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翻译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 2014年的诗歌 (阅读2676次)



航行

一些声音的岛屿在每个清晨浮现
从夜晚归来的人
心意飘摇,渐渐滑向
荒凉的海滩
各色鸟鸣,高,低
曲折,携带微弱的锋芒
仿佛从一团墨雾中发射的松针
根根落向心尖
垃圾车驶来了,压碎一摞摞白纸
缝隙中的小昆虫,四处逃窜
天下之大,它们的身影
只是一些毫无来由的悲悯,随起
随灭。稚嫩的童音响起
和着老者的哀音
一连串脚步,踏破冰凌
草叶的碎片,将被风慢慢聚拢到沟壑
每个清晨,你注定这样眺望
越过一块又一块礁石
直到傍晚的潮声涌起,水手们
从异域的港口再次起航
落日在地平线上
像一个巨大的救生球,你的目光
透过蓝色的潜望镜

2014/10/23

猎物

依靠千百遍的重复,他领会了
这片风景的危险与美
就像走在成熟的
玉米地边缘,一股热浪
随时要将人撕成碎片
但此时
他远离故土,有一种语言
从未操持熟练
沉入其中,他原本是一片树叶
却总是被当作石头掷出
唯有床铺的高度,是一个等值
可惜,被享用的时刻太少
每天晚上,在出租屋中
他绕过凳子,纸板箱,床脚的脏物
准确地拽住毛巾
正如一个猎手,盯紧猎物
举起的弹弓
仿佛阴影中谁的眼睛

2014/10/27

传记

描写一个人的一生,必须将他晾在河岸上
让细小的唇吸走他身上多余的养分
让他站到风暴的核心
举着一个手势,却无法定型
而你必须浸入水中
忍受一种炙烤,忍受
虚空
如深水的压力
许多消息,透过破碎的纱幔抵达
如是,你写下一份传记
交出你的白骨,四月粘稠的汁液
河床上,湿润的鹅卵石
反射琥珀似的光芒

2014/10/28

轻盈与沉重

货架上的蔬菜,新鲜,干净
仿佛对世界充满好奇
它们将被买走,或者被遗弃,腐烂
抵达自在的彼岸
它们的时间
像一片阴影,慢慢聚拢又消散
该如何描述她呢?
坐在货架前的这个女人
有人曾说起她的故事
年轻时风姿卓越,离婚两次
第三任丈夫早死
留下一个女儿
美,无法供给生计
是必须被剔除的毒素——
如同土豆身上迸发的芽
现在,她是一颗安全的土豆
粗糙,饱满,沉甸甸的

2014/8/26

无法消融的……

我遇见过很多人
其中一些,总会在同一时间
出现在同一地点
我熟悉他们的服饰,步态
从飘进耳中的闲谈
我甚至熟悉了他们的声音和秘密的家事
(哦,多么琐碎!)
当夜幕降临,黑暗渐渐消融了
我们之间的距离
连同我们与植物和泥土的距离
点点积雪的光芒,仍在闪耀
如黑暗中的星星

2014/8/28

废弃的泳池

记得夏天的人,也记得这个泳池的热闹
一阵彩色的烟雾——
烟雾,水光的流转和肉体的芬芳
此刻,仍在绵延
久久不散
被废弃的泳池,诉说着一种空
就像那些
等待被拆迁的老巷弄
记忆的流失,正如野草生长

2014/8/30

陵墓看守人

那么多孤独的日子
被遗忘了,我却记得那个下午
走了很远的路
我们去看一座陵墓
看守人接受了你递去的香烟
并允许我们进入
风,如碾石,一一轧过
松柏,银杏和院墙上的荒草
那种空寂,让人联想到
某个城市的郊区
只有保安居住的奢华别墅
也让人联想到
空空的躯壳与抵死缠绵的心
年老的看守人,坐在圆木上打盹
仿佛一棵自生自灭的蘑菇
方圆五里,杳无人烟

