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翻译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钢管舞》的不同版本和评说 (阅读1887次)



《钢管舞》的不同版本和评说

●钢管舞(潘灵剑)

把胸衫甩向空中。她从身体里释放出蛇。

从水蛇到火蛇。她的眼里吐着信子。臀部放电。

早晨我还在公园的合欢树下健身,扭脖子,踢腿,

我日日绕树而行,向着吐露清香的合欢树,无限走近。

肯定有什么秘密,使她和钢管获得了沟通。

我看见一头勃发的牛冲上斜坡,弧线有力,

看见铮亮的犁铧,破开水草馥郁的新野。

长臂猿抓着古老的树藤,在绝壁上自由飘荡。

金钟倒挂,萼片翻卷的吊钟海棠,粉艳而奇特。

肉体分叉,合欢花烈焰四射,野性呼喊。

她一次次冲向峰顶,一次次优美滑落。

有那么一刻,她劈腿分叉,长发空垂,

将肉身和钢管,定格成一个倒置的十字架。


这首小诗作于
20106月,不意得到一些认识与不认识的网友的关注。有的干脆写了精悍的点评,评读文字活色生香,触觉比我的诗更为深入。此诗写后贴在我的新浪博客上,原题《钢管舞娘》,次日改为《钢管舞》,目的是调整指向,减少俗艳;同时,对诗行稍稍作了修缮。文摘半月刊《视野》(2011/09)转载的是我的初稿,这个初稿连我的电脑中也已不存在。诗人大卫在《读者》(原创版2011/03)上作了热情的推介和精彩的点评,用的是我改定后的博客版。但无论视野版还是读者版,期刊编辑都对此诗的若干标点作了合乎散文但有违诗旨的更改——现将博客版抄录于此,算是一种厘清。此诗最初也曾贴于诗生活论坛,评论家木朵是最先的评读者。他的美言令人感奋,尽管我曾就个别异见与他作过互动。网友笔峰静思、汪永生也都做过自发的荐读工作。乘此,一并感谢。

木朵的点评:

此情此景,如果是罗兰·巴特,他不会利用太多的比喻来形容那一块裸舞的碧玉,他会分析这种舞蹈的性质,在言辞的配合下,一步步把表演者的性欲与观者的性欲区别开来。但他不适合写一首诗。

在这首诗中,“早晨”这个时间名词造成的某种秩序,渴望将作者的其他生活花絮纳入一次观看钢管舞的时机之中,我本以为诗中还会出现一个“今夜”之类的名词与之接头——虽然不见这类词,但诗中主要是交代一个夜晚的所见所想。他在表述自己的欲望时,通过广泛地化身为他物来稳妥地呈现。读者可以觉得他还不够坦率。

需要感喟的是,他在最后利用了“十字架”这个隐喻——这种“有那么一刻”的契机为这首诗找到了恰当的尾声,就好像在警告委身于淫欲的看客要注意心灵的卫生。

(我的回复:

网络视频时代时时包围、延伸、撩拨着我们的感官。通过它,我喜欢欣赏、观察这个人类充满活力的部分,包括地穴探险、冲浪、滑板、悬崖跳水、热舞,等等。尽管很多时候自己是静态的,甚至是蛰伏的,但内心深处总有一种节律与之呼应。平日里,当街头少年戴着漂亮的滑板帽飞驰而过,我会莫名地兴奋。

也许泛性意识的骚动导致了这首诗的暧昧。正如钢管舞本身的文化意味也是暧昧的那样。钢管舞并不等同于裸舞、艳舞。原始舞蹈、的士高舞蹈、肚皮舞、宫廷舞、踢踏舞乃至芭蕾舞,只要加入露骨的性挑逗,都可以顷刻间脱胎成为艳舞。钢管舞结合了体操和杂技艺术中的某些元素,它再次释放了身体,使身体的表现空间拔高了几米。纯正的钢管舞艺术无疑让我们看到了美妙的身体活力,当然,也包括暧昧本身。1946年燃起的那场比基尼文化大火一直烧到现在,极少带来的极多,蔚为文化奇观。这种舞蹈也未能幸免。但我更关注人的纯正活力本身,尽管有时它要流落街头、地下。性只是活力的一种。性是干净的,但淫秽不是。

大卫的点评:

力量,绝对是力量,女人是水做的,那根钢管仿佛一个“热得快”——水做的身体一旦与钢管交谈,就是开水了,再冷艳的女子也会被它给沸腾了。何其忘我,何其投入,何其自信,她的“身体里释放出蛇”——此句既指身段之柔韧,也暗喻其表情神秘、冷俏。表演得太到位了,太给力了,以至于在跳舞过程中,竟然获得了巨大的力量,仿佛是“一头勃发的牛冲上斜坡”。最后五行,作者更是通过贴切、形象的比喻,把舞者的诸般高难,诱人,“粉艳而奇特”甚至性感的动作抒写得惟妙惟肖、栩栩如生,让人叹为观止。

表面上,这是一个人的狂欢,其实,这种狂欢背后显现的是一个时代巨大的孤独,在这个物质时代,借助一根钢管,我们的身体才得以狂欢,灵魂才得以独舞,喜矣?悲矣?不禁想起皮娜·鲍什的名言:我跳舞,因为我悲伤……扯远了,打住。

笔峰静思的点评:

这是一首相当有力度的诗歌,铺设的场景呈现多重具象(5)效果,给读者以想象冲击。从“蛇”的柔软到吐出火焰般的“热”,情态一触即燃;而后继续通过3/4/5/6几个具象勾画,产生一组钢管舞的曼妙奇特感受。同时,又采用叙述语象的转承:“我日日绕树而行……肯定有什么秘密,使她和钢管获得了沟通。”使舞者与钢管获得生命的切合,引发了一场惊心动魄的姿态飞扬,如同诗人生命孤独的灵魂在起舞;“她一次次冲向峰顶,一次次优美滑落”这何尝不是人生起起伏伏的生动写照啊!那孤独、痛苦、愤懑都倒悬定格在十字架上,定格在时空之中(末句:将肉身和钢管,定格成一个倒置的十字架)。

    钢管舞

把胸衫甩向空中。她从身体里释放出蛇。(具象1

  从水蛇到火蛇。她的眼里吐着信子。臀部放电。(具象2

  早晨我还在公园的合欢树下健身,扭脖子,踢腿,

  我日日绕树而行,向着吐露清香的合欢树,无限走近。  

肯定有什么秘密,使她和钢管获得了沟通。(语象1

  我看见一头勃发的牛冲上斜坡,弧线有力,(具象3

  看见铮亮的犁铧,破开水草馥郁的新野。(具象4

  长臂猿抓着古老的树藤,在绝壁上自由飘荡。(具象5

  金钟倒挂,萼片翻卷的吊钟海棠,粉艳而奇特。(具象6

  肉体分叉,合欢花烈焰四射,野性呼喊。

  她一次次冲向峰顶,一次次优美滑落。

  有那么一刻,她劈腿分叉,长发空垂,

  将肉身和钢管,定格成一个倒置的十字架。(语象2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5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