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翻译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 弗罗斯特爱情诗十一首 (阅读4633次)



弗罗斯特爱情诗十一首
曹明伦 

到风雨中来做我的爱人
 
挟着风暴的破碎的乌云在飞驰。
  大路上终日冷冷清清,
路面上数不清的白石块隆起,
  蹄痕足迹都荡然无存。
路边野花太潮湿,蜜蜂也不采,
  枉然度过艳丽的青春。
走过小山来吧,随我去远方,
  到风雨中来做我的爱人。
 
在森林世界被撕碎的绝望之中
  鸟儿几乎都停息了歌声,
此刻喧嚣的是那些千年的精灵,
  虽然鸟儿仍在林中栖身;
森林的歌声全都被撕碎,就像
  易遭摧残的野玫瑰凋零。
到这潮润的林中来吧,做我的爱人,
   这儿枝叶滴雨,当风暴来临。
 
强劲的疾风在我们身后驱策,
  疾风会传播我们的歌声,
一汪汪浅水被厉风吹起涟漪,
  快撩起你那坠地的长裙。
我们径直去向西方又有何妨,
  即便让鞋袜沾上水痕?
因为滴雨的金菊——野生的胸针
  会弄湿你美丽的胸襟。
 
摧枯拉朽的东风从未这般劲吹,
  可这似乎像是海归的时辰,
大海复归古老的陆地,在远古
  海在这儿留下贝壳鳞鳞。
这似乎也像是爱情复归的时刻,
  疑惑之后,我们的爱苏醒。
哦,来吧,走进这风暴与骚动,
  到风雨中来做我的爱人。
 
黄昏漫步
 
我漫步穿越收割后的草场,
  但见草茬生发的新草
像带露的茅屋顶光滑平整,
  半掩着通往花园的小道。
 
当我漫步走进那座花园,
  忽听一阵凄清的鸟鸣
从缠结的枯草丛中传出,
  比任何声音都哀婉动人。
 
一株光秃的老树独立墙边,
  树上只剩下一片枯叶,
孤叶准是被我的思绪惊扰,
  荡荡悠悠向下飘跌。
 
我没走多远便止住脚步,
  从正在凋谢的紫花翠菊
采下一朵蓝色的小花,
  要再次把花奉献给你。
 
春日祈祷
 
啊,让我们欢乐在今日的花间,
别让我们的思绪飘得那么遥远,
别想未知的收获,让我们在此,
就在这一年中万物生长的时日。
 
啊,让我们欢乐在白色的果林,
让白天无可比拟,夜晚像精灵;
让我们快活在快活的蜜蜂群中,
蜂群正嗡嗡围绕着美丽的树丛。
 
啊,让我们快活在疾飞的鸟群,
蜂群之上的鸟鸣声忽然间可闻,
忽而用喙划破空气如流星坠下,
忽而静静地在半空如一树繁花。
 
因为这才是爱,真真切切的爱,
是注定要由上帝使之神圣的爱,
上帝圣化此爱是为了他的宏愿,
但此爱此愿却需要我们来实现。
 
风与窗台上的花
 
恋人们,忘却你的爱,
  来听听这段相思幽情,
她是窗台上娇花一朵,
  他是冬日里微风一阵。
 
当冰与霜凝成的窗纱
  在中午时分冰消霜融,
关在鸟笼中的金翅雀
  在她头顶上啭鸣咏诵。
 
他透过玻璃注意看她,
  身不由己,情不自禁,
中午才打她跟前飞过,
  可天一黑又再次飞临。
 
他是冬日里一阵寒风,
  关心的是白雪与坚冰,
关心的是枯草与孤鸟,
  但却几乎不懂得爱情。
 
可他在那窗台上叹息,
  他轻轻地摇动那窗扉,
室内的她目睹了一切,
  因为她彻夜未能入睡。
 
也许他差点儿就成功
  说服她与他一道私奔,
从那温照的火炉旁边,
  从那火光映照的明镜。
 
但那花儿只微微倾身,
  想不出应该说的话语,
而当黎明来到的时候,
  风早已吹出一百英里。
 
采花
 
别你在拂晓黎明,
在清晨的霞光之中
你曾走在我身边
使我感到别的悲痛。
还认得我么,在这日暮黄昏,
苍白憔悴,还有漫游的风尘?
你是因不认得我而无言
还是因认得我而噤声 ?
 
随我去想? 就没有半句话
问问这些凋谢的花,
它们竟使我离开你身边,
去了这么漫长的一天?
这些花是你的,请作为量尺,
量一量你珍藏它们的价值,
量一量那短短的一会儿,
我曾远远离去的一会儿。
 
  等待
    ——暮色中的一块土地
 
有些什么会入梦,当我像一个幽灵
飘过那些匆匆垛成的高高的草堆,
独自闯进那片只剩草茬的土地,
那片割草人的声音刚消失的土地,
在落日余晖的残霞之中,
在初升满月的清辉之中,坐下
在洒满月光的第一个干草堆旁边,
隐身在无数相同的草垛中间。
 