2014/8/30

沉默

我抚摩这一尾鱼似的游向江湖的沉默
我看见
微光照耀下,流水与树冠的安慰
我倾听人群的欢呼——
它藏匿于此
而不愿耗尽自己作为修辞的宿命
当一只无形的手
将它摁进我们的头脑
一小片阴影
足以让吹过洞口的风四季冷彻入骨

2014/9/22

摄影师

在他的指间,消失的
会反复出现
他背负这个信念多年
每次摁动快门,像在切除
像清水中的螺丝
用多代替一

2014-4-28

白纸

他构思的情节,让草丛深感不安
豢养的宠物,在四面八方
屏住了呼吸
远山如黛,被春风吹到窗前
他长久地枯坐
如一场雪,漫漫溶化

2014-4-28

清明节,对话

原谅我,不能召唤你们前来
不能预备一颗阴郁的心
将四月揉进泥浆
春风中的面孔,正在抚慰
而你们不会懂得
假如一个词与你们相关
它被说出,就像一个廉价物品
被随意抛弃
你们摇晃,遵循盲目的节律
你们哭泣,无声地,像玻璃柜中僵硬的泥偶
你们说夜晚如此漆黑
沉默,像死亡一般
你们举着蜡烛,并非为了照亮
我轻抚新生的绿
仿佛正在穿越

2014-4-7

历史

一首诗,太轻了
除非它跟随时间回溯
回到过去
浓缩成一颗棋
沉吟的手,如雕塑
“必须忍耐这条道路的辽远”
必须在每个环节逗留
从每一个躯体中,带走全部的可能性

2014-4-28

拐杖

一切都在变软,包括他手中的拐杖
每当他开口
就听见流水的声音
沙子的声音
偶尔停驻,他已握不住
身体中的云团
很多人以为他悟透了某种玄机
他不辩解
最后一幕,是他独自归去
穿过不同地貌
颤微微地,像摁着一只过于饱满的气球

2014-4-30

茅家埠

这些卑微的茅草中埋藏着佛音
但此时,鸟雀嘶鸣
懵懂惹人怜
落日的余晖,是一种阻隔
我们举步,闲谈,按下快门
惊呼美,临水而立
才发觉,水中的倒影如此生疏
古埠头青苔痕重
桥梁都老了
消失的人彻底带走了自己的足迹
此地,本该被遗忘
我们却依然是急切的叩门者
纵使顿悟千古须臾
这沉重的肉身,仍要这般一一行过花丛掩映

2014-5-2

守望
 
期待一场雪,无休止地落下
覆盖一切尖锐事物的表面
覆盖林间小路,像愈合的伤口
行走的人,表情疏淡
我们相望,隔着雪的帘幕
当雪无休止地落下,我们鬓角渐白
理解了人世间的孤独
你的面容在回忆中闪耀
我们沉默,像一朵花缩小成一颗种子
保留了春天全部的力量
 
2014-5-15

深夜,听见一个女人的咒骂

消灭黑夜,只需轻轻一跃,比如日出
比如深情地拥抱
但他们选择了各执一端

最终,他坐上行星,紧锁眉头
在思绪上荡秋千,像一个不明物体
移动一点点,就划下一道深渊

而她,踩着言语的高跷
模仿水分子持续爆炸
呛人的火山灰弥漫这个五月之夜

“面对这份残暴,美如何坚持一份抗辩……”
可以想象,他们的身体已各自冰凉,生疏
如史书中不同朝代的官人

一头野兽,被豢养了千年,犹在踱步
倾听这场咒骂的人,听得到远古的嘶鸣
她没有枪,亦不再是风景。毁灭的冲动

只能是一团湿棉花裹住一腔悲愤,只能是
词语的最高虚构。五月之夜,固若金汤。唯一亮着的灯
是平庸的舞台,我们都在,但无人期待曲终人散

2014-5-19

水下的风景

透过公交车窗,我瞥见,那小个子的
黑衣男子,仔细拍打路边的草丛
放下他的包,躺下
顷刻间释放了全部的言辞
就像一片叶子落入池塘,这卑微的景象
落入我的眼中
我该如何向你呈现淤泥中的珍宝

