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翻译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 西密克29首 (阅读4956次)



查尔斯•西密克诗选


杨子 译



●查尔斯•西密克(Charles Simic)

    1938年生于南斯拉夫贝尔格莱德。少年时移民美国,先在芝加哥,后移居东海岸,1973年起执教于新罕布什尔大学。迄今已在美国和其他国家出版了60多本著作,其中散文诗《世界尚未终结》赢得1990年普利策诗歌奖,诗集《溜黑猫》1996年出版后入围美国国家图书奖。此外他还翻译了大量法国、塞尔维亚、克罗地亚和斯洛文尼亚诗歌。曾任“1992年度美国最佳诗歌”客座编辑和2000年美国诗歌学院院长。
    2007年,西密克获华莱士•史蒂文斯诗歌奖,并当选美国第十五任桂冠诗人。





■肉店


深夜里走路,有时
我会在一家打烊的肉店跟前站住。
店里亮着一盏孤灯
跟罪犯挖地洞的那种灯很像。

铁钩上挂着围裙:
上边的血迹把它涂成一张
血的大陆,血的大河
与海洋的地图。

几把刀像阴森森的教堂里的
祭坛,闪着光
他们就是把瘸子和白痴带到那种地方
治疗的。

砧板上边,骨头劈碎,
剔净――一条干涸见底的河流
就在那儿,我被喂养,
就在那儿,深深的夜里我听见一个声音。






■挂毡


从天上垂挂到地上。
上边有树,有城市,有河流,
还有小猪和月亮。挂毡一角
雪落在冲锋的骑兵身上,
另一角,妇女在种地。

你还能看到:
一只小鸡被狐狸叼走,
一对赤裸的夫妇在他们的新婚之夜,
一柱烟,
一个目光狠毒的女人往一桶牛奶里吐痰。

后边还有什么?
——太空,巨大的空洞的太空。
现在谁在讲话?
——一个睡在帽子下边的男人。

他醒来时会发生什么?
——他会走进一家理发店。
他们会剃掉他的胡子,修理他的鼻子,耳朵和头发
为了让他看上去和大家一模一样。



■内在的人


它不是哪个
陌生人的身体。
它是另一个。

我们以同样
丑陋的嘴脸
向世界凑近。
我抓,
他也抓。

有些妇女
声称拥有了他。
一条狗四处跟着我。
也许是他的狗。

我安静,他更安静。
于是我把他忘了。
可是,当我弯腰
去系鞋带,
他又站了起来。

我们投下一道孤单的阴影。
谁的阴影?

我很想说:
“他刚刚开始
他就要消停了。”
又没法肯定。

夜里
我坐下来
打破我们之间的默契,
我跟他说:

“尽管你说的
每个字眼都和我一样,
你终归还是一个陌生人。
现在你打住吧。”