我会梦见在月亮占上风之前,
与月光对立的日光阻止黑暗;
我会梦见夜鹰充斥整个天空,
相互环绕盘旋,发出可怕的怪声,
或尖叫着从高处向下俯冲;
我会梦见蝙蝠表演滑稽哑剧,
那蝙蝠似乎已发现我的藏身之处,
只有当它旋转时才失去目标,
然后又盲目而急速地不停寻找;
我会梦见最后一只燕子掠过;梦见
因我的到来而中断的我身后
香气深处唧唧喓喓的虫鸣
在一阵沉寂之后又重试嗓门,
一声、两声、三声,看我是否还在;
我会梦见那本用旧的《英诗金库》①,
我没把它带上,但它仿佛在手边,
在充满枯草香味的空气中清晰可见;
但我最可能梦见一个不在场的人,
这些诗行就是为了要呈现在她眼前。
 
①《英诗金库》全名为《英语最佳歌谣及抒情诗之金库》,由弗·特·帕尔格雷夫编,1861年初版,1897年再版,该书是弗罗斯特最喜欢的诗选集之一,国内有四川人民出版社1987年出版的英汉对照本
 
反正爱都一样
 
如果我能忘掉你,我就会忘记
(反正爱都一样)站下来凝视,
忘记有时候沿弯弯的小路下山,
忘记说:大地哟,你多么美丽!
我就会忘记忘掉那隐隐的忧虑。 1
 
如果我能忘掉你,我就会忘记
(反正爱都一样)青春的虚荣
竟然没有减少那么一点点真实,
忘记被徒然指望或给予的东西。
我就会忘记忘掉我曾经得到的。
 
如果我能忘掉你,哦,亲爱的,
(反正爱都一样)我就会忘记
我俩也许像看一颗朦胧的星星
那样看过那注定得不到的东西。
我就会忘记忘掉我已一败涂地。
 
相逢又分离
 
在我顺着那道石墙下山的途中
有一道栅门,我曾倚门看景致,
刚要离开时我第一次看见了你。
当时你正走上山来。我俩相逢。
但那天我们只是在夏日尘埃中
结合了我们俩大小不同的足迹,
像把我们的存在描成了大于一
但小于二的数字。你的伞一捅
就标出了那个深深的小数点。
我俩交谈时你似乎一直在偷瞧
尘土中的什么并对它露出笑脸。
(哦,那对我并没有什么不好!)
后来我走过了你上山时走过的路,
而你也走过了我下山时走过的路。
 
约束与自由
 
爱有她所依附的地方,
有拥抱的手臂和环绕的山岗——
能阻挡恐惧的墙中之墙。
但思想并不需要这些东西,
因为他有一双无畏的翅翼。
 
在雪地,在沙滩,在草坪,
我看见爱都留下一种迹印,
因为被这世界拥抱得太紧。
爱就是这样并因此而满足。
但思想已摆脱这种约束。
 
思想能穿过星际的黑暗,
整夜坐在天狼星的表面,
直到白昼来临才迅速回还,
他经过太阳,回到尘世,
根根羽毛发出烧焦的气息。
 
他在天空获得的便是他的拥有。
然而有人说爱拥有美的一切
就因为她被约束并真正持久,
而思想得远行至另一个星座,
发现爱拥有的一切在那儿融合。
 
新愁
 
在两人曾散步的地方,如今只有
一人独自漫游,像个圣洁的修女,
沿着夏日树阴遮掩的卵石小路,
小路慢慢地把像在梦游的她
引向那个开满了百合花的水池
和荡漾的池水。
 
未被风吹散的薄雾慢慢向她飘来,
飘过一个五彩缤纷的地带,
怀着朦朦的关切拥抱了她一会儿,
雾也许对她说过话,
也许问过她关于爱的回归。
她没有任何表示。
 
薄雾飘散时她也没有任何表示。
唉,爱在破碎的心中也许不会死去,
它会同盲目的信念作无言的斗争,
我们总盲目地相信自己所珍爱的
不可能完全变成悲愁
或完全消失。
 
讨玫瑰
 
一座好像没有男女主人的房子,
  关闭它房门的似乎从来都是风,
它地板上撒满了泥灰和碎玻璃;
  它坐落在一个旧式玫瑰花园中。
 
黄昏时我和玛丽打那儿经过,
   我说:“我真想知道这屋的主人。”
“你不会认识的,”玛丽信口说,
  “但我们想要玫瑰就得去问问。”
 
我俩一定要拉着手一起转身,
  当时寒露正降下,树林已沉睡,
我俩冒失地走向那扇开着的门,
  像两个乞丐砰砰敲门要讨玫瑰。
 
“不知名的女主人,你在家吗?”
  玛丽直截了当地把来意说明白,
“请问你在吗?打起精神来呀!
  夏天又至,有两人为玫瑰而来.”
 
“回想一下那位诗人说的话吧——
  每个少女都知道赫里克的忠言:
鲜花若不被采摘只会变成枯花,
  玫瑰当采而不采只会终身遗憾。”①
 
我俩没有松开紧拉在一起的手
  (也不十分在意她会怎样认为),
当风韵犹存的她来到我们跟前,
  无言但却慷慨地给予我们玫瑰。
 
语出英国诗人罗伯特·赫里克(1591-1674)的《给少女的忠告》:“玫瑰堪折莫迟疑……”。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7年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