2014-5-26

专注

一只博美犬仔细地嗅着
另一只狗在地上留下的痕迹
它专注的神态
传递给我一种悲哀的气息
黄昏,河边散步的人
云一样飘过
桃子,枇杷,虫,在各自的领域
聚集着未来的时间
孤独像河水一般静谧

2014/5/30

致哲学课上的大学生

忍受雄辩的追逐,需要勇气
在此之前,你们
并未找到自己
沿着生疏之词搭建的
虚幻台阶
无数个方向,无限的
轻飘飘的时光
“我思故我在”,是其中一种
但远远不够
你还需要一个路障
拦截一闪而过的微笑
需要无处可逃
摸到心脏一样绵软而温暖的墙壁
无关于哲学的人性
永远期待一次坠落,就像期待有个人
越过深渊伸出手来——
这手机屏一样飞快滑过的日月

2014/6/8

人皮鼓

十年,或者更长久的光阴
或者整整一生
可以是一个小句号
而她,受制于一种偶然
对着一个面具挖掘
月光把事物变白
她看见的林木如白骨
遥远的鼓声咚咚地敲响
她试着保持安静
阅读昆虫一样的文字
每次翻动书页
她都触到了冰凉与滑腻

2014/6/9

浴鹄湾

我欣慰于这个地方的存在
繁密的植物,阻绝了马路的喧嚣
湖水之静,近于冷清
坐在水边,你也许会融化
长出根茎,恍惚觉得你原本属于此地
但依然有人打断你的行程
高跟鞋,婚纱秀
闪光灯执著地窥探
铭刻的冲动如一场无始无终的悲剧——
当一只水鸟
茫然掠过岸边的水草
当涟漪微颤,拨响精妙的弦乐
当草叶的露珠上,众多轻狂的人类面孔
倏忽明灭
当万物如此自在,沉默
而你却试图言说

2014/7/7

记忆

1983年,或者1985年
我记不清了
某夜,梧桐树高大的树冠
遮蔽了星空
两个女孩正走向电影院
她们的喜悦
是静谧湖水中,两只小小的螺蛳
……
后来,美人鱼变成了海上的泡沫
茜茜公主,隔着一小段距离
看着她的爱人
一阵凉风刮起,从此未能停息
如今,她们神情安宁,唯有鬓角
微微凌乱

2014/8/25

对话

远或者近,你的脸
是一堵墙

我们都是面壁而坐的人

多年来,我独自思索
一曲小调,清泠泠的

你待我如亲人,这点我深知
山间大雾,回声仿若幻觉

2014/8/26鱼的寓言

作为一种挽救的方式
语言的风暴不会带来伤害
它反复的冲刷,带走
我们的手脚,牙齿,和身体里
暗暗生长的瘤
它带走喉咙里尖利的叫喊
世界忽然静止了
我们漂浮起来,如同默片中的演员
观念,变成一串串气泡
没有高低,上下,唯有距离之美
彼此的问候,是一种最淡漠的注视

2014/7/1


南浔一日

1

总有一条看不见的路
将我们渡到此地
青石板,沿河人家
白墙黑瓦,古木的气息恍惚
从每一个缝隙浮现的典故
皆可挽留仓促的脚步
近于迷失的思索
忽被叶间垂下的毛毛虫惊醒

2

影像陈列室走出一些人
一些影子似的人
他们曾左右风云和寻常百姓的生活
他们曾年幼,哭泣,在
回旋的廊道奔跑
他们曾雍容,人情练达,镜里看花的美
他们走后,广玉兰继续生长
阳光遵守窗棂的刻度移步
寥落的后院,不时有陌生人驻足
倾听黄雀的啁啾

