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翻译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 《灯》等六首 (阅读2205次)




 
黄昏散步,每一步渐近夜色
每一步,所丧失的
是一些尘埃
当湖边的灯一一点亮
站在那里沉思的人
就成了一个剪影
一个退却果实的空壳
仿佛有谁,适时掐灭了一盏灯
 
2013-9-3
 
 
山居
 
面山而居,惟见草木荣枯
意外的
是两只松鼠
三只啼鸟
一只不怀好意的猫
每天,我拧紧钟表的发条
却任由风
渡过松叶的罗网
细小的昆虫与暗生的皱纹
同样可以忽略不计
 
2013-9-5
 
 
面试
 
他们一个接着一个走进教室
慌张或者矜持
坐下,拿出言语的锤子开始敲打
尖锐的回声
就像他们粗糙的面容,划破空气
我必须异常小心,才能越过那粗糙的边缘
寻找暗处的一只手
它留下的记号
让那些尚未定型的事物
散发着隐喻的光芒
如何摆脱偶然性的桎梏,探索它的方向
是一个难题
他们离去了,一个接着一个
有些人留下永恒的谜团,一个废弃的陷阱
有些人,给出答案
将过去与未来与此刻重合
仿佛我寻找的那只手无意中画下了一个长长的破折号
 
2013-9-12
 
 
黑洞
 
会场的一角因一只蚊子而飞扬起来
挥赶它的手,失去了端庄
微笑
扩散着瓷砖上的裂缝
他盯着表盘,感到无形的焦虑
“由此多出的空间,
如水上涨,就要漫过堤岸……”
他的笔漏掉了很多
在一个黑洞中,逃离,也即永远丧失
 
2013-9-23
 
 
镇纸
 
它的沉稳,是否类似于一只毛毛虫
匍匐于秋天?
它的轻,源于它只有一个名字
必须依附于
某种沉重的物体:石块,木方,玻璃球,瓷艺
当它们遇见一张纸
落下
那种确定性不可被质疑
就像四十岁之前我们所追求的东西
四十岁之后,又为我们所抗拒
当一方镇纸安坐于自身
一页纸
眼看写到尽头——
万物得其所哉
而他所攀附的想象,兀自变幻
停顿于空中,尚且缺乏一个合适的名字
人生的某些机缘
仿佛一片枯叶
以其微弱的分量,就能压低天秤的一侧
 
2013-9-23
 
 
一些地名
 
伊朗,伊拉克,巴勒斯坦
约旦,埃及,黎巴嫩,
撒哈拉,索马里,毛里塔尼亚……
轻轻地念出这些名字
这些被色彩填充的传奇
三角梅上闪耀的神迹
一条柏油路
通向莫名的远方
与之竞争的,是风
在沙漠中刻下的无意义的线条
和海市蜃楼中闪亮的湖泊
 
2013-9-23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