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翻译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 希腊彩瓶颂 [英] 济慈 (阅读679次)



希腊彩瓶颂 [英]济慈
曹明伦

约翰·济慈(1795–1821),英国浪漫主义诗人,热爱自由,富于民主思想,赞颂大自然的美。他的创作生涯仅有短短五年,但他写下了不少意境美妙、用意深隐、词语精练、韵律谐畅的诗篇。他的诗歌以文辞声调之美著称。

   希腊彩瓶颂

你依然是寂静的未失身的新娘,
寂静和悠悠岁月曾把你收养,
你是山林的编史家,会讲故事,
如花似锦的故事胜过我们的诗章:
那枝叶饰边的图案是哪段传说,
哪段神和人的逸闻绘在你身上?
是在讲潭碧溪谷,还是阿卡第亚?①
是什么神,什么人?少女为何勉强?
什么样的猛追?什么样的奔逃?
什么铙钹芦笛?什么欣喜若狂?
 
有声的音乐甜美,但无声的更美;
所以哟,继续把悠扬的芦笛轻吹;
不为世俗的耳朵,但为灵魂吹奏,
没有声音的旋律更令人沉醉:
树下的美少年,你停不住歌唱,
你头顶上的树叶也永不会枯萎;
勇敢的情郎,你不可能接吻,
尽管离得很近——可你不用伤悲;
虽你吻不着她,可她不会消失,
你会永远这般爱她,她永远这般美!
 
哦,幸运的树枝,你永不会掉叶,
你也永远用不着向春天告别;
幸运的乐师,你永远奏出新曲,
你永远不会疲倦,永不会停歇;
更幸运的爱哟!更幸运的爱!
你永远给人享受,永远那么热烈,
永远那么渴望,永远那么年轻,
远比世间的爱情更高尚更纯洁,
人世间的爱情总给心儿留下
焦灼的额、发干的舌、餍腻和悲咽。
 
哦,这些人是谁,来祭祀供献?
神秘的祭师你去哪座绿色祭坛,
你牵着那头朝天哀鸣的小牛,
小牛光滑的身上饰着花环花冠?
是从哪座濒海或傍河的小城,
或是从寨墙环绕的宁静的山垣,
在虔诚的拂晓,走出这些人群?
小城哟,你的衢巷将永远寂然,
那些能讲述你廓落缘由的人们,
永远也没有一个能返回家园。
 
哦,古希腊的形体!古希腊的美姿!
你身上绘满大理石般的男男女女,
还描绘有茫茫森林、凄凄芳草;
你缄默的形体使我们失去思绪,
就像永恒所为;你这冰冷的牧歌!
等悠悠岁月把这代人蹂躏吞噬,
你仍将存于下一代人的悲哀之中,
像朋友一样对他们说出如下话语,
美即真,真即美——这就是一切,
就是你们在世上的所知和须知。
                       (1820)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① 潭碧溪谷,希腊北部色萨利境内奥林匹斯山与奥萨山之间一优美溪谷;阿卡第亚,古希腊地名,该地以风光秀丽、人情淳朴而著称。
 
赏析公元前5世纪,希腊陶器彩绘艺术进入鼎盛时期。济慈这里歌颂的彩瓶,从其画面之丰富、绘制之精美来看,当属这一时期作品。济慈以诗人的慧眼,透过其古老的外形,越过千百年的跨度,揭示出其永恒的美的内涵。《希腊彩瓶颂》全诗共分5节。诗人从第1节开始就用比兴的手法,将古瓶比作“未失身的新娘”、“寂静和悠悠岁月”收养的女儿,是“山林的编史家”,赋予古瓶年轻而又永恒的生命。接下来,诗笔随着“会讲故事,用一连串的提问将读者带进远古的希腊,任读者的想象力在潭碧溪谷或阿卡第亚驰骋。由于潭碧溪谷是古希腊太阳神阿波罗的圣地,阿卡第亚是以人情淳朴著称的一个山区,而彩瓶表面描绘的既可能是人,也可能是神。他们有的在猛追,有的在逃奔,有的伴着铙钹芦笛,有的欣喜若狂,诗人就极其自然地为全诗创造了一种质朴而纯洁的情绪氛围,勾勒出一幅亲切而热烈的生活画面。同时由于诗人连用的问句结构简短,意象迭起,节奏跳跃,韵律急促,使读者不禁心潮激动,如身临其境,如耳闻其声,欲去寻味诗人即将展示的下文。诗人继而在第2节赞美芦笛吹奏的乐曲:它比有声的音乐还要优美动听,比可闻的旋律更加令人喜爱,因为这音韵旋律并不是为“世俗的耳朵”,而是“为灵魂吹奏”,从而把读者心灵中最美好的感情唤起,去品味只有心灵才能领略的优美的音乐、常青的树木、永驻的红颜和不朽的爱情。诗人歌颂美与纯真的爱情,并不以此为满足。他饱含着激情,一咏三叹。第3节一声长“哦”,引出使人不可抑制的赞美之情,然后用“幸运的”永不告别春天的树木、“幸运的”永不停歇地奏着新曲的乐师烘托渲染,进而吟诵“更幸运的爱哟!更幸运的爱!”用排比句强调爱“永远给人享受,永远那么热烈,永远那么渴望,永远那么年轻”,讴歌它“远比世间的爱情更高尚更纯洁”,唱出了歌颂爱情的最强音。至此,诗人将视角拉开,于第4节把读者带进那音乐与爱情所根植的古希腊社会画面:清晨,和平的居民成群结队去往祭坛,将心爱的小牛佩饰上花环,献给自己的神袛。小牛一路上朝天哀鸣。这里虔诚的信仰与淳朴的习俗跟前面3节高雅的情趣与纯真的爱情相映成趣,浑然一体。本节后半段写远处依山傍水的小城永远沦入沉寂,那里不再有人烟,不再有生机,因为人们再也不会返回自己的家园。随后诗人又很自然地将读者的思绪从逝去的古代带回到现实的今天,转入全诗的最后1节。“哦,古希腊的形体!古希腊的美姿!”和开篇遥相呼应。诗人最后回到彩瓶这一艺术珍品的整体面前,把它和永恒相比,称它为“冰冷的牧歌”,将读者引入深沉的思考。然而就在读者有感于这件精品,刚陷入沉思的时刻,诗人的笔锋陡转,超越了时空的局限,向世人道出“美即真,真即美”这一千古颠扑不破的真理。《希腊彩瓶颂》脱尽前人局限于人或事的颂诗体的窠臼,升华出耀眼闪光的思想底蕴,成为一首赞颂美与真的千古绝唱,永远给人以美的启迪、美的享受,净化人们的心灵。
 
(原载北京师范学院出版社1991年版《外国抒情诗赏析辞典》第550–552页)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7年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