为了我们,为了这所房子。如果我能赋予它们生命,它们早已是有生命的植物了,然而我的植物的花儿却常常由于我的照顾不周而从我的生命里被丢弃了。

                                     2016.12.19  平顶山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7年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