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翻译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 加拿大诗人欧文莱顿的两首诗《肥沃的泥土》和《肖像》 (阅读1237次)



肥沃的泥土
 
[加]欧文·莱顿倪志娟译
 
这些树上有最鲜艳的苹果,
但直到我,预言家,开口,
它们并不知道自己存在的意义,
也不知道还有别的什么传奇花环似的挂在
它们扭曲如一个谣言的
黑色枝条上。风的喧闹声是空洞的。
 
那些有翼的家伙也好不了多少,
虽然它们始终带着我狡黠的眼睛,
无论它们飞落何处。请留下,我的爱;
你会看到,它们多么优雅地
将我产在榆树叶上,
或者将我包裹在夏日初升的光尘中。
 
在八月,如果工匠和瓦匠
像我们身边的苍蝇那样密集,
为那些并不需要房子的人们,建造
昂贵的房屋,除非他们放过
我,让我从他们喷洒着防虫剂的橱柜呼啸而去,
否则他们的买家将没有欢笑,没有安宁。
 
我能无偿为他们扩建房间,
送给他们疯狂的
用来计时的日晷,但我已经看到
在黄昏和周日的下午我无规则的脚印
如何使他们惊恐:
他们喷药数个小时,以消除它的阴影。
 
如何主宰现实?爱是一种方法;
想象是另一种。坐在这里,
坐在我身边,宝贝;用你的手握住我坚硬的手。
我们将铭记蝴蝶在树篱间的消失,
用他们翅膀上的微型手表:
我们的手指抚触土地,如同两尊佛。
 

肖像
 
[加]欧文·莱顿倪志娟译
 
稍稍留意一下下巴
和僵硬的效忠者,嘴
和苍白的肤色:
这些是肉体或从属于肉体的。不过
 
还是从含义幽微的无框眼镜
开始吧,从限制,
从佩戴者
向普世价值的敞开开始,
 
(让心
与心之所欲之间
不再有阻隔)
 
然后画下朴素的眼镜上方
同样郁郁寡欢的其他人
所留下的
干枯抽象的眉毛和持久的阴影。
 
这些疯狂的人,多年来一直住在
高耸的粉色鼻子的塔楼中,
在平坦的阳光下,通向这遥远城堡的
吊桥,古意盎然。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