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翻译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死亡集中营(三首) (阅读2912次)



♀♀♀♀♀♀♀♀♀♀♀♀♀♀♀♀♀♀♀♀♀♀♀
♀♀♀♀♀♀♀♀♀♀♀♀♀♀♀♀♀♀♀♀♀♀♀
♀♀♀♀♀♀♀死亡集中营(三首)♀♀♀♀♀♀♀
♀♀♀♀♀♀♀♀♀♀♀♀♀♀♀♀♀♀♀♀♀♀♀
♀♀♀♀♀♀♀♀♀♀♀♀♀♀♀♀♀♀♀♀♀♀♀


●墓志铭
  ──给地震死难者

太多的死,止于不得不死
没有任何墓碑,足以指向来世
除了废墟下,伸出的手
仍在招回流云和清涧,并轻轻说出:爱

2008.5.18

●黑

脚下的泥土,有的做了窑身
有的变成焖烧的残砖。
这里有可怕的时间,酷似铁箍和怪圈
这里有纠缠、窒息的黑暗:
黑得硌眼,锥心
黑得让人手摸不着脚
唇够不到齿,心看不见肺

一粒种子填不饱世界的胃
无数子弹灭不掉仇恨。
肯定不止百年,不止四千年
这黑暗,或许跟泥土一样久长。
它混迹于光明,有时比光明还亮。
这个和上帝失散多年的野孩子
一直在欲望和权力间游荡,一脸坏笑
看它们随地野合、颠魂倒魄

2007.7

●哭墙

惊恐  呼号  残垣
挣扎、倒卧的肢体
我不是在说格尔尼卡
我是说沙兰,一个中国小镇:
2005年6月10日  一个平常的下午
没顶的洪水  泥石流  洼地里的小学
野牛,从毕加索画笔下狰狞地冲出
352朵鲜花在它嘴里嚼噬

此刻,我19天的女儿
正躺在城市的摇篮里
无数个春天在她的小脸上酣睡
那么洁净  安宁
让人丝毫想不起死亡
想不起远方那些无助的孩子
正从漂浮的柴垛和凌乱的课桌椅上
滑入血盆大口

当野蛮之水正冲决教育和生存矮矮的地基
一幅死亡之作,无疑正在诞生;
当花朵般的小手最终从教室的墙上无助地滑落
留下赭红的泥痕和蛛网般的斑斑水迹
那幅无意间涂就的死亡之作
无疑烙下了噬心的呐喊

我当然相信:几乎所有人
都能想象有关死亡的事故和故事

2005.6

■厄难之下的集体歌哭
全文:http://www.poemlife.com/Wenku/wenku.asp?vNewsId=1952

2008.6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5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