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翻译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 风鹰 [英]霍普金斯 (阅读1825次)



风    鹰 [英]霍普金斯
曹明伦
 
霍普金斯(Gerard Manley Hopkins, 1844–1889),英国诗人,曾就读于牛津大学,后加入天主教的耶稣会成为神父,晚期曾在大学教授古典文学和希腊文。霍普金斯一生写诗颇多,但由于他的诗思路乖谬,意象新奇,风格怪异,节奏反常,在世时竟没有一首能发表。他死后30年,他的诗友布里吉斯把他的诗编成全集出版,这才使他的独特风格和创新精神被新一代人接受,赞赏,摹仿者日益增多,影响渐趋深远。霍普金斯的诗主要表现自然界万物的个性,表现诗人对大自然的感怀和对天主的虔敬,其名篇有《风鹰》《春秋》和《星夜》等。
     
       风  鹰                                 The Windhover
    ——献给我主耶稣                                                      —To Christ our Lord

我看见了那黎明的宠儿,在今天早上,       I caught this morning morning’s minion, king-dom
在日光王子的国度,受斑斓黎明引诱的茶隼①  of daylight’s dauphin, dapple-dawn-drawn Falcon, in his riding
正高高翱翔,起伏盘旋,身下是平稳的烟云, Of the rolling level underneath him steady air, and striding
它忘情地旋转,缰绳是它波状的翅膀!            High there, how he rung upon the rein of a wimpling wing
 
然后它飞去,飞去,自由地飞向前方,            In his ecstasy! then off, off forth on swing,
像穿着冰鞋平稳滑过弯道:那疾速,那滑行     As a skate’s heel sweeps smooth on a bow-bend: the hurl and gliding
漠视迎面吹来的大风。我这颗深深隐藏的心     Rebuffed the big wind. My heart in hiding
被一只鸟触动——为它的胜利而激荡!              Stirred for a bird,—the achieve of, the mastery of the thing!
 
粗犷的姿态、力量和美,哦,风云,荣耀,翅羽        Brute beauty and valour and act, oh, air, pride, plume, here
在这儿融合!而此刻,从你喷出的火花            Buckle! AND the fire that breaks from thee then, a billion
证明你具有千倍的美,也更危险,哦,我的骑士!  Times told lovelier, more dangerous, O my chevalier!
 
这并不奇怪:长久的劳作会使翻地的犁铧          No wonder of it: sheer plod makes plough down sillion
闪光,而灰暗的余烬,哦,我亲爱的,             Shine, and blue-bleak embers, ah my dear,
也会掉落,裂开,露出里面金子般的朱砂。      Fall, gall themselves, and gash gold-vermillion.
                                                        (1918)                                                        (1918)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① 茶隼,即风鹰,是欧洲的一种体型较小的鹰,因爱迎风翱翔,故称风鹰。
 
赏析。《风鹰》是霍普金斯最负盛名的一首十四行诗。如同读他的其他诗篇一样,读者一开始也许会觉得这首诗的声韵、画面、结构和思想仿佛是乱七八糟地堆在一起的,而诗中隐喻所容纳的过多的意象以及语言上那种异常迅速的跳跃,也使人难以一下就接受。把“风鹰”称为“黎明的宠儿”,把“黎明”喻为“日光王子的国度”,或把鹰的滑翔比作“像穿着冰鞋平稳滑过弯道”固然能博得读者的喝彩,但第4行中“缰绳”一词的使用要求读者去想象风鹰“忘情地旋转”就犹如一匹马在骑手的驯导下跑圈,而骑手的缰绳就是风鹰的翅膀,这似乎就有点儿过分了。然而,《风鹰》的妙处就在于它那种令人百思不得其解的隐喻,那种令人喘不过气来的速度,以及那种靠删去关联词而紧压在一起的思想,而只要我们感受到了诗人的思想,就会发现这些看起来像万花筒般的诗行中有一种明确的结构,异常迅速的跳跃中也有一种清晰的节奏。诗人看见风鹰在黎明的天空迎风翱翔,他那颗早已皈依天国、弃绝红尘、因而“深深隐藏”着的心被搅动了。风鹰矫健的身姿、勇猛的力量以及形神合一的美,使这位担任神职的诗人想到了基督耶稣的力量、荣耀和美(他因此在第11行中把基督耶稣称为“我的骑士”)。作为一名神父,这种想象是危险的,因为世人对基督耶稣的指望应该是从他那里学会谦恭和对苦难的承受。但是,从诗人的角度来看,基督耶稣的谦恭和苦难与他的荣誉和壮美并不矛盾,因为任何事物本身就包含着它的反面:长久的劳作会使翻地的犁铧闪光,而灰暗的余烬也会掉落、裂开、露出火红炽热的内核——“金子般的朱砂”(这个意象似乎既暗喻了基督耶稣的威严和壮美,又暗指了耶稣受难时的鲜血和痛苦)。这样读来,节奏似乎和谐了,结构也似乎明朗了,可诗人在这首诗中到底在表现什么呢?要感受诗人的思想,我们还得回顾一下诗人生活的时代。19世纪的后30年,在垄断资本主义的英国出现的经济危机激化了各种社会政治矛盾,在各种矛盾冲突中的人们感受到了宗教的“危险性”,但一般人仍处在既怀疑宗教,又不敢接受科学之尴尬境地。这种现象在文学中的反映是:一方面有托马斯·哈代彻底的无神论,一方面又有克里斯蒂娜· 罗塞蒂对宗教虔敬的美化诗篇。尽管霍普金斯也在诗中抱怨过天主把世界创造得不太好,抱怨过天主让酒徒和色鬼比他这位神父生活得更悠然自得,但他更多的时候还是在赞美天主,因为他认为这个世界充满了神的恩赐,闪烁着神的光辉。作为神父,霍普金斯的《风鹰》可以说是对哈代无神论的一个回答,是对那些怀疑宗教的人的一种召唤;作为诗人,他不欣赏罗塞蒂式的颂歌,而在《风鹰》中采取了辨证的哲学态度,他并不直接否认新时代的人们所感觉到的那种“危险性”,而是对人们说,“这并不奇怪”,并暗示人们,既然基督耶稣的谦恭和苦难无损于他的威严与壮美,人们就不应该因为所谓的“危险性”而放弃宗教信仰。
 
(原载北京师范学院出版社1991年版《外国抒情诗赏析辞典》第573–574页)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7年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