■田园诗


我来到草地上
青草花朵还有言辞
一片
寂静

我看见那些花朵
是血和肉做成的
所以它们才会对刀子一样的风
颤栗,害怕

于是我坐在真理和寓言
两个词中间
拿出我的空碗
和汤匙

在随着暗夜
一同降临的寂静中
祈求爱情
听见她喊着我的名字

在手心吐唾沫
好抓住萤火虫般的
星星
照亮她走向我的路。



■恐惧


不知不觉,恐惧从一个人
跑到另一个人那里,
当一片叶子将它的颤栗
传给另一片。

刹那间整棵树颤栗,
而风杳无痕迹。




■一个声音的合唱


我正要挨着你躺下来。
再不会比这一刻更寒冷了。
陌生人又聚在一起
饮酒,歌唱。一个异样的年轻人
身穿制服,坐在他们中间。

我们安然进入黑夜。黑月亮。
手持蜡烛和汤匙他们检查它的口腔
一个灵魂已死关节被狗啃过的人
端着纸盘子吃东西。

我正要挨着你躺下来
仿佛什么也没发生:
靴子,鞋匠的刀,妇女,
你的位置朝向我心中纯正的北方延伸。

            ◆
这是一个传说,它有一个内核。
你得用自己的牙齿敲开。

不在今晚,那就……明天。
那保持头脑清醒的人,
那不打盹的人……
已经没有太多选择,
要把你的钱追回来,太迟了。

关于这一点我所能说的只是――
你不用拍任何人马屁,
也不用签什么字。
一切都将秘密发生
犹如爱情降临。

              ◆
一阵翅膀的响声并不意味着有鸟儿飞过。
如果你今天吃过了,别以为明天你还能吃到。
人也会被压成肥皂。
树木飒飒响。并不总是有人回应它们。
月亮北方的猎犬你吠叫吧你吠叫吧。
并非仅仅人类的躯体必须忍受自己的命。

            ◆
许愿:让一根飞快的针
把这首诗缝进一张毯子。




■夏天的早晨


我喜欢整个早晨
都赖在床上,
掀开被子,赤条条,
闭上眼睛,听。

户外,在玉米地的
小学校里
他们正在打开
识字课本。

能闻到潮湿的干草,马匹,
慵懒,夏日天空
和永生的气息。

我认识所有黑暗之地
太阳尚未到达那儿,
最后的蟋蟀已经
安静下来;蚁塚
发出下雨的声音;
昏睡的蜘蛛纺着婚纱。

我走过农场住房
那儿小小的嘴巴张开来吮吸,
谷仓前的空地上,一个男子光着上身,
用水管里的水洗脸,洗肩,
厨房里碟子响成一片,

美丽的树发出
山间小溪的声音,
它熟悉我的脚步。
它,也安静下来了。

我停下,聆听。
就在附近,
一块石头砸坏了指关节,
另一块石头在睡眠中滚动。

我听见一只蝴蝶在一个
毛毛虫体内动弹。
我听见灰尘议论
昨夜的风暴。

更远处,某人
更安静
跨过青草,
对它毫不关注。

一切都在一瞬!
在那样的寂静中间,
似乎有可能
单纯地活在大地上。


■石头


进入一块石头
那将是我的方式。
让别人变成鸽子
让别人用老虎的牙齿去咬。
我很乐意做一块石头。

外表看石头是一个谜:
谁都猜不到谜底。
而内部,一定冰冷又安静
即使母牛将全部的体重踩在它身上,
即使孩子把它扔进河里;
石头下沉,缓慢,镇定
沉到河底
鱼儿游过来敲它
听它。

当两石相击,
我看见火星飞迸,
所以也许它里边根本不是一团漆黑;
也许有一轮月亮在某处
照耀着,仿佛藏在一座山的背后――
那光亮刚好可以让你
在隐秘的墙上辨认出
古怪的文字,星星的航海图。



■探险家


他们在夜间
抵达目的地核心位置。
谁也不来迎接他们。

他们携带的灯盏
将他们的影子
抛回自己的大脑。

他们在日志中写着:
天空和大地
同样是难以穿透的色彩。
即使有河流湖泊,
也一定在地下。
我们搜寻的大理石,渺无踪痕。
我们搜寻的陌生的新星,没有一丝迹象。
甚至没有风,没有尘埃,
所以我们必须断定最近
某人骑着扫帚经过了这里……

在他们写日志的时候,新世界
渐渐把它的黑线
缝进他们体内。

最后,什么也没留下
除了一声低语
不是冲着
他们中的某一位
就是冲着从前来过的某人。

说的是:“我很开心
最后我们都到了这里……
让我们把这里当作我们的家。”


