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翻译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 杰克·吉尔伯特《拒绝天堂》选译之二 (阅读2159次)




三十种最爱的生活:阿玛格尔1

我每天早晨醒来,在四楼,

用灰泥和河草做成的有两百年的

四壁之间。我经常离开那个女人,

步行穿过美丽的哥本哈根,

到阿玛格尔岛。到我的小屋——

它在纳粹留下的营房里,面对一片沼泽。

大多数时间是冬天。

将消防栓大小的铁炉生起火,

上面放一只钵,到水渐渐变热时,

放进汉堡和蔬菜。

开始用麻木的双手打字。我计划

写两个星期、挣一千元的那本书

已经滞后一星期(恐怕

要超过一个月)。没有钱也没有

希望。然后汤的香味,

房间温暖。我经常打字一整天,

到夜里很晚。一直到汤

喝完。然后我又开始走回去,

穿过结冻的城市,嘎吱嘎吱在护城河上,

寂静中格外地响。群星灿烂。

照着她等我回来,准备好煎香肠

在凌晨两点。我不经意地想起

中国古代一位诗人在贫困中

写道:啊,不亦快哉。”2

[译注]

[1].     阿玛格尔(Amager),丹麦岛屿,丹麦首都哥本哈根的一部分。

2.   语出金圣叹《不亦快哉三十三则》,诗中引用的是林语堂的英译;参见《不亦快哉——林语堂中英对照丛书》,百花文艺出版社,2002

博物馆1

我们是里面的居民,和那些机械,

是一阵微光传遍那些器械。

我们存在,伴着里面低语的风

和低垂的月。在那些管道中间,

在骨头的廊柱大厅里。肉体

是一个近邻,但不是生命。

我们的身体并不擅长记忆和保存。

是精神,紧紧抓住我们的珍藏。

那个意大利黄昏,渡船经过贝拉吉奥,

在寂静中驶过科莫湖2,到达

我们上岸、开始攀越青山之处。

和她一起度过十一年之后,那些生活

身体保留的如此之少,

而嘴保留的甚至还没有那么多。但心

却不同。它从没有忘记

那片松树林,月亮每天晚上

在树林后面升起。我们一次又一次

把我们甜蜜的灵魂放到小纸船上,让它们

驶归死亡,每一只都慢慢移动,

驶进黑暗,渐渐消逝,一如我们的心

客居而享受,受伤但充满渴望。

[译注]

[1].     博物馆(KUNSTKAMMER),原文是德语单词;在这首诗中博物馆指的是心灵或精神的记忆。

2.     意大利的科莫湖(Lake Como)是欧洲最深的湖泊之一,湖水来自阿尔卑斯山积雪融化的雪水,冰凉清亮,晶莹透彻;贝拉吉奥(Bellagio)是湖边一个闲适幽静、飘荡着田园牧歌的古镇。

万圣节

有一百个野蛮人在艾伦1

三层楼住宅里。而他正安静地

坐在厨房里一张小桌边吃东西。

一个人,除了奥尔洛夫斯基的小弟弟

——他睡着了,脸顶着墙壁。

艾伦戴一顶红色无檐便帽。赤身披着

一件宽松的浴袍。及肩的长发

和及胸的,油乎乎的长须。

每一个都至少比他小十五岁。毁掉了

像那个集团中的其他人。他杰出的

天赋毁掉了。他良好的心智

变得越来越简单。佛教的唱颂,枯竭的

诗歌。在孩子们的绘画里

没有中间色调。契诃夫说他不想

让听众哭喊,而是看见。艾伦给我看

他秃顶的老头皮。一种爱。

亚琛大教堂是一幢平庸建筑的好拷贝。

建筑师尝试了两千年,寻找

把圆顶放在方形地基上的办法。

[译注]

[1].   艾伦,即大名鼎鼎的艾伦·金斯堡(Allan Ginsberg),杰克·吉尔伯特的好朋友;下面提到的奥尔洛夫斯基(Peter Orlovsky, 1933-2010)是俄裔美国诗人,又是艾伦·金斯堡的同性恋人。

公鸡

他们已经杀了那只公鸡,谢天谢地,

可是我的一半山谷没有了打鸣

很是陌生。没有了那只公鸡

好像中国榆树旁我的地方并不是每天都在那儿。

仿佛我都不在了。我摸摸自己的脸,

起来沏了茶,感觉我的内心

并不需要疆域。象枯草,衰败失色

但不屈服。在世界的喧闹中沉默。

他们杀了那只公鸡,因为他对那六只邋遢的母鸡

毫无感觉。现在只有那只雏鸡

来宣告顶替了。她们只是他的婶婶。

大多数时候他勤于打鸣。很长时间

其它农场的公鸡并不回应。

但昨天他们开始放开了喉咙

朝他表演。他想回应,

却不得要义。嘲讽

和失败持续,直到有一天,

从山谷另一边传来一个低沉的声音

说:看在上帝的份上,孩子,像这样子。

于是开始了。不再费心去断言

风景的各部分,而是宣告

太阳和月亮的伟大、荣耀。

传述天主,神秘
和欢乐。哪些是野蛮哪些不是。

描述风与歌的领地。以及

万物之中何为高贵。从此一切安宁。

罪过

他在想这罪怎样事关重大,

在仅仅活着之中他有多少股份。

比如懒散。无所事事,

被浪费的日日夜夜,积成了

这些心爱的年月。又长又热的下午

观看蚂蚁,当知了在中国榆树上

哀怨生命短促。

没人注视时常常这么懒散。

在四处泥土的歌唱中,浪费了

六月的清晨。秋日的下午一无所事,

只是谛听溪流的诱人歌声,

而云朵把他引入甜蜜的快乐,

一切听之任之。用尽我们拥有的

些微的时间,品味我们的凡俗生命,

悠闲而缓慢地跳着华尔兹。不在意

未来。乐于让园子荒废,

让房子继续平时的零乱不整。

是的,又垂涎邻居们的妻子。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