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翻译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伊朗浮露歌- 法拉赫扎德诗 (阅读2443次)





   伊朗女诗人浮露歌- 法拉赫扎德诗二首

  浮露歌•法拉赫扎德Forough Farrakhzad [名字也有拼成Forugh的] 被认为是伊朗当代最优秀的女诗人,生于1935年,十五岁中学毕业后入职业学校读裁缝并学画,十六岁嫁给了大她许多岁的表兄,一年后生了一个儿子,三年后(1954年)分开,儿子由丈夫家抚养。1955年出版第一本诗集《囚徒》,同年九月精神分裂,治疗。1956年出游欧洲九个月,出版第二本诗集《墙》,题献给前夫。1958年出版第三部诗集《叛逆》同时引起赞誉和诋毁。1962年她拍摄一部有关麻风病人的纪录片,获国际大奖和声誉。1963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为她拍了一个三十分钟的人物专题纪录片。1964年出版第四部诗集《重生》,而她最重要的诗集《让我们对寒季的开始怀有信念》在1965年诗集排印,但一直到死后才出版。1967年2月14日她拜访母亲返回的途中,车祸丧亡,年32岁。



  我的至爱
       [伊朗] 浮露歌- 法拉赫扎德 (1935-67)
我至爱的人
裸露着豪迈的身干
雄踞双腿之上
无畏,像死神

脸色刚毅
线条粗短成列
由他毫不温顺的四肢剪裁而成

我的至爱肯定属于
一个消逝的种族

他眼睛的幽深,犹若
鞑靼人一直渴望着
骑士的抵临

他牙齿的皓白,犹若
一个野蛮人耐心地守候
将猎物逼入绝境

我的至爱犹如大地
豪气,注定不逢迎他人
棱角分明的原则,残忍

我的至爱,自由得狂野
我的至爱,如一座孤绝小岛的
内核,凝聚的本能

我的至爱原本为人所弃
如面纱遮蔽的神,孤寂的修士
我的至爱来自遥远的古代
是美的本质

他的步态,足以唤醒
青春的纯真感官

他的气质,令人想到
神秘真理的诱人风情

他的爱,忠心不改
每一滴生命,每一撮泥土
所有的欢笑,所有的悲哀

他的爱,至情不渝
教区的每条无人行经的路,树木的每道绿色的纹脉
香皂幽微萦回的芬芳,牛奶留在舌上的鲜味

我的至爱肯定属于
一个消逝的种族

我的至爱
一个天然的男子
正如历代的信念中剩下的最后一批
我总是将他私藏
在我的胸前,在那残存的温暖中




   重生
       [伊朗] 浮露歌- 法拉赫扎德 (1935-67)

我所有的诗,只是黑色的歌
载你,去无尽盛开的黎明,升起

在这首诗篇中,我涌起叹息,你随之叹息
在这首诗篇中,我将你嫁接上树木、水、火焰

人生,也许就是那条悠长的被遮蔽的路
一个女人,每天走过
水果篮从不离身

人生,也许是一根绳子
一个男人,用它吊死自己
在某个阴暗的雨天挂在一根粗树枝上

人生也许是一个孩子放学一路跑回家

人生,也许是那短暂的抽烟时光
两次做爱之间
偷来的慵懒麻木
或者,漫不经心的一瞥
对过路人颔首致意
无心的微笑,说声你好

人生也许是那静止的一瞬
我的眸沉入你的瞳中

人生,也许是一种庇护感
“我将它溶进融融的月色
以及夜色黑暗的视野”

我的小室有孤独的局促
我的心有着爱的宽广
被爱的沉默侵占
细数人生的痕迹:
古老花瓶中
玫瑰靡丽的凋谢
你栽下的树苗
笼中的鸟
报时似地
对着窗外风景鸣唱

啊,啊
这是我的宿命
这是我的命定
我注定只享有一小片天
一片帘布就能夺走
我的命数就是从被弃的台阶上逐一下沉
最终突然踏入一个腐烂的放逐之所
我的命就是一程沉缓的旅途,通往往昔的遥远花园
我的命就是漫长的死亡,听命于一个声音
它曾说出
“我爱你的双手”

我将会栽下双手
我就会成长
我知道,我知道,我知道
一只迷途之鸟
将会在我沾满墨水的掌心
下很多蛋

我将摘下两颗樱桃
挂在耳边
我将摘下两朵白色夹竹桃
小心翼翼地贴上指甲

有一条路上
很多年轻粗俗的男孩
我曾是他们惟一的灵感之源
他们依然在那儿游荡
乱蓬蓬的头发
双腿细瘦
块头也没有变化
他们还在想着
那年轻女孩灿烂无邪的笑容
她早已在某一天被微风吹走

有一段拥堵的路
我的心在此隐藏我童年的街区

沿着时间之列的形状之旅
将形状的重量注入时间干旱的线条
一个形状,光洁平滑均匀
从镜子村落旁出现
因此有人活下去
有人死去

你可曾见过哪个垂钓者
在一条常见的浑浊古老的小河中钓到珍珠?

我认识一个悲伤的小仙女
她住在遥远的海洋
将心吹奏
到一支木笛中

那悲伤的小仙女
每个黄昏都会死去
每个次日的破晓
她必将重生
只需要轻轻一吻

按:汉译参照了两个英文版翻译,以上英文只是其中的一个版本,稍有不对应的词句。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5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