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翻译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英国新桂冠诗人卡罗尔•安•达菲诗三首 (阅读4016次)



为了文责自负,所有转载请附注本网页网址:并同时注明:
“来自得一忘二翻译专栏,译者随时修改,译稿以译者专栏为准”。

得知卡罗尔•安•达菲成为英国桂冠诗人,将以前翻译她的三首诗先拿出来。译文和简介都未加修改(希望自己不会因为她的新荣誉而有所改观)。
按照我自己电脑里的标注,这一篇是2006年9月15日翻译的,以及博客上的留言和我的回复。


    说了点话
           卡罗尔•安•达菲

东西还都显着你的身形;扔下的衣服,浴室里
潮湿的盖布,空虚的手。这并非子虚乌有,而是
爱情质朴而温暖的原料。我的心也显着它。

我们醒来。私密的语言开始了一天。屋子里
我们走来走去,熟悉的动作。我们没有言词
呈现我们的梦,它们从手指间滑落成为轻烟。

我梦到的是我没有与你同行。我在一座城市游逛,
那不是你居住之地,我盯着陌生人,搜寻着
一个字眼将他们变成你。我却在你身边醒来。

我唤了一声:甜心。乏味的称呼昼光一样,刮擦着
更为黑暗的表面。你不在我的梦中,留下爱的
鬼影;不冷不热的咖啡杯或床单,轻柔至极的吻。

步行回家,我看到你打开了灯。从外面走进
屋子,同时喊着你的名字,算是说了点话了。


   Saying Something

Things assume your shape; discarded clothes, a damp shroud
in the bathroom, vacant hands. This is not fiction. This is
the plain and warm material of love. My heart assumes it.

We wake. Our private language starts the day. We make
familiar movements through the house. The dreams we have
no phrases for slip through our fingers into smoke.

I dreamed I was not with you. Wandering in a city
where you did not live, I stared at strangers, searching
for a word to make them you. I woke beside you.

Sweetheart, I say. Pedestrian daylight terms scratch
darker surfaces. Your absence leaves me with the ghost
of love; half-warm coffee cups or sheets, the gentlest kiss.

Walking home, I see you turning on the lights. I come in
from outside calling your name, saying something.
           from Standing Female Nude (Anvil)


卡罗尔•安•达菲Carol Ann Duffy1955年12月生于格拉斯哥,是当代重要的英语女诗人,已经出版六本诗集,获得多种奖项。1985年出版第一本诗集《站立的裸女》Standing Female Nude,受到普遍赞赏,立刻入围当年的第一本诗集奖;1987年出版《出售曼哈顿》Selling Manhattan,1990年出版《另一个国度》The Other Country,1993年出版《卑鄙时刻》Mean Time获得英国著名的两项诗歌大奖威特布赖德Whitbread和前进奖Forward最佳诗集奖,1999年出版《世界之妻》The World’s Wife获得美国的佛斯特奖,2002年出版《女性福音书》The Feminine Gospels。目前她是曼彻斯特大都会大学的当代诗歌教授。这首诗翻译自她的第一本诗集。


一个网友读者的留言:
  我是绝对不懂文学写作和翻译的。但是,也喜欢乱发表意见。 say something如果翻译成,《说点什么》,感觉会好些。其实,就是作者的娓娓道来。 反复读了这首诗歌,努力的体会作者的心态,企图能够用她的视角,体味她的心情。觉得很有难度。 很有趣的是,全篇几乎看不到一个时间状语。能让我注意到的是,中间一段,作者用了过去式,其它是一般现在时。那么,我要怎样去理解?非常希望博客主人讲解一下,好吗?不情之请。呵呵。 “浴室里的盖布”很专业,我不知道“浴帘”是否还有更通俗的名字。还有作者说到的梦境,我理解是一些“无法连贯的幻灯片”,其实,就是些“梦的碎片”。以及,这段的最后一句,如果说,“我醒来时,你在我身边。”我觉得更好。因为个人觉得,作者要说明的是,“你在身边。”所以,把主客颠倒一下,“我”还是在从句里屈尊一下吧。 在这里大放厥词,有点不知天高地厚,重在参与了。呵呵。得罪了呢。

我的回答:
    Saying Something不应该理解为say something这样的祈使句吧?这里不应该是说话人要受话人说点什么,而是告诉听话人或者自言自语(你所谓的娓娓道来)地说,你看我在说着话呢。看看最后的那个saying  something便会明白我的意思了。
    我所想象的这首诗的情境很字面,我读诗译诗的时候一般首先希望能够做到不要过度阐释。这首诗便是早晨一对男女(夫妻?情人?)醒来后的情境。浴室的盖布,显然不像汉语,不过英文没有一个专门的名词。我们也用这种东西。人们会在浴室放一个篮子,用来装换下来待洗的衣服,往往会用一块布或者大毛巾盖起来,这就是了。不过原文用的是shroud裹尸布,和第一行的意象一致。但是如果这样的翻译的话则太突兀了,除非啰里啰唆。
    这是一个早晨,我们醒来,面对的都是日常。但是醒在爱人身边,应该是温馨的吧。第一节似乎有这样的暗示。但是第二节中的日常性变得有点平淡了。这种平淡包括无法将梦呈现出来吧?
    第三节用过去时,梦,发生在醒来之前。于是,梦与醒之间是有时间差的。连私密的语言也无法呈现梦。因此有距离、陌生、自我疏离、与你的疏远等等。因此,我无法同意你将醒来的时候把“你”放到我身边。否则的话,“我”便没有动过。而这首诗的关键便是“我”入梦了,而入梦是一种远离。因为,最后必然是“我”回来。而且,和梦中情境的对照因此更加凸兀。回来后的认识在第四节。
   第四节中的日常应该是负面的了。第一节中的plain and warm变成了pedestrian, darker, half-warm。记得《包法利夫人》中爱玛的抱怨么?“像马路一样平板/无趣”便是pedestrian了。

博客原文链接
http://blog.poemlife.com/user1/watersculptor/archives/2006/19906.html


以下两首是2007年8月的翻译

   Words, Wide Night
          Carol Ann Duffy

Somewhere on the other side of this wide night
and the distance between us. I am thinking of you.
The room is turning slowly away from the moon.

