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翻译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西米克评斯塔福的诗《在炸弹试验场》 (阅读2589次)



所有转载请附注本网页网址,并同时注明:
“来自得一忘二翻译专栏,译者随时修改,译稿以译者专栏为准”。


  西米克评斯塔福的诗《在炸弹试验场》

     At the Bomb Testing Site
             William Stafford
    At noon in the desert a panting lizard
    waited for history, its elbows tense,
    watching the curve of a particular road
    as if something might happen.

    It was looking at something farther off
    than people could see, an important scene
    acted in stone for little selves
    at the flute-end of consequence.

    There was just a continent without much on it,
    under a sky that never cared less.
    Ready for a change, the elbows waited.
    The hands gripped hard on the desert.

       在炸弹试验场
            威廉- 斯塔福
    正午,沙漠,一只大口喘气的蜥蜴
    等待历史,四肘紧绷着,
    静观一段路的那个弯道,
    似乎将要发生什么事。

    它正盯着什么看,超出
    人眼所及的远,一幕重要场景
    在石头中表演,为了结局的笛孔下
    那些小小的自我。

    那儿只有一片大陆,别的也没什么,
    躺在从来都烦不够的天空下。
    它为变化做准备,手肘在等。
    手,紧紧抓着沙漠。


查尔斯- 西米克:威廉- 斯塔福的《在炸弹试验场》
                      
  一首政治诗,而没有一个政治主张,斯塔福呼吁的是“非显然政治,而不是显然政治”。

  容许我引用尼采的话:“回想的结果便是从智力借来一种手段,将其愚蠢强加给这个世界……我们这样的种类,热衷于对行动进行试验,因此也就注定了最血腥的命运”。

  诗歌中,人们选择部分,用以代表整体。形式,在其最深的意义上,就是选择。真正的形式就是一个非同寻常的灵视的产品。

  炸弹试验场有一条蜥蜴。这首诗是这样的一个企图,要按照那条小生命的寿限和强烈来衡量一切。

  一首“有言无意”的诗。

  赤裸的世界。无辜的蜥蜴。最原始的生命之一。丑。可以牺牲掉的——犹如实验室那些可怜的小动物,关在灯光明亮的迷津中。

  人还会认为它们也是很害怕的。
 
  阿莱克山达- 瓦特说,“流了那么多血的事业必须要多么纯洁而伟大才是”。

  现在,仅仅是无时间的时刻。仅仅是那只蜥蜴,那沙漠。他大口喘息,有点发抖。

  想一想毕晓普的《犰狳》,火如雨下……那是后来的事。

  历史在前进……或者,历史是掷骰子……

  这首诗试图传达某种古老的预兆。那第一只蜥蜴知道这世界有一天将会终结。

  核心是——不可理解!困惑不解!

  或许,那儿,石头上的划痕,有一个火柴杆式的小人,驼背的印第安人笛子演奏者。他被其他火柴杆小人围着,他们在演出一个场景,一个神圣的舞蹈……

  谜语人正在静观。美国的狮身人面像在等着历史的发生。手,紧紧抓住,所以说我们临近了边缘。这一刻,一切过去与将来都在悬置中等着。

  斯塔福的消失行为应该一提。在《暗夜行路》一诗中,他将我们留在最为关键的时刻。在他伟大诗篇的结束,我们总是孤独的,它们命运攸关的行为和后果都要我们自己来思考。

  孤独,犹如一种绝对,惟一的那个。

  我们头顶的天,也不能关注得更少了。

  诗人追问我们内部的哲学家,要我们面对世界令人困厄的现实在场思考。

  一个美国狮身人面像在我们精神的沙漠中。让我们一直不断地向她提问吧。

  而同时,我们可以与海德格尔一样,说,诗可以打开最广阔的视野,观照大地、天空、凡人、以及他们的真假诸神,就像这首一样。
                  选自查尔斯- 西米克《美妙的词、沉默的真》


路易- 辛普森《与诗人为伍》中《重要与不重要的诗》一篇节选:
  斯塔福的主题内容通常就其自身便很重要(声称主题内容无关紧要,处理出题的方式便是一切的理论,就是炮制来安抚渺小的心灵的)。而且,他直接处理主题;也就是说,他有很个人化的声音。与很多当代诗人的观点相反,没而且,他直接处理主题;也就是说,他有很个人化的声音。与很多当代诗人的观点相反,没有必要把自己的肠子都拉出来摆到桌子上,或者详述你姨妈发疯病的细节,才能说是有个人化的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5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