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翻译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韩国女诗人金惠顺诗六首 (阅读2997次)



    韩国女诗人金惠顺诗六首

当代韩国著名女诗人金惠顺Kim Hyesun1955年生于韩国庆尚南道的蔚珍市,其语言和诗思都对通常认为的传统女性诗歌乃至韩语诗歌进行了比较激进的突破。自从1980年开始写诗以后,已经出版近十部诗文集。她1994年的诗集《首尔,我的奥义书》获得2000年的金洙焕现代诗歌奖,2001年她又获韩国最高诗歌奖“素月”奖,为女性第一人。在一个访谈中,她回答什么是诗人这个问题时,如此说:“诗人确认的是不存在。诗人代表空缺。我认为诗人谈的是空缺的消失。诗人是没有价值的人,诗人是母亲……。一位母亲允许孩子的存在(那孩子立刻就成为他者、一个空缺)。她存在于自己和孩子之间,在一个创造性的空隙里。而存在于这样的空间中,有别于生存在一个父权资本主义的系统里。所以诗人的地位是相当独特的。”以下翻译都是从英文转译的。


   回想我生女儿的那天
             [韩] 金惠顺 1955-

 (根据传统伴鼓说唱剧节奏而作)

当我打开镜子进了去
看到我妈在镜中端坐,而我
打开了镜子再次进去,
我妈的妈在那镜子里端坐,而我
推开我妈的妈端坐其中的镜子,跨出那门槛
看到我妈她妈的妈妈在镜子里咧嘴而笑,而我
探头伸进那面镜子里我妈她妈的妈妈那两片裂开的笑唇
我妈她妈的妈妈的妈正端坐其间,比我还要年轻,
她背对着我,而我
再次打开镜子进去,
然后又进去,
然后再次进去,
镜子里越来越阴暗
所有的母系祖先端坐在那里
所有的妈妈冲着我
有的嘟哝有的大喊,娘啊,娘啊,
她们的嘴噘起来,哭喊着要喝奶,但
我的奶子干瘪,不仅如此,还有人不停地
朝我的肠子里充气,于是
我的肚子开始膨胀,比气球还要圆鼓,
接着就飘了,在大海上扬来荡去,镜子里
那么空阔,那么广漠
甚至连一根稻草也没有,而且
时不时地,闪电划过我的身体,而我
每次潜入海水,潜到
海底,我所有的妈妈祖先
留在岸上的鞋子就会
神不知鬼不觉地消失不见,可是
闪电依然在晴朗的天空闪现。
闪电消失。天地之间一片黑暗。
那个时刻,所有的镜子在我面前坍塌,转瞬的事,
它们在破碎之间,吐出一位母亲和许许多多
身穿白衣戴着白色手套的人,清除了
镜子的碎片后,举起我所有母亲的
母亲,她身上沾着血污,眼睛还没睁开,
她们说:一个公主啊,十指一个不缺!


   小调
 (公元28年的一首韩语诗)

先母亡魂找到我
求我借鞋给她穿
我脱下鞋子送给她

先母亡魂找到我
求我扶她站起来,她已没有脚
我脱下双脚送给她

先母亡魂找到我
求我身体让给她,让给她
我撕开胸膛掏出心

天上有山,山里有路通向天。
空无一人处
两轮圆月一道升起来。


    女人
        [韩] 金惠顺 1955-

我曾想,是否我写作,便会在痛楚中熬过这一切
走过那条我们不会一同踏上的路?或者,当我说
“亲爱的人……”,那时我是否为我俩疚愧?或者,我寻思着
如果我不曾为此小题大做,而是说“这个夏季
糟透了!” 我是否问过你,假若你离去
你以后的生日会怎样?
为何我不能将你藏在我的裙下?为何我不能,而电影里总能那样?

他们会来拳打脚踢我的大门吗?
当战争的所有大门被撞开,女人们
涌出,堵着门口,摇着头说
“不在这儿,他不在这里”。

为何我不能将你藏在裙下?……一个女人,将一个男人藏在裙下,被子弹击倒。那男人吞下这女人的鲜血,她刚咽下最后一口气。一个她扯出沙发中的垫料,腾出空间藏他。一个她掏空钢琴的肚子,罩住他的小床。琴键无声无调。一个女人坐在木桶上,毫不畏缩,喊道“他不在这儿,我没有藏他”。一个她被追逼到草棚,她躺在堆在男人身上的稻草上,“不在这儿,没藏他”。他们放火烧了到稻草。

以后日子,在我死后,
我的女儿将如何回忆我?