This is pleasurable. Or shall I cross that out and say
it is sad? In one of the tenses I singing
an impossible song of desire that you cannot hear.

La lala la. See? I close my eyes and imagine
the dark hills I would have to cross
to reach you. For I am in love with you and this

is what it is like or what it is like in words.
        From The Other Country (1990)


  词语哦,宽广的夜
           卡罗尔•安•达菲

在这宽阔的夜晚另一边,某处,
距离,隔开你我。我在想着你。
这房间在转动,缓慢地躲开月亮。

这令人欢愉的。或者,是否该将这一行划掉
说:这悲伤的?以众多的时态之一,我唱着
一首难以成调的欲望之歌,而你无法听见。

啦、啦啦、啦。明白么?我闭上眼睛,
想象我必须穿越怎样的黑暗山峦
才能触及你。因我爱着你,而这是

此刻的感觉,或者此刻在词语中的感觉。
        选自《另一个国度》


     Over
          Carol Ann Duffy

  That's the wise thrush; he sings each song twice over,
  Lest you should think he never could recapture
  The first fine careless rapture!
                  - Robert Browning

I wake to a dark hour out of time, go to the window.
No stars in this black sky, no moon to speak of, no name
or number to the hour, no skelf of light. I let in air.
The garden's sudden scent's an open grave.
What do I have

to help me, without spell or prayer,
endure this hour, endless, heartless, anonymous,
the death of love? Only the other hours—
the air made famous where you stood,
the grand hotel, flushing with light, which blazed us
on the night,

the hour it took for you
to make a ring of grass and marry me. I say your name
again. It is a key, unlocking all the dark,
so death swings open on its hinge.
I hear a bird begin its song,
piercing the hour, to bring first light this Christmas dawn,
a gift, the blush of memory.
           from Rapture (2005)

    再回首

   那是一只睿智的画眉,每支歌都唱两遍,
   免得你以为他永不能再次传递
   那美丽而无心的最初狂喜!
              罗伯特•布朗宁

醒于一个黑暗时刻,在时间之外,我走到窗前。
漆黑的天空,无星,更无月,无法对这个时辰
命名或者标号,没有光线的木刺。我放进了空气。
园子的香气突然飘进,一口坟墓张开。
我有什么

可用来自助,没有咒语、没有祷词
我怎能度过这时辰,这无穷尽、没心没肺、无可名状的
爱情之死?只有其他的时辰——
那地方的空气因为你站过而著名,
那家奢华的宾馆,灯光流金洒银,燃亮了我们的
那个夜晚,

那个时辰你用来
编一只草叶的戒指和我结婚。我说着你的名字,
再次。那是一把钥匙,打开所有的黑,
于是死亡摽着自己的铰链敞开。
我听到一只鸟儿开始歌唱,
穿透这时辰,带来今年圣诞的第一道曙光,
一件礼物,记忆的绯红。
         选自《狂喜》

强词夺理的注释:标题over有两层含义,一个是“结束了”,一个是“再来一次”,这是汉语无法传达的;于是用了一个“再回首”。


诗人简介:
  卡罗尔•安•达菲Carol Ann Duffy1955年12月生于格拉斯哥,是当代重要的英语女诗人和剧作家,已出版三十多部作品,获得多种奖项。1985年出版第一本诗集Standing Female Nude《站立的裸女》入围当年的第一本诗集奖;1987年出版Selling Manhattan《出售曼哈顿》获得1988年毛姆奖,1989年获得迪伦•托马斯奖,1990年出版The Other Country《另一个国度》,1993年出版《卑鄙时刻》Mean Time获得英国最著名的两项诗歌大奖威特布赖德Whitbread和前进奖Forward最佳诗集奖,并且因这本诗集和前两本诗集获得苏格兰艺术理事会图书奖,1999年出版《世界之妻》The World's Wife获得美国的佛斯特奖,2002年出版《女性福音书》The Feminine Gospels,2005年凭借Rapture《狂喜》获得前进奖和T.S.艾略特诗歌奖(图)。
  据说,1999年,英国前任桂冠诗人Ted Hughes泰德•休斯死后,她差点赢了Andrew Motion安德鲁•莫申成为桂冠诗人。而谣传,首相布莱尔很有点担心英国竟然会选出一位女同性恋的桂冠诗人。达菲则说她根本无意和好朋友莫申竞争;她说,即使她被任命为桂冠诗人,她也不会接受的,因为她可不想为皇族写赞歌。目前她是曼彻斯特大都会大学的当代诗歌教授。



按:参看我的博客中她获得TS艾略特奖的照片
http://blog.poemlife.com/user1/watersculptor/archives/2007/45000.html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5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