■鸟


梦中一只鸟
在阴暗的林子里
呼唤我。

在日光粉红的枝条上呼唤我,
在每天都在生长向着我的
心脏逼近的长长的阴影里。
在大地尽头呼唤我。

我给她我的梦。
她将它们染成红色。
我给她我的呼吸,
她将它变成沙沙响的树叶。

她从朝阳的御座呼唤我。
她的鸣叫像划着的火柴
在昏暗多风的门槛上闪烁不定。

         ◆
鸟儿,模样
就像正在
打哈欠的嘴巴的
深处,

早晨五点钟
当天空变得澄澈透亮
就像给婴孩
施洗的水。

我在你歌曲的
楼梯上出发,
赤裸着,
攀登,像木柴冒出的烟。

大地越来越小
我赤裸的双脚站
在十字路口
夜与昼在此邂逅,

它们可怕的寒气
将我
冻透。

       ◆
后来,我坠落在
一片空地上,
一座黑暗,寂静的
森林,

梦见我长出了
那只守护我昏睡的
鸟儿的
眼睛和耳朵。




■诗篇


我父亲整天,整夜都在写:
在睡梦中写,在棺材里写。
我们的屋子很好,很安静。
你能看见阳光中尘埃的斑点。

有时我越过他的肩头
看着那白茫茫一片。雪下着,
如你期待的那样。一滴墨水
轻易地埋葬了,像脚印。

我也将迷失,但他的阴影投在
墙上,像一只猫头鹰栖落在那里。
能听到他钢笔的沙沙声
和桌上沉入冥想的墨水瓶的声音。

当墨水瓶空了
他黝黑的大手
变得比地球还要大
侦探着月亮的龙头。



■别针扎住的眼睛


死神干了多少活啊,
谁都不知道他度过了一个
多么漫长的白昼。娇小的
妻总是独自
熨着死神的浆洗好的衣裳。
美丽的女儿们
正在布置死神的晚餐桌子。
邻居在后院
玩皮纳克尔牌戏,
或者只是坐在台阶上
喝啤酒。这时,
死神在城市的特殊
部位寻找一个
咳嗽得很厉害的人,
但是地址搞错了,
连死神也不能在那些上了锁的
门中间算计出它的位置……
何况又下雨了。
前方是狂风大作的茫茫黑夜,
死神甚至没有一张报纸
遮一下脑袋,没有
一枚小钱去叫醒那个憔悴的,
慢吞吞脱下衣服,昏昏欲睡,
赤条条在床板的死亡一侧
摊开肢体的人。




■夜间的树


把灯灭了
为了更好地倾听它们
    ◆
为了从白桦树的
叶子中分辨出
梣树的
叶子。
    ◆
它们都将
离得更近,
都会碰到我身上。
     ◆
逃出火焰的
鸟儿的形象,
被风暴攫获的
救生艇的形象。
     ◆

那些睡觉时
根本不做梦的人发出的声音。
    ◆
正被它们
抓住。
正被敏捷地抓住,
正被抓走,在痛苦中
挣扎。
     ◆
也会像飞蛾
准时地
轻扣纱窗。
     ◆
一阵思想的风暴。
黑夜墨汁
底部的残渣
沸腾着,沉寂下去。
     ◆
树枝向着
听不见的事物的
边界弯曲。
     ◆
一阵延长了的寂静
提醒我
把门锁上。
     ◆
清澈。
比如,我脊椎的桅杆,
死亡在上边绑了一块
飘动的手帕。
     ◆
而风却对它
大惊小怪。
            


■初小班学生


这孩子在灰烬中玩耍
弄得这么脏

他们喊他回家,
他们在灰烬上空喊他的名字,

只有那堆灰烬
在回应。

一小堆灰,他们说,
这儿是另一堆灰,留着当晚餐,

好让你昏昏欲睡,
让你变得强壮。






■梦的王国


我那梦之书的第一页
被占领的国家,
永远是茫茫黑夜。
宵禁前的时光。
一座外省小城。
房子全都黑着灯。
损毁的沿街铺面。

现在我呆在街角,
这不是我该出现的地方。
独自一人,没穿外套,
我跑出来是要找
一条回应我的口哨的黑狗。
我有那种万圣节面具,
我不敢戴它。

  




