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翻译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 《恶之花》第5首“我爱那裸露时代的记忆” (阅读986次)



5.我爱那裸露时代的记忆
 
我爱那裸露时代的记忆,
当太阳神乐于为雕像抹上金黄。
那时的男女矫健敏捷
尽享生活,没有谎言和焦虑。
天空也充满爱意,抚摸他们的光背,
强健他们高尚的臓器。
那时,慷慨多育的大地女神,
没把儿女当成养不起的负担,
反而像心怀博爱温情的母狼,
任万物吮吸她棕色的乳房。
那时的男子俊朗健壮,
很自豪让美女封为其王;
她们像无伤痕裂口的处女新果,
惹人想咬她们光滑结实的肌肤。
 
可如今的诗人若要想象
那些原始裸露的壮观场面,
非但见不到裸体男女的纯真健美,
反而感到阴森的凉气浸透他的心肺,
眼前站着一群病色的可怖怪物。
唉,本该由服装遮蔽的魑魅魍魉!
唉,可笑的胴体!真该遮住的胸脯!
唉,可怜的躯干,弯曲干瘦,或松弛,肚有赘肉。
那实用之神,冷酷无情又不动声色
把孩子们用铜臭的襁褓包裹!
而你们女人,可悲啊!像蜡烛一样苍白,
被放荡滋养,又被它损伤。而处女们
遗传她们母亲罪孽的恶果,
还有多育引发的一切丑陋!
 
我们这些腐化的民族
确有古人未知的美女:
脸色因为心脏衰弱而憔悴,
所谓的病态苍白之美。
然而这些缪斯女神后期的发明
绝不妨碍这些患病的生灵
把深深的敬意献给青春,
——这青春圣洁单纯,面容温存,
眼睛澄澈明亮,如秋水流淌,
无忧无虑漫过一切屏障,
如天之碧蓝,鸟语花香,
将其芬芳、歌唱和温存的热情
倾注在天地万物之上!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