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翻译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红草莓,蓝草莓(10首) (阅读2341次)



©明迪


冰草莓


她们经不起解冻。直接放进搅拌器,
加点水,香草,快速20秒,
一大瓶草莓奶昔就在眼前了。

倒进玻璃杯,一杯接一杯,我喝下去
你需要补充的水分,不知你好点了没。
窗外的玫瑰开了些许,细小的花蕾,

隐在荆棘中。远处草莓园,人影稀疏,
一连几天的雨水,不知冲落了多少果子。
上星期我採了两磅,又红又大的,

回家洗掉泥土,摘去绿叶,放进一个
巨大的冷藏箱,里面还有冰冻芒果,菠萝,
柿子,西瓜,木瓜,蜜瓜,奇异果......

五光十色,如同这个季节的孤独本色。
她们在最新鲜的时候,直接冷冻了,
只有用金属搅拌器打碎,才能保留

原有的色泽,味道。有些场景
也同水果一样,一解冻就会融掉,变质,
但用什么器物去打碎,才能保鲜,

我一直苦于找不到答案。雨停了,草莓园里
人影晃动起来,也许雨后的草莓更甜。
但杯中的,是你不在的日子里,採集的,

碎末上,还存有那两个星期的阳光
带给她们的全部温暖,祥和,念想——
此刻在温凉的冰霄中,缓慢地,自我消解。

2010.5.20.



红草莓,蓝草莓


纯粹出于偶然,两个名字排在了一起
纯粹,偶然,鲜红的心型,暗蓝的唇型
在货架上端坐着,对视着,如月影下
红宝石,蓝宝石,放着光,却是不同的波长

父亲生病的夜晚,我去24小时店买药
无意中看见草莓,无意识各买了一盒
红的会让我天亮时心慌,蓝的会让我夜里不迷路
我捧着一瓶药,两盒草莓回家,父亲已睡着

我坐在厨房,不开灯,窗外是彻夜的灯海
它们听不见我想说什么,其实我没话可说
我把蓝草莓洗干净,生吃,几个欲张口的唇型
吃进我嘴里却没有声息。又是几个。我一口气吃完

一大盒,如同消灭了一大堆想说话的生灵
红草莓我不放冰箱,天亮后我眼睁睁看它们
在太阳下熟透,烂掉,我心里会生出偶然的快感
如同杀死若干淌着鲜血的心脏,那样的明快,纯粹

如同我自己又死了一次,纯净的,粉身碎骨的
漂亮的死亡。你看草莓多漂亮,花蕊开在果实外
如同细小的翅膀。你怎说死亡不会飞翔,不会色彩斑斓
它们如同爱神降落,叮叮当当,风声四起

来的果敢,走的果断

2010.5.22.



死神


她在云上,荡秋千,星星垂手可及——
微凉的卵石,紫色海棠花……

你一个鱼跃,如一匹海马
千姿万势,初夏的流萤……

她在应该闭眼的时候,笑了
你说,亮晶晶啊,她伸出海蝴蝶的翅膀

你说小心翼翼,你说花心,你说痴,你说飞……
她在应该叫喊的时候,低吟了一句,爱呀

她想把你锁进爱,她不让你回家,她就是家
你抽出剑,俯身,吻她的痛——你将她从九层塔下解开

2010.5.23.



陷阱


一面绿色的旗帜,从湖底升起
向我预示着什么。我停下来,满怀好奇
它却飘远了,不等我,触摸一下
从它招展的一瞬间,我看出它的质地

滑润,却不是丝绸。它有一种响声
却不是纸。更不是塑料。它粉碎了
我对细节的设想。我坐下来,等待
裂变,爆炸,我抬头看,每一只飞过的鸟……

你有一双迷人的眼睛,却从不让我直接看
你看到的秘密,时间流过,亲情流过
也许我应该走近你。走进你(的局部)
才能发现我的错失。而路在前面的亮处,关闭

2010.5.26.



光阴


我已开始怀念,这没有过去的,过去
我喜欢你清晨起来,录入旧文
带给我的新奇,也怀念我自己的心跳

怀念你让我掉进一个迷宫,扑通
一进来就出不去。我陷入的是一个蜜橘
需要一种苦把我拉起来

在迷宫里继续走。时间梳理自己的羽毛……
有一些暗处,也有一些明处,为什么没有跑道?
你说这里同史蒂文森的冥想,一样的颜色

一样的格局。也许我能画一条船,游出去
也许我不希望有出口。矛盾,这样美丽,简单
这样预料不到,这样惊心动魄的寂静

也许我能用造船的木料,修一扇门
可以进,可以出。也可以不进不出——
权当是木马,“大龄,上来吧,再骑一次”

2010.5.27.