■天才


我是伏在
棋盘上长大的。

我喜欢残局这个词儿。

那会儿我那些表哥全都忧心忡忡。

这是一间小屋,
靠近一处古罗马坟场。
飞机坦克
震动了窗玻璃。

一位退休的天文学教授
向我传授棋艺。

那肯定是在1944年。

我们正下着的这一盘,
彩棋差不多吃光了
黑子。

白色的王不见了
只好用别的替代。

我听人说过可又不信
那年夏天我真的目睹了
男人们吊死在电线杆上。

我记得母亲
完全蒙住我的眼睛。
她有办法猛地把我的脑袋
藏到她的大衣下边。

教授对我说,下棋也有这种情况,
大师蒙住眼睛跟人交手,
那些最了不起的同时在
几个棋盘上与人对弈。




■隔壁的低语


比如那个医院里的理发师,
他为那些中风的受害者刮脸,
为穿紧身衣的精神病人修面,
连镜子都不给人家,

他是鳏夫,家里养着
一条狗,廉价小店买来的一只金丝雀……
吃罐装冷豌豆,
用汤匙刮着罐头底……

说:今天谁都没看见我,
上帝啊,我也没见到
一个鬼影,当我弯着腰,一门心思
摆弄剃刀的时候,我连我自己都没看到。




■航海者


我召唤克里斯托弗•哥伦布。
在狼的时辰,
他冲出了晦暗
看上去有点儿像我父亲。

这次特殊的旅程,
他什么也没发现。
我交给他的大海漫无际涯,
而航船——只是一只打开的箱子。

他完全迷失方向。我忘了提供星辰。
坐在黑暗中,手里拿着酒瓶。
他唱起一首童年歌谣。

歌中,黎明刚刚到来。
一个赤脚姑娘
从湿漉漉的青草上走过
去采薄荷。

然后什么都没了——
只有大风刺耳地掠过
仿佛它想起了
它要去哪里,它一向在哪里。



■门缝塞进的便条


我看见一扇高高的窗户被午后
的阳光刺瞎。

我看见一块毛巾
落满了黑指印
挂在厨房。

我看见一棵老苹果树,
披着风的披肩,
孤独地,一寸寸地
走向贫瘠的山丘。

我看见一张没铺的床
感觉到被子的寒气。

我看见一只苍蝇在正在降临的
黑夜的水沟里泡着
望着我因为它无法逃脱。

我看见那些来自伟大的
紫色远方的石头
胡乱地堆在门前。



■严酷地带


大脑在头盖骨里
很冷,
听从阿尔贝图斯•马格努斯的
指令。

在宇宙的天平上,有些东西
就像绵延的冻土。
银河的风。
远方高耸的冰山。

北极之夜。
大冰困住的巨型海轮。
几盏灯依稀在甲板上闪烁。
寂静,难忍的寒冷。




■历史书


一个孩子在喧闹的大街上
发现了那些散页。
不再拍皮球,
他去追纸片。

它们在他手中颤抖
滑落。
他只瞥见
一些日期,一个名字。

到了郊区,风
对它们没兴趣了。
有几页从老铁路桥那儿
栽入河中

他们就是在那儿淹死小猫,
驳船也是从那儿开过,
就是那艘他们命名为“胜利号”的
船上,有个跛子在挥手。





■老夫妇


他们正等着被屠杀
或驱逐。很快
他们等着断炊。
据我所知,他们从不出门。

他们想,险恶的痛苦来了。
它将起自大脑,
然后扩散到内脏。
他们将哀嚎着,被担架抬走。

其间,他们从五楼自家的
窗户察看大街。
下过雨了。好像
还要下点儿雪。

我看见他起床放下遮光帘。
我知道,要是他们的窗户一直黑着,
那是因为她打算开灯时,
他把她的手按住了。






■擦窗工


脚手架刺耳的声音再一次
升到那儿,——我们的全部心思汇集于此:
头晕目眩,吊在
一根皮带上,