3

书架上的书已被搬走,只有黑色书盒
作为陈列,落满了灰尘
只有四方形的二层小楼,天井
一个工作人员,潜伏在角落
学昆虫低头不语
这如同一本书的开头
它的结尾是:时间继续坍塌
那吞噬过诸多活色生香的
继续在吞噬这空之又空的狭窄空间
站在天井里的人,感到了
那无形之物
感到了自己正在被分解,一点一点消散
就像一个繁体字被简化,抽象
被一种苍白所替代……

4

来此地的人,都有打捞沉船的冲动
他们用鉴定家一样的眼神
审视每一丝涟漪
但河水沉默,建筑安稳
摇橹的人过于年轻
许多错乱的影子,在水中交集
来不及被定格

5

走一走,就回去吧
木锤糖的香味
足以渗透梦的衣胞
木刻匠,铜锁匠,无手的画师
学会了在镜头前摆拍
抚摸柜台上的丝绸
你找不到蚕与桑叶的源头
花花绿绿的店铺招牌
闪耀平庸的光芒
河水带走的
远不及其所滋生的
数量压倒质量的时代
吆喝声远胜于紫藤的雄辩

2014/7/1

从开罗到马特鲁的途中*

在黑暗中行驶了几个小时
汽车停靠在一个小站
司机用阿拉伯语召唤一声
匆匆跳下了车
戴头巾的女人和穿长袍的男子
从座位上慢吞吞地站起
一个接着一个,组成一支松散的队列
跟随司机走进了路边小店
我和同伴留在车边
深浓的睡意
像一团云雾笼罩我们
它被车厢中的黑暗
压得过于密实,具备了玻璃的质地
使我们犹如站在瓶中
旷野四合,深色的天空低低垂挂
公路向着两边延伸,直至
与天空接壤
它真实的尽头,并不为我们的目光所见
却同样清晰。它的一端
是开罗,清真寺的钟声与鸽子的翅羽
早已覆盖了金字塔铭刻的神迹
它的另一端,是地中海
海水与白沙滩,因其过度的美**
被词语推拒
只在幻想中漂泊
独立,自在,无处皈依
它吞噬了全部的历史而仍然保持着虚无
“它的核心是一座坟墓”***
眼前这孤零零的路边小店,则是直线上
偶然的一点,灯光支起潦倒的帷幕
其中,异族的面孔交叠
彩色阿拉伯头巾
金,银,猩红,湛蓝
在柜台后闪耀,某种意义
就要呈现,瞬间
又被牛肉和洋葱和不知名的香料的气味淹没
这种气味,窜进我们的大脑
搅起更深的迷茫
一抹深红色,在遥远的天际
与灯光呼应,如一团
无人眷顾的炭火,即将燃烧成灰烬
突然,我们听见了
凌乱的脚步声和嘎嘎声
一群鸭子,从数米开外平地而起
摇摆着矮胖的身体,前行了
一小段距离,又集体卧倒在水泥地上
再次臣服于黑暗与梦境
一种惊奇,混合着
忧虑,像一只巨大的白色箭头
划破我们昏沉的意志
在这干旱之地
在正午
可以想象的炙热阳光下
这群鸭子的存在,有着令人窒息的荒诞意味
鸭子们彻底安静了,安静
如一块块礁石
阿拉伯人的交谈声,从小店涌出
汇合成海浪般的降调与升调
多年后,在马特鲁的记忆也变成了一块礁石
唯有这群鸭子,还会在某个夜晚
摇摆它们的身体,作为抗议,或者在场
唤醒我,透过黑暗与空阔眺望

*2012年4月,在埃及,与同伴从开罗出发,坐夜间长途汽车前往地中海港口城市马特鲁,途中所遇。
**地中海边的马特鲁,有着无与伦比的梦幻海滩。
***引自玛丽安•摩尔的诗《坟墓》。

2014/10/2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