母亲撕开双眉
造了一个秘密阁楼。
因为夜晚太沉重,无法入睡,
母亲起身,戴上老花镜,
梦呓:
“不在这儿,我没有藏他”。

一棵无花果,阔叶的手掌
藏起了那些未曾开花就已暗结的果,
它站在雨中,
头不停地摇了又摇。


   节奏
        [韩] 金惠顺 1955-
一个女人走过,带着一滴泪珠。
擦着泪,擦着世界,
一个女人走过,带着一滴泪珠。
擦着自己的脸,
一个女人走过,带着一滴泪珠。

一个跛腿的女人走过。
她从自己的断腿中
拿出一条断腿。
一个女人走过,用腿走过。

泪珠,一个女人,你与她同行。
那热乎乎的节奏缠住女人走过。
一个暗淡的世界
被这经过的节奏擦掉。


  在夜里
    [韩] 金惠顺 1953-

老鼠
啃着梦中的白兔子
暗红的血从兔笼子里汩汩流出
老鼠啃着掉进猪食槽里的小猪仔
(一块块肉刚才还在子宫里烤
新生儿的第一口喘气惊厥而悸动
大块的肥肉
美味的,温暖的,而且咬下来就会流血)
一只老鼠啃着摇篮里的新生儿
妈妈去厨房忙着煮饭做菜
老鼠进进出出
出没于刚刚入土的尸首

老鼠,从未吃过不是偷来的东西

就是它,收集我们的影子,放到一个球里,吹气唤醒我们
就是它,总习惯于跟着走,偷偷地在脚趾间,在脚的菌蕨下
吞啊咽啊,快快地倏地一声卷起尾巴,甚至不怕一口气上不来
躲在监视镜头后,夜夜偷窥我们交媾
老鼠狂言说它见识数百世纪长的进化过程,每一天,磨着从未停止生长的牙齿

而在我们闪亮外表的另一边,在静脉之间的空处
在丝滑的皮肤下,在黑暗湿滑的小肠内
在唧唧作响的大衣柜下,在十只扭动的脚趾之间
在藏匿着风雨轻快脚步的头盖骨内
在我体内某个没有一线光照射得到的最为幽暗的隐匿处
死亡的解剖术,蜷曲在我体内几十年了,而在它的腹部
老鼠
磨着牙,要去咬下十根手指

在夜里



  关乎爱情
     [韩] 金惠顺 1953-

   一

他打开那扇窗
手,伸进我心里
泵出水

我想逃跑
所以我打开了门
而他竟能靠我很近
他打开了窗
从我心中抽出了水

他用泵抽啊抽啊
最终我眼前一阵阵发黑,踉踉跄跄
他打开了窗
将一块炽热的炭
扔进我空了的心房
对我说:跟我走,跟我走


   二

我跟着他,贴着他的脚跟。不管发生什么都紧紧跟着。
与此同时,他跑开了,充满恐惧地跑了。
边跑边说:我是你父亲,你要保持距离。
而我让他明白我是谁:我是你的丈母娘。
有时他会说:我是你的孙子,然后就跑了。
于是我立即吓唬他:我是你孙子的老婆,我要让你瞧瞧我们的纽带。
脑子烂了。脑子退化,被人踩了。
他自鸣得意地说:因为恋爱了,所以他看不到大山。
而我大言不惭地说:对我而言,根本就没有大山这样的东西。你难道看不出
这世界根本就是由很深的洞组成?


   三

我笑得停不下来。
每笑一声,
就会有一个洞出现在奔跑的衬衫上。

你戴着蓝色口罩,进来。
你手拿一把亮铮铮的剪刀,
说:起来,该摊牌了。

我们轮流
暴露肚里的货色。
你也开始笑。
嘻嘻——嘻——
你的,肠子,是,蓝的,精瘦,像膜,
你的,肠子,是,黄的,像一只,蛾子,有毒的。

笑声不断。
每笑一声,
衣服都随之消隐,
屋顶也不见了。
八只肢体伸展开去。
冷冷的阳光开始摇晃我们
这两个
止不住笑的人。
我们也摇晃了,
浑身上下沾满
常青树叶。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5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