二十层的高处
十一月末的寒气中
擦掉窗玻璃上的
尘垢,许多窗户

没法打开,
色泽斑斓的窗户反射着那些
骑士雕像一样的云朵,
反射着冲着阴暗的办公室

高举马刀的解放者的幽灵,
他们那无名的大军
惊人地扭曲了
今天的一文不值的劳动。




■游戏


一个孩子扮演掘墓人。

黄桶和塑料铲子
放在绿草地上。
夜晚降临。
巨大的云朵涌来。

弯着腰
他看上去的确很忙……
飞翔的地球的黑暗潮湿的泥土。

现在她们应该把他叫回来:
红发的女孩在鸡舍里;
她姐姐在盐渍地上。




■虔诚


一件朴素的黑棉衣
挂在衣架上
在空空的橱柜里,
半掩的柜门冲着灯。

睁开眼睛,
你会看到它在轻轻晃动,
它在不知何方吹来的
穿堂风中颤抖。

也许是你的呼吸吹动了它?
遥远的恶意
抵达了几英里冻僵的
庄稼茬,石头,和土地。

闭上眼睛,
你就会看见在大腿那个位置,
一个小小裂口,
看见最黑的线织出的花体字。






■严峻


用了
半个
黑面包,
他们做出一个孩子的头。

孩子啊,他们说,
我们没东西做眼睛,
没剩下什么做耳朵
做鼻子。

只有一把刀
在你应该
长嘴巴的地方
拉一个细长的口子。

你可以咧嘴而笑,
你可以吃,
可以把面包屑
啐到我们脸上。





■夜间刮脸


那个等着天亮时被捕的
男子的侧影。
不是今天夜里,就是
明天夜里,要么是以后的哪天夜里。

一个个小箱子收拾好了,
妻儿早已送走,
他坐在那儿,兜里
装着烟缸,烹调闹钟,

心想,也许该去刮个脸?
在浴室的镜子里,他的脸
被昏暗的灯泡照亮,一只眼闭着——
这张脸他根本不愿仔细打量——

不管怎样,还没发生,眼下
还有上唇,颤栗的下巴,长着
亚当那样大喉结的喉咙
可以仔细打量。






■玛多娜斯被山羊胡子刺激得兴奋起来


最古老的形而上学(可怜的形而上学!)
全都用仿造的宝石乔装打扮。
我们去溜达,手挽手,在大庭广众下接吻,
管它年龄有多悬殊。

这会儿还是19世纪,她轻声说。
我们走在拼刀子的邻人中间
在工业革命崩塌的废墟中间。
再远一点,她向我保证
在一家只有她知道的糖果店后边,
顾客们肯定正在沉思着《精神现象学》。

午夜过去很久了,我的鸽子,我的天使!
我想,我们最好当心。
街角有一帮小无赖
皮夹克上挂着十字架和铁钉。
他们看上去全都像是读过达尔文和疯子帕维洛夫,
正打算问我们借个火。





■中点


一离开阿美利加,
我就怀疑它的存在:
它的大街,它吵吵嚷嚷的人群;
它驰名的通宵营业的咖啡馆和监狱。

晚餐时间。面包店都在关门:
货架空了,落满雪白的面粉。
杂货店拉下了铁格栅。
一个可爱的年轻妇女正在买最后的卡萨巴甜瓜。

就连我出生的僻静小巷
也变得模糊,昏暗……哦,平顶房的屋顶!
床单和衬衫的舰队,
在狂风大作的,深红的黄昏……

       ◆
贝尔格莱德,我命定了
迟早要抵达的地方
如今已不存在。为了我的到达
他们正在将它匆匆建造,

那一天它将准备停当:
它的大街,它吵吵嚷嚷的人群……
就连我在那儿第一次
伪造了父亲签名的校舍也造好了……

启程的那天
我就明白
它将永远消失
正如阿美利加。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7年1月