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翻译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 罗伯特·布莱:《冬日独处诗六章》 (阅读2680次)




《冬日独处诗六章》

[美]罗伯特·布莱

1
四点来钟,下着稀疏的雪
我到外边雪地里清茶壶,
清新的寒气,让我感到阵阵兴奋
时近黄昏
南窗的帘子在风中轻轻晃动

2
住在我的两间破屋中的一间
灯光飘落在桌椅上
我飘进自己的一首诗里──
我不能告诉你,是何处──
现在这儿,我好象曾经来过
一块湿地,飘着雪

3
一天天,父辈们死去
孩子们的时机到了
斑斑黑影聚拢,围着他们
黑暗显现如光中的雪花

4 独坐
有一种孤独就象黑泥
栖息、歌吟,在黑暗之中
我说不清,这欢悦是
来自肉体、灵魂,还是别处

5 倾听巴赫

有个人在这音乐之中
可是说不清,他的名字是
耶酥,耶和华,还是主上帝

6
我醒来时,已经又下过了雪
我独自一人,却恍惚有人相随
正喝着咖啡,向窗外的雪看去

(从文译 1992.12.8)


《从睡眠中苏醒》

血管里有起程的海军
有海浪撞在船沿上的爆裂声
还有在咸腥的海风中盘桓的海鸥

在早晨,沉睡了一个冬天的乡村
窗台上还铺着皮褥,院子里挤着冻僵的狗
穿得笨拙的手拿着沉重的书

现在,我们苏醒了,起床,吃早餐
从血的港湾发出呼喊
薄雾、桅杆升起,阳光中,轱辘撞击

我们开始歌唱,在厨房地板上跳起小舞蹈
我们全身象是一个拂晓的海港
我们知道今天主人外出,把整天留给了我们


《孤寂》

[美]罗伯特·布莱

河流静静地,从大树下流过
一条鱼蹦出水面
之后不几步远,它又蹦达一次  


《在远海》

整天,我拽着马尾巴,疯狂地爱你。
一触摸你,我便失却控制。
我的双手越过你炽烈、粗野
穿着衣衫的身躯,就像动物的足肢走过一片落叶。
当暴风雨退却,云雾散尽时,阳光
偷偷地,从这千里无崖的海面上滑过。


At Midocean

All day I loved you in a fever, holding on to the tail of the horse.
I overflowed whenever I reached out to touch you.
My hands moved over your body, covered with its dress,
burning, rough, an animal’s foot or hand moving over leaves.
The rainstorm retires, clouds open, sunlight
sliding over ocean water a thousand miles from land.


《对于某些男人,要完成这些句子是困难的》

有时,一个男人说不出像:
他……风来了
而他的门没有响动。雨
来了,而他的发髻却是干的。

有很多要隐忍
还有很多要……有时羞耻
意味着我们……孩子们的残忍,
他六岁,而他的双手却……

尽管哈姆雷特一次次无视
国王的乞求
而国王说,
“曾经,有些事……”


IT'S HARD FOR SOME MEN TO FINISH SENTENCES

Sometimes a man can't say
What he . . . A wind comes
And his doors don't rattle. Rain
Comes and his hair is dry.

There's a lot to keep inside
And a lot to . . . Sometimes shame
Means we. . . Children are cruel,
He's six and his hands. . .

Even Hamlet kept passing
The king praying
And the king said,
"There was something. . . ."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