移动的标本


分别的日子里,我已习惯了吃素
分不清我是蔬菜,还是水果
想你的时候,我比植物还安静
而草莓,又把我带到红蓝宝石的晶体世界
如手镯里的琥珀……我带着自己飞翔
从两个世界爱你,植物的,矿物的

一个人的地理学,可以这样眩目

所有的飞禽走兽,不过是蝴蝶的变种
寻找自己那朵花。而草莓
从田野到餐桌上,无非是告诉我
多吃色素,投胎成一叶雌性的草,寻找雄性的花冠
但我终究是漂流物,且已启程
但我终究是动物——移动的物体
你花心,我就是随你移动的蝴蝶,或标本

2010.5.28.



太阳花


右边的斜坡上,开了一些太阳花
紫色的花朵,像眼睛,也像嘴唇在启合
太阳一落山却闭上了,看不出

白天开放过。由此我想,月亮也一定有自己的光
另一些花神为它而绽放,天亮时关闭
完全不显露夜里存在过。而左边的栀子花一到夏天

从早到晚散发着香味,仿佛它们的太阳
与星象无关,只与季节有关,但它们和太阳花一样
不需要每年剪枝,第二年照样开出新的花

后院的玫瑰,却必须冬天剪去旧枝
春天才会长出新的枝叶,花蕾。而前院的萱草
不需要浇水,每天开出几支细长的朵苞,晒干后

放进汤里,鲜美宜人。这个季节花眼缭乱
我从左走到右,从右走到左,前前后后
不知哪边才是事物的本质。也许根本没有“本质”

每一种植物(草本或木本)都有自己的根
自己的水分,自己的阳光,自己想去照亮的物质
而它们想取悦的对方,不也正在寻找它们?

2010.5.29.



冰月亮


只有此地,事物才是对称的。
你取出冰西瓜,几刀下去,
十几片红月,落进一个蓝瓷碗——
是否是瓷器我已经忘了,但这
不重要,端在手上的冰是重的,
送进嘴里的凉是需要的,
“你吃”“你吃”,你不停地说,
听起来像“你痴”“你痴”。事后
我也渴,但我喜欢听你把月亮
吃进身体里,照亮我的整个夏天,
让我以后回忆起,那种光润
的感觉,仍然有切肤的细致。只有此时,
事物才是准确的。何为想念,何为爱,
语言多么苍白。不开灯的日子里,
红月,蓝月,紫月,在桌上浮动,
切开哪一个,才可以进入
彼此的暗处。从此处到彼处,48天
零三小时三分三秒六千二百五十一英里,
伏在我胸口的,不是你匀称的呼吸,
是我的心痛,而去痛片,在天上行走。

2010.8.



仙人掌


我也不轻易蒸发水分,但我的抗旱力
正衰减。我以为开过花,就能留下种子,
直到今天,餐桌上出现仙人掌凉拌,
仙人球清炒,仙人片炖肉,仙人花煲汤,
我才知道可以如此鲜美,与我的乏味
可以有如此大的反差。每一片送到口中,
都有如他的嘴唇,那天触碰的感觉。
而我紧紧咬住的,只是一些切碎的细节。

2010.8.



瓷月亮 China Moon


天不亮,村里的女人们就围在井台边
洗碗,洗衣,洗床单,然后在太阳出来前
赶回家做早饭。她提了一桶水,到最旁边
蹲下,洗一叠盘子。这些是母亲早年留下,
她每天用来放水果,蔬菜,面饼,晚上
点蜡烛的细瓷盘,每天多一个,直到满月,
再每天少一个,直到新月。她盼他又害怕
去找他,每夜放电影一样回味那一次,
“喜欢吗宝贝?”她在他身下,不敢回应,
仿佛一开口梦就会醒来。长期独处,
她不习惯这样的亲密。“大郭今天成亲,”
井台边窃窃私语。盘子哗地流进水沟,
多米诺骨牌一样倒下,一个砸碎一个。
她没有去收拾,而是提起还没洗的衣服
急忙回家。这些东西明天再洗也不迟。
她匆匆换衣梳头,然后挽起一个篮子出门。
时间突然变得清晰起来,路边的玉米
一人多高了。她要赶去婚礼,亲眼看他
吻他的新娘。她要强迫自己一点也不嫉妒,
然后回家,每天听那些瓷盘摔破的声音。

2010.8.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4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